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14章:作歹为非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作歹为非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曲耀阳更紧地贴合着她娇嫩的身子,将她的双腿紧紧地抓着,让她勾着他的腰。腾出的手也覆上了一直勾/引着她目光的两只小白兔,伴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进出用力揉/捏。

电话那端,本来有些僵硬的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轻柔。

“耀阳啊!我刚才才听底下人说,三个月前你在a市发生了车祸,严不严重?听说你在医院可躺了好些日子,怎么这么大的事情也没听你说啊?”郭董关切的声音在裴淼心身后响起。

可是她太不听话太不乖了,他原意是想借芽芽跟军军之间不太友善的关系,让曲家二老心生留一个放一个的念头,只要他们不再坚持非要将芽芽接回到曲家,那么他就可以把芽芽还给她了,甚至借着这样一个契机靠近她,让她重新接受她。

她跟了他十年,十年都只为今天。

夏芷柔说完了便开始大笑,那笑声凄厉,好像之前她当真经历过什么精神上的打击。

电话那端长时间的静默后,并未有人说话,到是过了不到一会儿,直接就给挂断了。

曲耀阳跟夏芷柔谈完从卧室里出来,正好听到这边军军又吵又闹的声音。

曲耀阳见夏芷柔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但还是迅速换上一张友好温柔的脸,快步过去将曲母手里的军军抱了起来。

踩着超高跟凉鞋的严雨西从后面的座位走上来,用手推了推斜靠在窗边闭着眼睛的小女人,“淼心,到了,快收拾东西下飞机!”

裴淼心认认真真收拾东西,头也没抬,“刚才你不是已经跟那俊哥说我是什么家道中落的富家千金吗?他们能不问我是谁?”

她越挣扎他扣着她的脸越是不愿意放开。

阿坤哥在前方带路,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他回身的时候一一向大家介绍着,说这石子路再往上走一些就是万古楼,万古楼下来了再沿着小河向下走就是四方街,四方街再下去,就是著名的大水车,这些都是丽江的好景色。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裴淼心告了歉便悄悄从人群中遁出,没去看乱世浮华里曲耀阳忽明忽暗的脸,直接就从嘈杂的人群里遁了出去。

“可是老公,我们真的已经好久没有一家人一起出去,我想过去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好,我们已经相携走过人生的这么多旅程,而你不会……现在就不要我们了吧?”

她的一席话,一下害他浑身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

扔在车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焦虑难耐地站在车边沉静了一会,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开了一个每周例行会议,曲耀阳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首席秘书刑俞晴正好跟了进来,在门上敲了敲,“曲总,有您的一个包裹。”

“香港,何爵士夫人。”刑俞晴看了眼手中的包裹,将它递放到曲耀阳面前的办工桌上,“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危险物品,好像是张照片,和一对胸针。”

她纵是白痴也看得出来,定是这辆宝马suv在停车倒车的时候,就这么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小车撞了个凹陷。不过索性它还在这里,想是这开车的主人到底得有多么嚣张,撞凹了的车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跑也不找她,就直接把这辆肇事的车停在她的旁边,看她究竟能怎么着。

可想而知的惨烈,猛呛了一口浓烟过后,她几乎是含泪红着眼睛,边咳嗽边去看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

他不是没看出来这女孩所有的小心机,可也是那时候,他总归是想自己下下狠心,就那样断了与裴淼心之间的一切联系,也断了,他关于爱与未来,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渴望。

也不知道着夜究竟是怎么了,格外的漫长,格外的让人口干。浓烈的酒精和饭桌上够筹交错的呛人烟味都让他觉得心乱无比,这夜里他早已累得不行,想要躺下好好休息。可是上楼了下来,下来了又上去,如此反反复复,恰到现在,他只想喝水。

“我不想去。”裴淼心面色沉静,“若不是当初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向他低头开口。可是关于他们之间的一切,我已经不想再去参与。他心里最爱的人是她,始终是她,我只是个玩具,是个过客罢了。更何况就算他知道了也未必会真的去怪夏芷柔什么。他们认识的时间比我早,相处得也比我久,时至今日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要了,关于他们的一切,我已经不想再参与。”

“嗯,这里好像是会员制的,入会除了要查年收入还要合乎其他会员的身份地位,我很好奇,你是借了谁的名义站在这里。”

“那行,我要是约你吃饭你可别躲,把你老公或是你俩孩子,随便谁,你要能带过来一个我就信你,怎么样?”

