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66章:吊儿郎当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吊儿郎当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见到那侧脸,莫名的就令滕青山远远跟着。

“呼!”身形拔地而起,犹如一道流光,连闪数下,便穿过二十余丈距离,到了擂台之上。

艰难地抵挡一波又一波海浪,可是……终有一次,小船会翻掉!

写字、画画?

“三位修炼《幽月枪典》的前辈,练出第一股先天真元,最快一人才一个时辰。最慢的也就三天。我都花费六天了,内劲依旧没一点动静。”滕青山一肚子疑『惑』,“到底什么原因?后天巅峰,神突破泥丸宫,都有了啊!和其他武者相比,我特殊的就是身体太强!难道,我没达到先天,跟身体太强有关?”

只见殿外,每一层台阶,各有两名百夫长以及两名二十七代核心弟子,滕青虎便是其中一个。

“师傅!”臧锋恭敬道,“青山师弟他实力不凡,也立下大功。的确有资格成为统领!只是,青山师弟毕竟太年青,经验甚少。当初师伯祖担任第一统领,我们三人信服。可是青山……我看,还是暂且让他担任第四统领的好!”

“退下!”诸葛元洪喝道。

而精气神的‘神’,滕青山境界本身就高,内家拳又是养生的,对‘神’孕养也极好。滕青山的‘神’自然强大。

咻!蓬!

“傻站着干什么?”诸葛元洪低喝道。第七十六章 江宁

一人一妖兽,都是力量至强!

看在身上的破烂,滕青山看了看身侧卷成大团的黑『色』鳞甲:“这一团鳞甲,圈在一起,都有一人高!完全展开,估计得盖住一个庭院。”回想起刚才一战,滕青山也明白,“那赤鳞兽应该是刚刚完成蜕变!高度大概才两丈七八,并非书籍记载的过三丈。而且那吐火,仅仅吐一次,就似乎没后继之力了。”

……

“嗯?”关绿皱眉看向她。

因为地底,有隧道『迷』宫!一条条隧道,里面漆黑一片。有的隧道高度也极高,完全能容纳赤鳞兽行走。部分隧道矮一些。可是……大家对于漆黑一片,眼睛完全看不见的隧道,有着畏惧。

“至少,在黑暗情况下,我要占优势!而且,身体防御也更强。当然……没赤鳞兽夸张!”滕青山一想到赤鳞兽,就赞叹不已。赤鳞兽幼时,身体力量很一般。可就是鳞甲强的可怕。

这股感觉,持续了大概盏茶功夫,旋即,便缓缓消散了。

滕青山通过对身体筋骨肌肉控制,可是令身体变高变矮,变壮些变瘦些,唯有面容难以变化。

烈火五式——火尽薪传!

右手一爪被阻挡,司马庆脸『色』一沉,他空闲的左手猛地拍击向滕青山胸膛。

隐藏实力!

“蓬!”

呼!

“什么东西!”六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滕青山眉头一皱瞥了一眼远处喊杀的武者:“这群捣『乱』的武者,恐怕各大宗派高手死的越多,他们这些闲散武者才会越高兴!”就在这时候,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朗声喊道:“诸位,这黑火灵果,咱们争夺。不过,也不能让外面那群武者捣『乱』!大家联手,外围的人凡是朝里面冲,朝里面挤的,一律杀!”

一些小门派、闲散的武者,数量上的确占据绝对优势。可是,那队伍可是排到数百丈外了,绝大多数武者在后面,只能高喊。根本无法参战。而能够参战的武者,实在太少。根本无法威胁到各大宗派的精英高手!

即使很难威胁到,大家也不远眼睁睁看着他成功。

“在这么热的地方,一直住下去?老天。”

“他娘地,太热了!”许多武者第一次进来,顿时叫苦不迭。

三天时间,过半的武者离去。

不过,在岩浆湖边上,最里层的武者们都在坚持着。

生死刀杜九,那绝对是蛮横、冷酷的一个人物。

……

“杀死他们!”

对!

“咱们马上也过去看看。”

乌岱压低声音道:“少岛主,我这有一个大秘密告诉你!”

乌岱心中狂喜。

“归元宗……”古世友随即又看向乌岱,“那隐秘地方,在哪?”

心底乌岱却是狂喜:“哈哈,我乌岱总算得到一本好内劲心法,好的刀法秘籍了!我也能咸鱼翻身了。那王老三上次辱我,他娘的,等我刀法成了,一定找他报仇!”随即乖乖地进入青湖岛的营帐中。

顿时肥胖中年人拎着乌岱,在崖壁上点了数下,便飞到洞『穴』中。古世友也紧跟而入。

“他们敢!”那白发秃顶老者冷哼一声,三角眼中冷光闪烁,“小小归元宗,也敢和我青湖岛争?如果他们真的不识相,直接对他们下辣手。抢夺黑火灵果,他们就是死,也是实力不如人。死了三个人,他们归元宗,敢跟我青湖岛叫板?”

呼!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滕青虎、杜洪二人双手双脚并用,也飞速攀登。

可没法子。

“好凌厉的招式。”滕青山暗赞。

今天这中年人就是一个。

“青山,咱们找这么久了,那个赤鳞兽到底躲在哪啊?上万人找,都找不到。连黑火灵果也找不到。”滕青虎无奈说道。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只见空旷场地上,司马峰剑意愈加的狂猛,整个人也不复之前的冷静,而是变得有些狂躁,脸『色』都开始涨红起来。

……

对诸葛元洪,这老者还是心怀惧意的。

“谢滕都统,手下留情。”司马峰一拱手,随即在门人搀扶下离去。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听好了,我叫燕铁!”这短衫青年朗声道。

“看,那是归元宗的人马!那领头的就是四大统领之一的冀鸿!”

