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70章:催人泪下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催人泪下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但是最后出了一点变故,在他斩杀苍天的刹那,无尽时空内陡然冲来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将他躯体淹没,险些回不来了。

一斧开天,盘古挥动战斧,狠狠的一击劈在掌控者的身躯,当场劈开一半身躯,重创掌控者。

这股力量,足够他打破界限,超脱出去,但是他却觉得没有任何的意义,所有人都死了,自己超脱何用?

“傲儿,你?”老夫彻底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慌乱,特别是在看到上官傲天眼中的绝情时,更是忍不住的害怕。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轻颤。

“就是因为你怀的是绝王的孩子,我才不会让他留下来,你若是怀的其它人的孩子,跟我就没有半点的关系了。”上官云端再次故意无情的说道。

其实,以凤阑绝的平时的聪明,睿智,这个时候,听到叶寒这样的话,根本就不会理会他,但是此刻,他的心中可能是真的乱的,就算他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但是真正的面对此事,他却无法保持平时的冷静。

上官云端便没有再出声,静静的听着他的话。

而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因为不放心她,便急急的赶过来的凤阑绝,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的惊住,有些呆愣的望着那些主动的向前捐款的百姓,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回到王府,进了平时他们住的房间时,上官云端看到房间里布置的一切,却是完全的惊住,此刻,整个房间,就跟他们成亲的那天晚上的布置是一模一样的。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公主说的没错,这的确是王妃的功劳。”

“皇上,这是为桐城的百姓募捐的,是全京城百姓的心意,她们的心中也都牵挂着桐城的百姓,希望能够帮助桐城的百姓度过难关,所以,这笔银子,只能送到桐城,送到每一个受灾百姓的手中,而且,这些银子就算全部送去桐城,只怕还不够。”上官云端听到皇上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皇上果然在打这笔银子的主意,不等皇上说完,便冷声打断了皇上的话。

“让人暗中监视南宫府,不管任何人出去,都要暗中跟踪,确定去处。”凤阑绝眉角微挑,再次用千里传音吩咐着隐。

凤月国离不开这些大臣,凤阑锐想要这个皇上做的安稳,自然也离不开这些大臣,而且如今的凤阑锐还是以一副仁慈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更不可能会对她们怎么样。

而且,他也想给云端一个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机会,让众人不敢再轻视她。

众人听到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都是纷纷的一愣,这个傻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走过去后,她仍就是微垂着眸子,直接的坐在了皇后为她安排的椅子上,没有丝毫的客气,甚至不曾对皇上,皇后行礼,更没有等皇上,皇后的命令。

她知道,既然皇上与皇后千方百计的让她过来,自然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她回去,所以,她此刻是故意的。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这几个人似乎欺负她上瘾呢,难道她真的那么好欺负吗?

那些侍卫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很快便找来了几个管家装搭的人,这古代最重视的往往都是那些诗书学,所以精通算数的并不是太多,不过,身为管家,倒是应该懂的这些的。

那些侍卫倒是挺聪明的,知道去直接的找一些管家来。

那些管家虽然都是从宫中找来的,但是平时却是没有机会见到皇上的,如今突然的被带来,而且还是这般的阵势,一个个吓的腿都软了。

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威力,让人无法忽略。

他不会是又来跟她要回休书的吧?

为何还要找她谈呢?

上官云端的脸上多了一丝深思,这个女人跟夜无痕到底是什么关系?

“拜访朋友?”依琴微微蹙眉,再次压低声音说道,主子平时的身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人前都是装傻的,所有人的只知道欺负主子,看不起主子,哪有什么朋友呀?

