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110章:芝艾并焚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0章:芝艾并焚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五位妖魔界的妖皇脸色一变。

只是因为他走的是最强之道,所以哪怕仅仅是准帝境界,他的实力却已经超出别的准帝太多了。

想到那些致残退役的老兵,凤轻尘心里难受极了。她虽一直在帮他们,可能帮的只有皇城那么一点,力量太有限了。

凤轻尘无视这些人或探究或好奇的眼神,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开席。

九皇叔原本也觉得凤轻尘惩罚太重,可在路上听到凤轻尘的不安,九皇叔就站在凤轻尘那边,支持凤轻尘的动作。

凤轻尘找了个机会,查看了一下智能医疗包的诊断结果,当下脸就黑了。

“你这是在怪本王没有保护好你?”九皇叔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几分冷意。

他竟然不知,在他的管辖之下,居然还有这么肮脏的一面……

哲哲失踪了,凤轻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再加上她还要麻烦九皇叔找人,所以底气也就没有那么足了,只能乖乖的上前认错。

“盯紧一点,不要因此放松了对他们的监视,九皇叔和凤轻尘为人奸诈。至于那什么豆豆,只要不惹事就别管他。”南陵锦凡啪得一下,手下手中的笔。

想要活下去,不想饿死,那就跟着他们去攻打江南,只要打进城内,那里有吃、有喝、有黄金有美人,什么都不缺了。

“如果可以,再开设一些女子可以学的技能,让那些无法依附父母和丈夫的女人,能自立更生。”作为女人,凤轻尘很清楚这个世界,对女人残忍。

“放心,凤轻尘叫我一句小师叔,多少会顾忌一二。”凌天自信满满,蓝景阳暗暗吐槽:凌天这是没有见1;148471591054062识过凤轻尘狠辣,一个便宜师叔算什么,凤轻尘狠起来,连自己的族人都能下手。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凤轻尘连忙张嘴,可就是这样,粥还是沿着嘴有往下流。

“好吧。”凤轻尘仰着头,乖乖张嘴,她已经极力配合,粥还是会顺着嘴角流出一些。最重要的是,她这样喝粥真得很辛苦。

目不斜视,似乎没有看满院的侍卫,也没有看到另一个侍女脸上的红肿。

“好了,这里不用了侍侯了,去把那个人底查清,能把人弄到南陵最好,不能的话想办法除了他。”不过说了几句话,苏绾便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双手捂着腹部,牙关紧咬。

听说过才有鬼。师侄的身分和地位比自己高出一截,对凌天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得意的事,他自然不会到处嚷嚷。

他的书房里是苏府守卫最严的地方,除了他以外,也只有打扫之人,每天可以进去半个时辰。

皇家的男子,正妃、侧妃一大堆,有什么可选的,遇到喜欢的收了便是。

他的身份一旦暴光,他前期所做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费。

“镜月,不得胡说。”宝蓝长衫男子呵斥,可眼中却是宠溺。

王锦凌似乎天生就适合站在人群中央,只要他愿意,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可以与他成为朋友。

“别谢得太早,我不一定能查出问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法医也不一定能从每一具尸体上找到问题,更不用提她这个普通的外科医生了。

王七与谢三见此情况,知道就算是凤轻尘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云家也不会找她麻烦,同样查出了什么,云家也会保护凤轻尘,所以他们也不再阻止。

没办法,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大手术,他紧张,他生怕因为自己的事,而拖累了凤轻尘,进而影响太子的病情。

说完,就准备与凤轻尘一同进凤府。

“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扯住东陵子洛的衣领,借力站了起来。

“我是疯了,我就算疯了,也是被你逼疯的,洛王殿下!”

“凤轻尘,滚开!”说话间,东陵子洛一伸手,就准备将凤轻尘推开。

带苏柔一是为了借机让苏柔给她道歉,毕竟皇城上下都知道,谢家皇贵妃与她私交甚笃,只要她肯引见,苏柔在后宫就能站稳脚步了,至于另一则想必是为了西陵天宇……1438疯了,防火防盗防景阳

而,因景阳先生频繁地拜访,京城也悄悄传出,景阳先生心悦凤轻尘的事。名人的八卦人人爱看,众人齐刷刷紧盯景阳先生和凤轻尘,想要看后续发展,同时也有人在问了,九皇叔呢?

