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76章:一扫而光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一扫而光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欧阳志和刘文善还有江臣有一种想死的感觉。

只见方继藩笑吟吟地继续道:“努力当然是重要的,而最重要的,却要有一个高人因材施教,好生指导。”

可他这话显然迟了,盒子已被方继藩揭开,只见金光闪闪的腰带绽放在大家的眼前。

这个小子……还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啊,分明聪明绝顶,改土归流之策,也实是深得朕心,可是……令弘治皇帝无语凝噎的事发生了。

方继藩便道:“不错,是臣子的答题。”

他对改土归流这四字,是极有兴趣的,只是起初,他觉得这有些不切实际,可现在……却突然发现,这方继藩不但说的头头是道,而且……竟是极有道理。

方继藩可不敢说我要去校阅,从前那个败家子,是绝不可能去参加考试的,所以他避开了方景隆自嘲的目光,心里却在想,这校阅,我的确该去试试才是,可他情况特殊呀,该怎么才可以顺理成章,不让人怀疑的去考呢?

“是啊。”

身后的考生一见如此,一个个暗中窃喜。

想来这西南的诸蛮,已成了弘治天子的一块心病,这一次校阅,竟是出了这么个题。

一旁的朱厚照听了,噗嗤一下,差点没笑出声来,忍不住幸灾乐祸。

方继藩心里七上八下,心里挺纠结的,只好暗暗长叹,别急,等乌木价格暴涨,定要将所有的田产都赎回来,不,要买最好的。

弘治皇帝带着一抹别具深意的笑意道:“朕已替他们算过了,这岁入,乃是三千至五千万两纹银……”

陛下带着三人出宫,李东阳密告他赌约之事。

十全大补露能够深入人心,绝不可能只靠一个谣言。

陈彤小心翼翼的继续看着弘治皇帝,一脸期盼之色。

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难得休息,这半个月功夫,无所事事的,索性骑着马,在西山转悠。

可朱厚照和方继藩都不约而同的老老实实等待结果。

另一边,刘健匆匆而来:“陛下,陛下……不妙了。”

陈彤打了个激灵,立即道:“臣去取。”

这一通忙碌,已过去了大半天。

“即便是赈济,损失还是不小,因而才谨慎,弟此番只打算备三千瓶的货。”

他竟有些哽咽。

洛阳人的愤怒,已经到了极点。

即便是新军的火器强大,可若是对方不进攻,又能奈何,倘若新军出击,那么洛阳又该怎么办?

可现在洛阳城内发生了什么呢?

先是有流言说,陈军在关外大败,这消息一经传出,朝中早已震动,慕太后大惊失色,而陈一寿人等,亦都是脸色差到了极点,那一段日子,实是不堪回首,为了获得准确的消息,慕太后立即派出了快马,前去三清关打探消息,而三清关的回应,也是令人就绝望的,出关的陈军,已经彻底和三清关切断了联系,三清关放出了无数的斥候,可这些斥候,一经出关,要嘛被关外的胡人所堵截,要嘛就是石沉大海,再无音讯。

等到陈凯之带着一队骑兵飞马而来,他们看到那马上的人,一个个紧张到了极点,他们已弑杀了自己的皇帝,放下了武器,现在,只能任人宰割,唯一祈求的,不过是陈凯之仁慈一些罢了。

陈凯之颔首点头,道:“杨卿虽为楚臣,却也不失为忠义,只可惜,项贼昏聩,将其处死,实是可惜,否则,朕今日,真想和杨卿家秉烛夜谈,许多事,还要向杨卿请教。将他的尸骨,带回他的乡中去,厚葬吧,命他的儿子进京,朕要亲自见一见。”

他猛地惊醒,脸色惨然,这声音实是听的太真切了,竟是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歌曲。

那账外,歌声已毕,突然,在这长夜之中,不知是谁在高呼:“皇帝万岁,皇帝万岁!大汉万岁!”

梁萧抬头看着项正。

“这是因为,对陈凯之而言,一个梁都督,不会影响到战局,也即是说,大陈的皇帝,不担心楚军之中会不会多一个梁都督,而大楚数十万兵马,不过是他案板上的鱼肉,只要进攻,便可摧枯拉朽!”

甚至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反抗,他们一下子,温顺起来,显得滑稽可笑。

不过自三清关一路奔袭,这七八日几乎都在马上度过,渐渐的,许多人也开始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士兵愣在当场,竟是不知所措。

若是成建制的骑兵,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是大陈京畿之外的军马,而且规模还不小。

不过现在,效果还算不错,至少,除了零散的人没有跟上,绝大多数人,依旧斗志昂扬的策马奔腾。

当初,陈军被围,项正怎么可能只听胡人的一家之言,若非是夜行营的校尉快马加鞭赶来通报了这个消息,项正怎么可能痛下决心,和胡人合作呢?