“这就是你为本王选的王妃?”夜无痕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嘲,直直地盯着皇上,再没有看上官云端一眼,可见他对上官云端厌恶到了极点。

丞相也是不由的愣住,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愧疚,“是絮儿对不起皇后。”

“会的,一定会的。”上官云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他是一个好男人,一定有一个好女孩在某个地方等着他。

这一次,蓝魅辰的话说的更加的直接,而且,似乎有了一些恼羞成怒的情绪。

站在一边的飞赢快速的向前查看,却发现那丫头身上已经铁青,唇角带血,竟然已经死了。

其它的人,离那丫头都有些距离,想要在夜无痕的眼皮底下动手,只怕很难。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不想着去解决,而只是想着要如何的推卸责任。

“你?”皇后气到抓狂,但是此刻却又无话辩解,只能愤愤的吼道,“你分明是诬陷本宫。”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恩。”李妈微微点头,其它,她也想过把这链子给绝王,只是,她是害怕,害怕。

走到轿子前,有专门掀轿帘的人恭敬的将帘子掀开,上官凌雨便慢慢的踏进去,坐好。那帘子慢慢的放下。

“她能够嫁给绝王,是最好的结果。”夜无痕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前方,喃喃的低语。

“我只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人,其它的都没有说,不过我相信她,就算她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告诉其它人的。”秦思柔的脸色微沉,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

难道真的是丑的无法见人,所以不得不化成这个样子?

“你刚刚被休回府,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真正的人中龙凤,你这个样子,也配参加?”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

上官云端却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随意,没有刻意的掩饰,也不见任何的惊讶。

“不管怎么样,本王这次都不会放过那个女人,本王不会再留下任何的祸根。”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仍就一脸坚持地说道。

上官云端无语了,她刚刚明明喊的凤阑绝,为何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绝字了呢,这,上天还真会跟她开玩笑。

而房间里,秦思柔发现夜无痕离开后,也慢慢的向外走去,叶寒微愣了一下,也跟着向外走去。

秦思柔微愣,突然有些想笑,她这么去望向夜无痕,夜无痕保证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夜无痕的心中爱的人不是她,只有上官云端这么望着夜无痕时,夜无痕才会心疼。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推着凤阑锐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毕竟,每耽搁一点时间,太上皇醒来的可能就越大,他必须趁着太上皇还没有醒来前进去。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色铁青,手也微微的收紧。

那丫头的死像的真的很恐怖,脸色铁青,五空流血,明显的中毒而亡。

“知道你要成亲时,我真的很痛苦,但是,我还是决定守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只是没有想到,上官傲天对你。”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住,望向上官云端时,微微的有些担心,似乎害怕她会生气。

那画像上的人,李玉若说不认识,是怎么都说不过去,因为那画像上的人是李玉的结发妻子。谁会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

“这本来就是一个游戏,让大家娱乐一下的,何必弄的太僵了,算了,算了,大家还是先用膳吧。”

丞相这次肯定要遭殃了,谁让他偏偏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主子,他已娶了别人,主子还要坚持吗?”她的身边,突然多了一个黑衣女子,望向她远望的方向,低声问道。

刚刚还一脸强硬,极度自信而高傲的她,这一刻,却突然的有些恍惚了。

她的笑很美,美的让人恍惚,美的让人忘记了呼吸,她的话很轻,很柔,轻柔的如同可以滴出水来,轻轻的触动着别人的心。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她可是有妻室的人,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样。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刻意的提醒道,“李公子可要一个一个地看仔细了。”

只是,现在想要暗示叶寒,也怕被人发现,所以,上官云端不敢轻举妄动。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打开书信,双眸快速的望去,看到那书信上的内容时,身子却是猛然的完全的僵滞。“啊,啊,杀人了,杀人了。”众女也纷纷的尖叫,场面顿时乱做一团。

“哼,事情明明摆在眼前,这么多眼睛看着呢,你还想要骗皇上不成?”丞相冷冷的哼道。皇上沉思了片刻,望向上官傲天,有些为难地说道,“众人亲眼目睹,你要朕怎么办?”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微微的隐过几分怒意,皇上的话语听似有些为难,实际上,却似乎想要通过这事来打击爹爹。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月儿先走到二夫人的身后,将茶放在她的身侧的桌子上,低声说道,“夫人请用茶。”

“没事。”上官云端轻笑,凤阑绝的表现,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

她今天又出现在这儿,又想要做什么?