他眉目紧拧,咬得牙根生疼,“为什么?”

“嗯,先吃饭,吃完我们就谈。”

他回身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眼泪落进碗里菜里,只看到她像被人宠坏了的小公主,稀里糊涂发完一顿脾气以后,还是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她就是故意害人心里添堵,可她自己总有办法调节过来。“我能插嘴说句话吗?”

所有人一怔,就连曲市长跟曲母都是一僵,转头愣愣看向正在说话的裴淼心。

“不是,易琛,我没有觉得不快乐,我觉得现在已经很好,我只是……还在慢慢适应自己现在的生活,你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

他皱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先前答应了她的事情,也不过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两个人的婚期。

曲耀阳弯唇,“恩,所以?”

“这是我拖朋友从苏州带回来的帕子,奶奶您是苏州人,所以我想,您一定会想念家乡的东西。”

曲四小姐曲婉婉去打了电话过来,“我妈让我代她跟我爸向爷爷奶奶道声节日快乐,让大家今天都吃好喝好,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曲耀阳抱了芽芽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身,“定的什么时候的飞机?”

ailsa自然在电话里回应,说她回去看看也好,昨天阿jim的态度确实是有很大问题,可他也是因为太担心记挂他的好友,所以才会口没遮拦了一点。

从自助餐厅出来,手臂被人从身后一抓,是曲耀阳。

裴淼心又觉得自己像是出现了幻听,这个一向高高在上又君临天下的男人,何时卑微到需要用这么低声下气的声音同她说话,还是他哪根筋突然又不对了?

“芷柔做过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代她同你说一声抱歉。”

裴淼心取了盒子里的粉,刚刚将左颊的红遮掩,房门已然被人轻轻从外面推开。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曲母一怔,却是迅速背转过身,“这件事还是再议吧!‘宏科’现在落入了他人的手中,你爸爸又把咱们这个家搞成这样,你也还没有恢复记忆,不管怎么样,一切都等过完年再说。”

裴淼心穿好大衣下了楼来,芽芽正好穿着小花裙子过来抱住她的腿道:“麻麻,我要喝酸奶。”

前者正是气得够呛,后者已经抱起女儿推门就出去了。

曲耀阳打开车门下来,伸手推开栅栏,路灯的昏黄便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直到他站定在这间房子的门外时还在犹豫,今晚是臣羽跟裴淼心的新婚夜,他到底该不该来。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行,我不操心就不操心,只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你当真确定你现在还需要那个东西,万一要是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利……”

“如果一个人犯了很大的罪行,你会判他多久的无期徒刑?”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他自顾自低头,摸了香烟点上,抬头看她的时候不由一笑,“这么怕我?”

用力关上书房的房门,拉了她到卧室门口,这才对着泫然欲泣的女儿,“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半夜的你不把他惹到生气就不愿意消停,你还嫌他外面的女人不够多,想要给他多一点的机会出去躲清静是不是?”

她近日憔悴,一是年岁确实又长了几分,二是因为家里头所有烦心的事情,曲耀阳这四年都没有碰她,以及叛逆的妹妹夏之韵,她似乎满脸都写着苍老和憔悴。

这时候听见何太太说起什么养颜,什么青春常驻以至于重新抓回老公的心,她立马就凑上前去听,问:“什么东西?”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他直觉那杯茶带着滚滚的热气,像要穿透薄薄的纸壁烫伤他的手似的。

臣羽唤他一声“大哥”,说话的时候眼神所透露的,也是感激与信任。

这一句话太具震撼效果了,好像什么东西瞬间在曲耀阳的心底炸开。

单手撑在“御园”的电梯墙壁上,曲耀阳自己都要笑死了自己。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裴淼心赶忙上前将他拉住,“大叔,大叔别这样,大过年的你对妈大吼大叫的不好。”