凤轻尘一脸忐忑,连大气都不喘。

把脚移开,取出一块帕子,身后的太监立马上前,接过帕子跪在九皇叔的脚步,替九皇叔擦拭与暄菲下额接触过的鞋面,随后太监便将帕子一丢,恭敬地退下。

“没有……我就算想取代王族,也不会对战王下手。”六长老坦然地看着七长老。

遇到符临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王锦凌的脚步,只不过在进城后,符临很好心的,让人把这件事泄露给楚城主知晓。

奶宝再聪慧、再大,在凤轻尘眼中也是孩子,为人母亲,她不可能真正放心,更不用提奶宝现在还小。

暗卫心中暗道,这次惨了,却不想九皇叔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让他出去。

元希先生和云起这个前任云城城主,都是聪明人,他们很清楚九皇叔的野心,云城根本避不开东陵的铁骑,与其等东陵的铁骑将云城踏平,不如主动将云城奉上,还得保住全城百姓,和云城赖以生存的药草……1747陷阱,蓝太子与凤离嫡女

“凤轻尘!”九皇叔不高兴的吼道,他现在连抱一下都不行嘛?不好言好语解释那未婚夫就算了,还敢瞪他。

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入鬼将的身体,可除了让鬼将身形一滞,没有给鬼将造成一点伤害,而凤轻尘此举,彻底的将鬼将激怒了。

“豆豆他们呢?”凤轻尘怕大家走散了,不好找。

等到皇上接手神机营,才明白九皇叔为何放手的那么爽快,因为神机营对九皇叔来说,已没有一点价值。

白胡子老头高兴合不拢嘴,去凤府要名额的太医们却快哭了,他们怕自己说出来,白老头受不了这个打击。

闻弦歌而知雅意,只凭凤轻尘这么几句话,王锦凌就猜到了杀手联盟的动向,大公子之名可不是叫叫而已。

不怪她反应这么大,实在是九皇叔身上除了竹香外,就再没有第二种香味,突然闻到这异香,一时不适。

凤轻尘满意地点了点头,古代人比现代人聪明多了,从这停尸房的建设就可以看得出来。

停尸房上面,西陵天磊与黑衣银面的男子,都看着这一幕。

如果没脑的想要一统天下,那么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会出手杀了对方,那样一个危险的人物,还是从哪来滚哪去的好。

蜥蜴人正在黯然落泪,一抬头,看到凤轻尘放大的容颜,蜥蜴人连忙擦掉眼泪,坚硬的指甲,将脸给画破了,血珠沁了出来,蜥蜴人却丝毫不觉得的痛,努力朝凤轻尘露出一个讨好的笑,他怕被凤轻尘嫌弃。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如果出去后,你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完全可以远离人群,独自居住,然后你可以继续从事自己喜欢的事。”凤轻尘知道,蜥蜴人对铸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念,可依蜥蜴人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无法碰火,他想要继续铸剑,就必须先医好自己的病。

机会难得!

“不,不还。凤轻尘,我刚刚可是听到了的,你说了要把玉华兰芝给我们。”谷主像个孩子,把玉华兰芝抱在怀里,那样子就好像怕凤轻尘来抢,郭保济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王爷果然是守信之人。”邰邵笑着说出这话,可心里却气得差点吐血。

云潇和王锦凌来了?

娃娃亲什么的害死人,凤轻尘叹了口气,将她娘在她还没有出生时,把她当成哄小孩子的糖许配出去一事,细细地说了一遍,至于暄少奇的身份,凤轻尘也没有什么避讳,当着云潇的面就说了出来,这事能瞒多久。

“继续炸!”九皇叔再次下令。

“这是龙吗?这世间居然真得有龙。”作为一个只在图片中,见过龙的女人,凤轻尘会这么说很正常。

“嗯……”瞌睡袭来,凤轻尘根本没有听到九皇叔说的是什么,非常配合的应了一声,九皇叔却不满足,在凤轻尘耳边说了一句:“要记住你今晚说过的话,不许忘。”

