首页 洗花沃雪 第104章:马瘦毛长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4章:马瘦毛长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看戏是临时决定的,但商谈好处却是早就想好了的。

咳咳……事情证明,九皇叔什么的,真得是很小心眼的。

“我生的儿子自然姓凤离,他必须也只会是凤离王,在我没有足够能力的情况下,我不会要孩子。”不管是为了实现,自己上医医国的目标,还是为了自己的下一代着想,她都要把凤离族的权利,紧紧地握在手中,只有这样……

东陵的太皇太后,果然有野心。

“用,为什么不用。你不觉得你符临叔叔很好用吗?”别人不好办的事,交到他手上轻易就能解决,有些见不得光的事,也只有符临可以出面……

晋阳侯夫人,翟东明的表妹,长相没有那个江玉秀出色,但那周身的气质,却不是江玉秀那种妖妖娆娆的女人可以比的。

事情到了这里,她哪能不明白,她身体一不适,丈夫的表妹立马赶来侍疾,替她照顾丈夫和儿子。

凤轻尘嘴角轻扬,小小的找回了一点自信,笑道:“你们别乱猜了,我是凤轻尘,如假包换,至于没有受刑,那是我命好。”

“所以,为了完成你的承诺,为了担起保护他们的责任,你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九皇叔满腔怒火瞬间消散,凤轻尘这句话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

他来京城,是想给苏文清上一柱香,可在城外徘徊了数天,他也不敢去。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别说步惊云把人带走了,就算秦宝儿跑到宫门前也进不了宫,高高的宫墙不是那么好跨越的,这一辈子除非九皇叔愿意,不然秦宝儿永远见不到九皇叔。

三王爷并没有回答,审势地看向蓝九卿,好半天才道:“这么说来,你果真是前朝蓝氏的后人?”

“呃……”十八骑脸上的笑立马僵住,齐齐抬头看向九皇叔:要这么狠嘛。九皇叔那么多人都没有找到,他们十八人怎么找得到。

“不会打兵不要紧,他手下有可用的人就行。”作为皇子只需要会用人就行了,出征不过是给自己身上加砝码罢了。

不管在哪个时代,战场都是极好的渡金机会,那些上将的后人,只要去战场上转一圈,即使在营帐睡一觉,回去也能升官。

被人当作小丑看待,南陵锦凡怎么受得了,气得甩袖离去,命令将士不可怠慢了九皇叔,好好看着他们,别让他们乱跑。

“会不会影响你对魔教的计划?”抽了个无人监视的时机,凤轻尘找九皇叔说几句话。

明微公主选错了合作对象,东陵子洛绝不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皇后也不会同意,东陵子洛取个异国公主。

不是他要求高,实在是凤轻尘这水平,比他那三岁的小侄子还不如,要不是这堆东西是凤轻尘给他的,他早就丢地上了,真是污他的眼。

八皇子那气息若有似无,根本无救,但凤轻尘说能救,他们也不会反驳,横竖又不要他们背黑锅。

呼……九皇叔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将凤轻尘的样子脑中踢掉,然后开始默读《静心咒》。

那个受伤的护卫,第一时间不是处理自己的伤口,而是大步朝枪声来源跑去。

南陵锦凡这个时候想走?走哪去?045玄医

没有一个好的家世背景,就算有再多的银子也没有用。

江南富庶,能拥有大片良田、山庄的都是大富人家,人家不缺这点卖庄子和田地的银子。

劝说的话到了嘴边只得咽下,蓝景阳差点就要变脸,暗自调整呼吸,蓝景阳继续摆出温和的笑脸:“凌少主和九皇叔同行最好,一路上的安全也有保障。这段时间凌少主就小心一些,以免九皇叔和凤轻尘查出来。”

屋内整洁如新,凤轻尘重新躺在床上,一时半刻也睡不着,就琢磨着昨天下午那件事。

目不斜视,似乎没有看满院的侍卫,也没有看到另一个侍女脸上的红肿。

秋雨也不再多言,讨喜的脸上一片忧愁,欠了欠身又回到内室。

敏会人看着九皇叔,手却指向凤轻尘:“如此维护她,你就不怕娘亲伤心?”