“蹲好!”旁边民警的一声轻喝,骇了夏之韵一跳,只能原地蹲在墙角。

处理完所有事情回到家时,已经过了晚餐时间很久。

她往他怀里钻了钻才道:“那我也愿意陪你一起,相信我,事情还没有到那么坏的地步,等过完年后我们再找找,说不定真的有人愿意出面帮子恒。”

那么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没有。

几个小女人手挽着手往前走,谁也不去搭理他,果然快步到山下一间非常大的超市门口。

这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再是春天,也正是头顶太阳暴晒的时候。

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才道:“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你这样的人?”

到是曲臣羽快速,几步迈到门边去将芽芽抱起,放在他们的大床上时,裴淼心正好坐起伸手去接。

她抓准时机,从车子里奔了出来,不由分说,扬手就给了裴淼心一记巴掌。大庭广众下的一记巴掌,顿时让街边本来行走的人们停下来,睁眼望着这边的情形。

曲耀阳这一次是真的愤怒了。

牵一发则动全身。

曲耀阳忙前忙后的,整个人早着急得不行,裴淼心赶忙拉着他的手道:“耀阳,我不碍事的。”

曲耀阳欣慰地看了看妹妹,处理完手边的事情后转乘打电话给小张,让他把车开回来接小姐回家去。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裴淼心皱着眉,“曦媛你别瞎说,我跟他之间没有什么。”说这话的时候顺道去看了眼驾驶座上,一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司机小张。

“我不是想要他们的会员信息,我只是想知道,国内有几个人拥有这只钢笔。”

老板吗?

“其实,你在大门口放下我就行……”她没想过他还要把车开下去。

说完了后,内室的铁门在两个人之间合上,也同一时间,合上了这段友情。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看到裴淼心一直安静靠在窗边没有接话,曲耀阳又道:“可是,那些过去的人和事我们已无力追回,剩下的日子,我要你只看着我一个人,能做到吗?”

小家伙却摇了摇头,“我要跟巴巴一起,麻麻先去吧!”

菜才点到一半,整间餐厅都开始骚动,从大门口一直蔓延到里面来。

这么严肃而严谨的场合里突然出现一个卡通熊,已经够让周围的人忍俊不禁的了。这会儿再看到窗外密密麻麻的气球,已经那条横幅,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纷纷向裴淼心的方向看了过来。

指着卡通熊的方向憋了好久才道:“大、大、大叔?”

曲母的心腹陈妈早早守在门口,远远见他们的车子过来了,车库里都还没有停稳,就已经着急奔到了跟前,说:“太太在屋子里就惦记着小小姐,隔着好几天都没见着,实在是把人想得紧。”

如此逛了几桌,吴曦媛断断续续帮着嘿了一些,却不知道今天不在状态还是怎的。

他的口气里尽是不善的意味。

伴郎团一声声尖叫,大叫着“吴姐姐”,俱都欢欣雀跃得不行。

她说:“大叔……”

军医大附属第一医院的急症室外,聂父紧紧抱着身前的聂母,后者哭得悲恸,却含恨咬牙望着裴淼心的方向。

夏芷柔僵硬着侧过头来看苏晓的时候,依然面无表情,只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够了吧!这就是你想要的,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裴淼心喝完了桂姐递来的汤后将碗还回去,“味道真是不错,果然还是桂姐的手艺最好。”

“巴巴,你知不知道ailsa阿姨家的kenzo喜欢rose班的susan,他每回去上幼儿园的时候都会给susan带糖糖吃,我跟他要他都不给,好小气。”

“我承认,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她一直都是潜行陪在我身边娇柔温情的小女人。”

“疼你也得给我撑着,总之今天这堂课是我好不容易才发现的,你就算死了都得给我把场面撑着,撑下去,不然你就彻底败了,你这辈子都得这么过了!”