不用想也知道,这此血是鬼王的。

“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查了。”比如王家大宅、崔家大宅、凤府,还有那些高官公侯的府邸。

“这些骨头,好像不对劲。”凤轻尘指着叠放在一起的狼骨,还有摆放在水晶棺上的人头骨。

这些古老的东西,就是身为医生的她,也没有办法。1819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就在凤轻尘抱着小孩,快要被挤到边缘时,左岸师父解决了拦路的杀手,一路杀到凤轻尘身边……

“你终于来了。”左岸的嗓子嘶哑,不知是上火,还是熬的。

今天,九皇叔很乖乖地用左手吃饭,不敢装笨,这个时候凤轻尘才发现,九皇叔的右手一直藏在袖子里,看不出半丝异常。

“震天雷?是震天雷。”有人闻到了火药味,大声嚷了出来,一时间血衣卫又乱了。

洛王亲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驿站并没有规定,九皇叔住的期间,别人不可以住。副将犯难了,两边他都不敢得罪,在洛王亲兵的催促下,只得硬着头皮去找九皇叔。

遇到杀手左岸,得知悬赏暗杀一事,她还认为这个悬赏的威胁不大,现在才明白,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世仆,世代为仆,这是孙家的命运,他已经利用凤轻尘的不知情,让凤轻尘收他儿子为徒,摆脱了世仆的命运,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孙夫人吸了口气:“我明白了。好在到老爷这一代就结束了,我们的儿子不用重复先人的路。”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九皇叔只有望穿秋水,等凤轻尘和孙思行来夜城了。

尼玛,累死医生不犯法嘛。

王锦凌与他合作是图谋这天下,泄露出去了,就是灭族大罪,为了整个王氏一族,王锦凌也必须要这么做,只有把身边的风险都清除,把王家上下守得如同铁桶一样,才能放开手脚做大事,这样一来,即使败了王家也有一个回转的余地。

一个家族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必然有很多毒瘤,把这些毒瘤给清了,才能继续前进。

“娘娘,你现在不能伤心,落泪伤眼。”太医匆忙给九皇叔行了个礼,顶着巨大的压力上前,刚想给凤轻尘依断,就被凤轻尘拒绝了:“我知道,你们出去,我没事。”

“朕知道,你们退下。”九皇叔脸色一寒,太医弱弱称是,唯有刚刚说话的老太医,心里很不安,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皇上,娘娘此胎凶险,切不可再让娘娘伤心劳累。”真要弄得早产,或者把七个月大的婴儿流掉,他们肯定会很惨。

玄情阁现在正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阁中新鲜血液很少。

凤轻尘动作很轻,按理紫情她们都会武功,应该会惊醒才是,可偏偏她们却睡得特别沉,完全没有惊醒的迹象。

“算你们好运。”

“咳咳……有的。”九皇叔耳根微红,不过不明显,不仔细看,看不到。

他不就是偶尔不出现在早朝上吗?那群该死的文官,凭什么说他因美色误国?他什么时候误了国事?

“没有的事,义父你要相信我。”奶宝连忙保证,可随即话锋一转:“只是……”

众太医被凤轻尘说得面红耳热,偏偏找不到话反驳,只干巴巴的丢下一句:“唯小人与小女子难养也。”

他不是看到了嘛,今天就让他看个够。

端王附在长公主的耳边道:“小三儿,你会为今日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皇上虽然说,他们是自家兄妹,可皇上的话就是圣旨,端亲王再不情愿意,明面上也不能抗旨。

可惜,凤轻尘并没有领情:“多谢九皇叔。”

来到孙府时,孙府的门还是紧闭的,凤轻尘又累又饿,背上的伤似乎也痛了起来,凤轻尘默默地坐在孙府大门口,等着孙府的门打开,那样子就如同等待主人来认领的小狗。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别以为这世间只有他一个会玩炸药,我凤轻尘玩炸药时,他还不知道在哪,烧了我的家,我绝不可能让他好过,我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惨死……”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很快,可孙正道还是发现了,孙正道心中一惊,随即又平定了下来。

你自己也不想想,你之前那个样子,除了哭就是哭,你哪一点配得上我皇兄,有资格做洛王妃。你明明是我皇兄的未婚妻,身份高贵,可却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不敢见人,被人欺负了就知道哭,我好心给你撑腰,你却拉着我说算了。

呜呜呜……你说,你哪一点配得上我皇兄,皇兄有你这样的妻子,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你根本不配做我皇兄的妻子,嫁人给我皇兄只会给我皇兄抹黑。既然你配不上我皇兄,我为什么要让你活着,我要你死有错吗?”