“是呀,本王的确跟云端打了赌,不过,看目前的情形,本王赢的把握似乎并不大。”凤阑绝配合着凤忆希的话说道。

“皇兄,你不知道,这就是皇嫂的影响力,皇嫂的一番话,就让他们一个个自愿来捐款了,你都没看到刚刚皇嫂刚刚有多威风,只可惜你当时不在。”凤忆希听到他问起这个,更来了精神,毫不掩饰的称赞着上官云端,一脸的敬佩,声音中还带着些许的兴奋。

“皇兄,现在皇嫂可是比起更受百姓的爱戴呢。”凤忆希望了凤阑绝一眼,半真半假的笑道,说话间,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亲切的挽住上官云端的手腕,一脸自豪地说道,“皇嫂可是我们所有女人的骄傲。”

原本,她还想要请博太医来给太上皇检查一下,但是却被太上皇拒绝了。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皇嫂,其实三皇兄人很好的,只不过是因为腿上的伤,所以,这些年很少跟外人接触,所以,外人都以为他很难相处,但是,他对希儿真的很好。”凤忆希提到这个三皇兄,倒是极力的称赞。

“现在这个时候,太上皇应该会有大殿之上吧?”上官云端的眸子愈加的眯起,突然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一个能够让绝儿动心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凤阑绝的眉角微挑,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本王今天玩的有些累了,想休息了,明天再说吧。”

所以,前几天天,他捉了几只小白鼠在做实验。

一走进房间,便听到几只小白鼠吱吱的叫声,上官云端不由的抬眸望去,便看到有几只小白鼠正被关在笼子里。

“这种时候,他竟然整天出去玩,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将来?”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怀疑。

夜无痕的眸子一直都在注意着上官云端,只是听到她那差不多算是重复的话,以及她那略略带笑的神情时,眸子中似乎多了一丝疑惑。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而那针,很显然,先前就是对着那个丫头的方位的,而那丫头刚刚被打伤了,又不可能移动太大的位置。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哦。”上官云端看着自己的衣服,悻悻的应着,一脸的难过与不舍,只是心中却是暗暗好笑。

到底是谁?是谁竟然会这么清楚她的尺寸?

上官云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由的暗暗惊艳,这件衣服当真称的巧夺天工,完美到无懈可击。

既然不能躲避,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是她一惯的风格。

上官凌雨的手与脚都断了,所以,都无力的垂着,再加上那一身的血,看起来的确是让人感觉到可怜。

她此刻的声音,仍就极为的轻缓,但是那话语却是让人毛骨竦然的惊颤。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或者,夜无痕还不知道上官凌雨是最武功的,要不然,肯定早就废了她了。

“不是娘亲的错,娘亲那么做也都是为了我们。”上官凌雨突然再次开口说道,竟然还维护着二夫人。

半个时辰过去了,王府大门仍就紧闭,上官云端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可以打道回府了。

虽然众人此刻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却都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上官云端,整个大殿中,只听到的上官云端那不高不低的声音缓缓的流畅传开。

对,她是不能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过,她可以……

“啊:”蓝岚大声的惊呼出声,那茶很烫,倒在她的手上,便顿时红了一片,按理说,是真的有些痛的。

竟然是连皇上的面子都不顾及了,可见,她对上官云端的维护已经到了不顾自己的地步。

此刻,她的心中那不断的膨胀的恨,都快要让她炸开了。

上官云端终于停了下来,双眸再次环视过众人,再次轻声道,“我刚刚只看到这儿,所以只能背到这儿了。”

凤阑绝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按她所说的,那么她现在已经爱上他了?

向来,在这种事情上,女人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那轮的她们说不嫁呀?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而她的们顺从,在他们的眼中,更成了无趣,或者是无语。这是多么让人惊心的事情呀。

更何况母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希望,他能早点成亲,如今为何?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来对付自己的敌人。

她隐隐的感觉到,背后似乎有着几只手,同时的在阻拦着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