也是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有些爱情,敌不过时间。

三十年,他不知道一个男人一生中会遇见几次所谓的爱情,又有几个让人意乱情迷的三十年。

一众太太连忙笑着附和,夸完了这个又夸那个,根本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

阿成几乎没费多大力气,紧紧抱住夏芷柔的腰便将她推挤进一楼的一间空置许久的佣人房里。

这几日压在心头的大石好不容易松懈了下来,他忍不住弯身又要去吻她双唇,天知道他渴望她究竟渴望了多久。

总算是把两个人的关系又重新拉回正轨,裴淼心从沙发上起身,绕到厨房的时候,将早就冰冻在冰箱里的芒果布丁拿出来说:“熙媛跟拓已君做了好多芒果布丁,可刚才大家谁都不吃,还剩下这么多,怎么办?”

本来几欲脱口而出的话被生生梗在喉咙里,他狠狠压抑着自己心底的躁动,不想就这样把她给吓着了,他跟她是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的,他一定不能够把她吓着。

手臂一紧,身体猛的向前一倾,也不过是瞬间,她的眼前一黑,等感觉到他拽在她臂上坚实的力道时,她的双唇已经被他用力一压,紧接着便是辗转不停的凶猛的吻。

聂皖瑜轻笑了几声,“你生我气我知道,可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所以不管你现在怎么对我我都不介意,我现在就上来找你吧!”

他会想她正在做些什么,想她会不会也在想他。

夏芷柔咬唇,什么胃药不过就是个借口罢了!她给他打电话,说自己不舒服,明明是按捺着想要相信他理解他,可只要一想到他人在那边,有可能还在陪那女人吃饭,她的心……就一千一万个放不下。

“李卓刚才还在跟我说你缺钱来着,怎么这会又是不必?刚才她在场我不好说些什么,可从上次在俱乐部里遇见你我就记得你,我知道你,报纸上看过,你是那什么‘裴氏’的千金,你们家有钱,只是可惜,现在一无所有,没想到你还要出来做这份工作,打工赚钱。”

裴淼心没有说话,小脸却煞白到了极致。

旁边的夏母到是慌忙拉了拉夏芷柔的胳膊,“芷柔,你别跟你妹妹生气啊!早上妈陪你去产检的时候医生不是还有交代,你这一胎矜贵着呢,得好生对待。你妹妹这还不是为了帮你,免得那些阿猫阿狗的总想往我们的头上欺,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怒到极致痛到极致,心口反而有了一丝麻木。

画面转换,她又出现在他不远的前方。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正一边哄着笑着,说:“耀阳,你看我的孩子多么可爱。”

“之韵?”

人有一刻的恍然,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对着车窗的方向抬手揩了揩小脸。

“y珠宝”北城新店的店长办公室里,随意简单地聊了几句以后,她便算是被正式聘用了,过了这个周末,下周一便正式来公司报道。

“那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她实在是气怒得不行,以前裴家还算风光的时候,类似他这种的少爷公子她也算是见过不少。

收拾完了东西又进浴室洗漱,这一番折腾以后,裴淼心也没管还在客厅里的男人正干什么,转身绕到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就躺了下去。

“放手!”曲耀阳蹙眉怒到极致,再回头去看人群的焦点,层层叠叠的人群已经将他跟前的路堵得水泄不通。

梁老太太寿辰,作为“青苗会”的一员,她是早早接到请柬,要过来参加这样的盛世宴会。

后者一派和蔼亲切地向她望了过来,曲母更是将她的手掌拉在自己掌心,“淼心,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们曲家的儿媳妇,而是我跟你爸爸的女儿。你不用去管外面的人怎么说你和猜测你,只要你清楚知道,那些都是谣言。谣言的面前,我们能做的就是清者自清。你只需要知道,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爸爸跟妈妈都一样支持你。”

他们在以他们的方式,告诉他,掌控一切的人,从未改变。老妇人的腿脚似乎并不怎么灵光,走进来晃荡了几步就被曲耀阳扶住,“妈,您小心走路。”

曲耀阳在这失控的情潮里终于忍不住一把箍住她的后腰,将她更紧地贴向自己,眼神都跟着灼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