以后,凤轻尘的丈夫幸福了,有一个针钱好的妻子,天天有新衣服穿。

“猪脑,凤轻尘你居然拿猪脑给我们吃,凤轻尘我恨你!”

“谢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亲兵首领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本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

“子清,怎么了?”江南王看清王笑得诡异了,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清王听到众人千奇百怪的理由,忍不住笑场了。

九皇叔不满的哼了一声:“带他们去看孩子。”

生孩子是个体力活,宇文元化和王锦凌虽然担心轻尘,可也知月子期间,他们是见不到人,两人并不勉强,凤谨与小八完全没有发言权,乖乖地去看小宝宝。

“醒了,不饿,不渴。”凤轻尘缓缓摇头,嘴角也逸出一丝浅笑:之前她一直害怕,她生产时九皇叔不仅不在,她还要担心九皇叔在海上会不会有危险,现在……

凤轻尘本就没有追究的打算,顺势开口道:“我当时想,要是生个男孩就叫奶宝;生个女孩就叫萌宝;如果是双生子,两个男孩,或者两个女孩,另一个不管男女都叫小宝。”不管是什么宝,都是她的宝贝,与她血脉相连的骨肉。

暗卫听到凤轻尘的命令,虽然不理解凤轻尘怎么会在九皇叔,快要回来当口去南陵,可作为属下,他们只要执行主子的命令就够了。

和他耗,看谁耗得过谁!1407军需,我喜欢提前做好准备

“看,你也想要的。”九皇叔低头,吻住凤轻尘的双唇,将凤轻尘所有的拒绝都吞下,再一次将凤轻尘压在身下,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听到九皇叔撒娇的语气,凤轻尘这才肯定九皇叔这个闷骚的男人,根本没有生气,故意端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吓她。

除此之外,和太上皇住在一起的谢皇太后也不安分,和太上皇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了,成天闹着要见小皇帝,要见九皇叔,九皇叔虽不会理会,但却要人看着他们,以免弄出笑话。

不仅瘦了,精神还差了许多,看样子这段时间九皇叔很累。

“我现在也不是一无所有,我有兵权有族人,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再说了,就算我这里使不上力,不是还有你嘛。作为东陵摄政王,你不会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吧?”凤轻尘下额微抬,一脸傲气地看向九皇叔,小模样要说多得瑟就有多得瑟。

甚至,凤轻尘还从中,听到几丝嘶嘶声……

三人再不复之前的悠闲,左岸带给他们的消息,足够他们重视了。

他们要去查二十万两天价买凶杀凤轻尘一事。

农家小院,一到晚上便极安静,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让人也不由自主的放松,凤轻尘点了点头,转手关上门。

他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留在这里和南陵锦凡两看相厌。

王锦凌的劝说还是有效果的,凤轻尘想了想,也不再排斥,局面慢慢打开了,她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这样的诗会什么的,总是避免不了的。

一想到九皇叔可能面临的危险,凤轻尘就感觉心一阵一阵的抽痛,恨不得插上翅膀,就这么的飞过去。

缝合并不是很精细的活,在现在的医疗条件下,也可以做到。

速度越来越快,有那么一瞬间似乎要飞起来一般,这种感觉和自己骑马完全不一样,凤轻尘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引来九皇叔哈哈大笑:“原来,轻尘也会怕。”

凤轻尘素手轻指,对那些星宿名信口捻来,完全不需要思索,听得九皇叔目瞪口呆,死死地盯着凤轻尘,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震惊地问道:“你懂星象?”

凤轻尘真没有想到,那些排卵剂还能起到这个功效,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