三支人马分开,开始探索这火焰山。

以后一个多月,麻烦不小啊!

这天下高手层出不穷,不进步,那就将会被后进者替代。魏苍龙十年前曾名列《地榜》,可也仅仅是派第七十一名,而现在,早就被更强的高手替代。当然,能在《地榜》上短暂停留,也代表那位铁衣门长老实力。

赤鳞幼兽?黑火灵果?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这里正是归元宗在桦城的一个驻点,滕青山他们便暂时呆在这。

“这两天。火焰山那边还真是热闹。”滕青山站在楼阁窗户处,喝着酒,目光时而扫视远处的街道,“火焰山那边,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这才两天,就有数百人聚集!那边,竟然一连开了三个客栈!”

“哈哈,青山!”冀鸿一看滕青山,脸上便『露』出笑容,走过来一拍滕青山肩膀,“你这次可是给咱们归元宗争脸了,竟然击败孟田,哈哈……对了,我问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杀死了?”

“嗯。”冀鸿淡淡点头,随即看了看滕青山,又看了看关绿,脸上浮现一丝笑容,“青山,关绿,宗主命咱们来夺得那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以及赤鳞兽的鳞甲。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来听听。”

“是。”在场众人领命。

段侯只觉得一阵风,一道庞大的黑『色』影子便出现在庭院中,段侯只是看清那隐隐闪着寒光的密集鳞片,那黑『色』影子便又再度一闪,跃出了庭院。

……

“那是一头妖兽!那鳞片绝对是刀枪不入,我看,就是玄铁那些材料打造的铠甲,也远远比不得这妖兽的鳞甲!”武者们在赞叹着。

一旁的段侯说道:“老伯,那个妖兽跟人一样很聪明!它这次受了伤,吃了亏,近期是不敢再来的!”段侯是亲眼看到,那怪物悄无声息地划掉民居的门闩,潜入屋中的。这么有智慧的怪物,不可能吃了亏后,还敢第二天再来。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那个孩童哭泣道。

凡是习武的人,一般都会看《地榜》,听到孟田报出名字,根据孟田的刀法,他们都猜出孟田的身份。大家都很担心滕青山。毕竟对方,那是能够名列《地榜》的了不起人物。

“断我一臂,此仇一定得报。”孟田心中大恨,“还追我,哼,他的速度,怎么及得上我!”孟田自信的很。

轮回枪猛然砸来,强劲的力量速度引起一阵气爆声。

孟田不得不停下,全力防御这一记飞刀。

忽然——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老规矩。

人凭空没了?

浩浩『荡』『荡』大量强盗土匪在他们的三位当家带领下,走了出来。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滕青山他们六桌人坐在那,旁边的二十几名汉子连说话声音都小很多。

……

滕青山一抬头,看着那群弓箭手:“群战中,弓箭手威胁很大,必须得先除掉他们!”

“呼!”

“锵!”

“哈哈,你们还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我现在就慢慢追你们。让你们亲眼看看是真是假!”那声音轰隆隆地在天地间回响着,能将声音传这么远,毫无疑问,那人绝对是内劲浑厚的高手。

疯狂的马贼团伙,出现一个,也是正常的。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其实……

他不甘心!

这时候,大量的马贼仿佛『潮』水一样涌过来,后面同样有大量马贼涌过来。

十岁时,众多野狼都伤不了滕青山一丝,如今,这些马贼还想杀滕青山?

“死去吧。”大当家手中长刀,直接劈向在半空中的滕青山。

……

滕青山的一颗心,坚定如磐石!

的确,她们那位被尊称为‘财神’的公公,威慑力是很大的。

屋子里,正有一名眉『毛』极粗的中年人,他正擦拭着一柄狭长的略带弧度的长刀,长刀本身通体为血红『色』。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那大群的马贼,都伤不了大人一星半点。都统大人刚才舞着那杆长枪,就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啊。那些马贼全都撞飞起来。”

滕青山翻身下马,立即有军士来接过战马缰绳。

“哈哈,滕都统,为了等你,酒壶都热了三遍了。”那杨柯揶揄笑道,“不过总算见到咱们黑甲军最年轻的都统了!可惜啊……现在时间不早了,否则,我定要和你喝个痛快!”

“我不准,你就不住了?”滕青山打趣笑道。

而滕青虎见状,咧咧嘴转头看向门外。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当然范蠡早死了。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他请我,派点高手,帮他保护一趟货!”诸葛元洪说道,“聘金十万两银子!”

“帮他一把,对我们也没坏处。”诸葛元洪淡笑道,“前几天的百夫长比试,你看了吧?”

精瘦独眼汉子贼笑道:“大当家,这商队除了黑甲军的人保护,他们又请了另外的护卫。大概有七八十个。至于货物……有足足十车。满满的,每车都好几个箱子。同时还有两辆马车,里面应该是细皮嫩肉的富商和女人吧。”

“他们再厉害就二十三个,咱们有的是法子啊。”那精瘦独眼汉子说道。

虽然战马身披重甲,可依旧不可能全部保护住。

朱崇石回头看看车厢,点点头:“那好,咱们就绕道!”顿时随着朱崇石一声令下,整个车队其他人都很听话,也都转头要绕道。

“放心,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吗?”滕青山笑着又扔过去,“这本秘籍《烈火五式》是我所创,你学没事。”

“都统大人……”田单等人看着滕青山。

“都统大人放心。”四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