项正只笑了笑,不予置评,却是看向杨义:“杨卿家有何高见呢?”

虽然各国是气势汹汹而来,可晏先生也很清楚,各国军马的军心极是不稳,甚至可以用士气低下来形容,此乃不义之战,若不是陈军精锐尽出,前往关外,何至于让他们势如破竹。

陈凯之的军马几乎要抵达三清关的时候,自西凉的消息便已快马加急的送到了他的手里。

随后,远在武威的西凉文武官员们,则以西凉皇帝的名义,派人向天水方向的刘涛乞降,西凉三州二十五府一百四十五县,彻底的收复。

西凉军顿时哗然。

而刘涛迎面而来的时候,便口里大吼:“吾奉大汉天子之命而来,胡军覆没,尔等汉儿接旨!”

“莫非当真覆灭了。”有人目瞪口呆。

可哪里想到,自己和赫连大汗,在陈凯之面前,不过是无用的废纸罢了。

二人被提上来,亦是被乱枪打死,辅兵们上前,将他们吊起,这里,早已排列了数百根木桩子,一具具尸首便被悬在木桩上,陈凯之再留下了一营人马,接着,下令回师。

可现在,当看到了急报时,陈凯之竟没有一丝的意外。

自胡人放出了陈军败亡的消息,关内已经哗然,而这个时代,交通本就不便,再加上陈军被胡人困住,消息不得出入,各国顿时开始滋生起了野心,他们固然知道,一旦出兵,会遭致天下人的离心离德,可在如此诱惑之下,他们怎么甘心就此罢休呢,更何况,自己不出兵,若是其他人先出了兵,岂不是好处都便宜了别人。

“是。”

耳畔,依旧还是喊杀,可喊杀的声音,显然越来越少,甚至,许多的喊杀,开始离自己远去。

这也是为何,陈凯之要不惜投入半数预备队,甚至决定亲自登场的原因。

他们在面对这黑压压的人流时,竟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后头的炮兵阵地已一切就绪。

除此之外,和那种小规模的战争,也是完全另一种的感受。

无数的火光自火铳口喷出来,一道道的壕沟里,硝烟弥漫,这刺鼻的硝烟,飘荡到了大帐这里,便连陈凯之也有了感觉。

若是置身于汉军营,所有人都会被这眼前的场景所震撼,因为当他们一觉醒来,看到在营地数里外,那无数黑乎乎的幢幢人影,还有那连绵不绝的营地,四面八方,浩浩荡荡,难免会生出不安。

胡人以强者为尊,最信奉的就是强者,一旦软弱,就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即便你是大汗,他们也绝不在乎君君臣臣那一套,当他们认为你不过是个软蛋,不敢和汉人决战时,那么……谁还会信服你?

“大汗威武!”

赫连大汗面带笑容,只是这笑容背后,却不免有几分无奈,那陈凯之,真将胡人看透了,汉人的狡诈,也在这陈凯之身上,俱都显露出来。

“立即将苏学士请来,传旨,三军暂时休整一日,命前锋营不得贪功冒进。”

陈凯之大笑:“这就是了,朕梦寐已久的决战……”

而新军的奏报,重在分析,会将战斗的情况大抵说清楚,最后再拟出敌人的优势以及劣势,随即,这急报便由人快马送至中军大营。

方圆百里之内,到处都是连绵的营地,此时此刻,陈军亦是开始收缩起来。

陈凯之朝这千户道:“带着你的人,暂时加入辅军营吧,朕并非不愿用你为先锋,只是,暂时也用不上,朕信你是真降,去吧。”

而那何秀却是正儿八经的拜倒,三跪九叩之后,方才用胡语道:“奴才何秀,不辱使命,特来回禀大汗。”

赫连大汗随即冷笑:“呵呵……你们汉人,就喜欢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各国都是心怀鬼胎,固然他们有压制陈人的心思,可又如何,他们不动手,有个什么用?”陈凯之一丁点都没有耐心,他觉得自己完全没必要和这何秀胡扯下去。

晏先生对此倒是没有反对,而是郑重的开口说道。

于是乎,大家安下了心来。

大家所期待的,便是能得一根火铳,像老兵们一样,去校场里放铳,不过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因为他们的新兵,只有步操,而且是没玩没了的步操。

虽然这几个方案,到了实际战场上,却未必能做到按计划实行,可是无数的方案、预案,却随时可以因为战场的变化,随时做出各种的调整。

蜀国在汉中的叛军公开打出了旗号,这叛军的首领叫王建,原是个烧炭的工人,因为不堪压迫,举旗造反,很快,叛乱便弥漫到了三郡十九县,附从者有两万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