“闭嘴。”九皇叔冷冷地开口,换来敏夫人张狂大笑。

“什么意思?”凤轻尘侧头看向九皇叔。

“母亲?你配吗?”九皇叔见敏夫人不敢说出他的身份,便知敏夫人怕什么,上前一步,主动道:“把文清放了。所有的事,本王既往不咎,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而一直做背景,没有吭声凤轻尘与暄少奇,早就在合适的位置站好,准备等九皇叔冲出去救人时,为九皇叔挡住左右两边的攻击……276绝配,要加好多的醋

“真的吗?那凤姐姐,文杭可不可以站在一边看什么是解剖术呀?”苏文杭双眼亮晶晶的,得意的看着众人,好像凤轻尘会同意,全是因为他一般。

“大家都出去吧,这室内太小了,而且太暗了,卫大人如果方便的话,抬一具尸体出来,我们去外面。”

“笑话,我王锦寒是什么人,会怕见血,倒是翟世子你可别吓晕了,我听孙思行说,轻尘解剖尸体的过程很可怕。”当然,具体的王七并不知晓,只不过他经常去凤府,与孙思行比较熟。

当然,凤轻尘对郭保济的毒术更感兴趣,要是思行会的话,以后也多了个自保的手段。

“别,我的命很值钱,别想拿几块地打发我。”凤轻尘暗恨没有隐私呀,世家的权势真是太大了,难怪皇上也不爽。

众人的八卦之火被点燃了,个个都在讨论,凤轻尘到底会花落谁手,又或者还是如圣旨所言,陪安平公主走北陵?

“好了,好了,别这么悲观。”奶宝露出一抹虚弱的笑:“相信曲哥哥,他一定会带吃的来。”

关键时刻闹肚子,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暗卫甲是不信的……

大殿下没有回来,皇上和皇后肯定有话要谈,有些事不是他们该知道的,坚决不能知道。

凤轻尘不甘示弱的回吼:“东陵九!”

九皇叔都服软了,凤轻尘当然也不会再僵着,不过女人也有女人的骄傲,哪能你说吼就吼,说哄就哄。

一路上,都是不紧不慢的走着,九皇叔完全没有赶路的意思,白天走路,夜晚必休息,绝不赶路。

鬼将的战斗力,明显比外面的鬼兵强,而且四肢也灵活的很,一把长枪在他手中,舞得虎虎生威,好在九皇叔早有防备,第一时间将凤轻尘拉到身后,抽剑替凤轻尘挡住一波波的攻击。

“多谢九皇叔的好意,不用了。”凤轻尘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不想九皇叔握得更紧了。

说完,就把南陵锦凡拖到自己的面前:“再弄一匹马来。”

这是要跟着一起走了,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寒,心中暗自防备。

这个时候他似乎能想象,当凤轻尘对王锦凌说:“大公子,我能医好你的眼睛。”大公子失态的样子。

“皇上,臣弟没有骗你的必要,这是神机营此次行动查出来的钉子,九城四国都有。”九皇叔把这份大礼递到皇上面前,同时把神机营的令牌拿了出来:“皇上,臣弟失职,造成神机营损失惨重,这是神机营的令牌。”

啪的一声,红绫打在蓝九卿的肩骨上,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同一时刻蓝九卿的剑,也送入玄情的体内:“疯子又如何?我赢了。”

“活人?那就在死在我手上吧。”弦绷紧,在那身影反击的第一刻,凤轻尘再次拉开保险,对准那黑影。

凤轻尘虽然也很累,但却尽量保持语气轻快。

不仅九皇叔不信,凤轻尘也无法完全相信西陵天宇,不要和皇子政客谈信用,在那个位置面前,那么多人能杀兄弑父,救命之恩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