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93章:外圆内方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3章:外圆内方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于是我朝小珏点点了头,对她说:“睡吧,神仙也是要睡觉不是吗?”

刚才我跟张兰兰奔跑了那么长的时间,在这个山谷里看不到一股清泉,连一声鸟儿的鸣叫声也听不到,可以说一个飞禽走兽我们都看不到,唯有这么一条大蛇,而且还是超级大的这一种蛇,让我自然而然地就觉得它是有灵性的。

深山里的夜晚跟城市的夜晚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色。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想到能够求救的人。

我在心中对着吴先生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这话也亏他说的出口,抓了人家九十九只鸟,闷死了五只。平时……反正就我所知道的,就已经又吃了三只。

那个时候我的情况已经够危急了吧。可是我手上的戒指的结界却没有护主的自动打开。这还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可是张兰兰的眼睛还在闭上的,那个鬼也还在旁边不停的撕咬自己的肢体,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魔窟一样,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久待,可是张兰兰这幅样子,我也无法将她给背下楼。

那个鬼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停下了动作,瞪着猩红色的眼睛看着我,长长的舌头,拖到了地上。

三天后,婚礼。

我被迫穿上红色的嫁衣,因为恐惧而泛白的唇色都被继母强硬的用红砂纸给染红。精致的化妆术下,我的下巴显得圆润且翘。

突然周围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领头的人远远走来就骂骂咧咧。

我一面往前走,一面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每一条神经都紧紧的绷起来,脸上都僵硬。

我又喊了一阵,山谷里除了我喊张兰兰的回音,没有得到到张兰兰的回应,以及看到她的身影。

我开始慌了,也伸出手去,还把手握成了拳头样去敲宫一谦住的房门。这一回那敲门的“咚咚,咚咚”的声音就更响了。

张兰兰听说我要让鬼魂附在我身上的时候,在电话那头就直接开骂了。

张兰兰站了起来,警觉地看着四周,我的眼睛则跟随着那个黑影而去。就在我奇怪于张兰兰为何会东张西望时,我才想起来她是看不到鬼魂的。

比起对他们的寄托,果然还是让我自己赶紧好起来,这才是正经事儿吧。等我身体好了,就不需要宫弦来照顾我了,到那个时候我跟宫弦也就没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减少了接触,也就不会有太多的不舍和羁绊。

宫弦充满磁性的声音又响起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老婆。注意看了。”

就在我紧张的思忖着可行的办法时,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让我的心狂跳了起来。

陆雅歪着头想了想,说:“那好吧,太奶奶。”

我们可不想抱着一个人头被人扭到警察局里去。警察局那样的地方,肯定不是我该去的。

“啊——!”我被这冷不丁传来的声音给弄的神经敏感,一转过头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

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我可以无所谓的往下跳,反正吓醒了也是醒了,结果一样就行了。

如果他能够看到来电的话。这是我心里想的,我并没有说出来。也许是我自己也想骗我自己,如果宫一谦连电话响他都没有听到,说明他跟陈媚正在快活着顾不上来电了吧。

于是我直接对宫一谦说:“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她是女鬼,身上的皮明明就是从别人的身上剥下来的。”

我好奇的走去客厅,发现张兰兰一脸凝重的盯着地上的符纸。有一些符纸已经不见了,还有一些符纸被扯的稀稀落落,更是有明显的被火灼烧过的痕迹。

张兰兰坐在沙发上,对我说:“你先去刷牙吧,我去多弄点符纸。”

就在冰冷的镊子放入我身体的瞬间,突然间周围的蜡烛忽闪忽灭的。张兰兰说了一句:“不好,你们准备一下。”

我倒不是觉得三个小时的路程长。经过了昨天,那十一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三小时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我冷不丁的被这么一叫,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却没想到曾大庆接下来说的话才让我大跌眼镜。

“没有,没有,就是随口说说。”我敷衍的对他笑笑,还是决定不告诉大明我眼中还看到的女子的事情。我怕吓到他。

金先生长得倒是比较老实的样子,没想到耍起人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面前的金先生用手抓了抓头发,然后想了想就要伸手接过张兰兰手中的快递盒子。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连忙猛地一下子将眼睛给睁开。只见那个不人不妖的东西,一截手指头断掉的那个地方就长出了一朵玫瑰花,不仅如此,玫瑰花的花瓣还全部都盛开了。

一进到房间里,张兰兰就将屋里所有的窗户关上,并拉上厚厚的窗帘,她一边将那一大包药材全部都倒在了地板上,一边跟我说:“林梦,制药的事情错了一道工序也不行,因此你也帮不上忙的,你就安心的睡一觉吧,这些交给我就行了。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我也希望小女孩能够带着我们走回巷子的出口,于是就不动声色的尾随小女孩往外走。

我惊讶的发现,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有点想他了,察觉到自己乱成了一盘散沙的感情,我连忙摇摇头。

正好我的座位是前排二排,这样当我从前面走到飞机的后舱厕所的位置时,正好将机舱的全貌看了个大概。

这笑声就如山谷回音一般,一直在我耳边响个不停,特别是那个小孩子令人胆寒的“嘻嘻嘻嘻……”

“谢谢医生。”小功很是有礼的对他们微微一笑。至此我心里大为放心,只要不是骨折了我就不那么担心了。

我越想到我之前看到的东西,我就越觉得恶心。干脆到后面就直接扶着墙壁一阵干呕。抓到的墙壁都有些粘稠的液体渗了出来,但是表面上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也还是抽回了手,在衣服上拍了拍。

“那不对啊,我明明提看到那个小老头模样的人了,而且刚才还从紫水球里狠狠的瞪着我看,那眼神我就是闭上双眼都还能感应得到。那种眼神是一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

房间里本来就是十分安静,我甚至都以为这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了,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这个老妖怪还是会随时出没的。

“化尸水。”兰兰脸色一变,我看到她的脸色都白上了几分。我此时无暇去询问兰兰那是什么东西,我把注意力看向了宫弦。

“唉,还是没有,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是属于什么样的状态,只是现在离他们失踪也不还不到24小时,报警也不会出警。”大明已是一脸的焦急之色,慢慢地说,“林梦,我先帮你开一间房,你先住下来,我与小功再回去找找他们。”

我详细把两次感觉到有人要附体的事情,细细的告诉的宫弦。尤其是在磨盘山山道上的那一次,还有就是一路从磨盘山回磨盘镇的路上。我的身体差点成了一个冰冻的人,这件事情我更是很详细的告诉给宫弦。

“林梦,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吧,住到哪一天腻了再回城里好了。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

“怎么着魔?”我问。

我想了想,安慰她说:“王太太,你别再责怪欣欣了。其实我们店里的东西确实有些……不干净。这样,我再去调查一下,在调查清楚之前,你们都别动她的雕像行吗?”

明知道我应该离开这里,但是我还是想听下去。

我现在一听到陆雅这个甜甜的声音真是脑袋都要炸了,这陆雅平时都没事可做是不是,有事没事就来找我。昨天才刚刚闹了那么一出,今天来找我,我反正是不会相信有好事。

我揭开盖子,发现是一碗鸡汤,正准备用勺子盛一点出来喝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人参。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手里的勺子也放了下来。

我清楚的看到陆雅的脸色一白,估计和我猜的应该八九不离十。

可是我却不这么想,因为那个尸体,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空洞无神的眼眶,对着我死死地盯着。

只听他说道:“听说这个黑雾迪厅呀,可以满足人们的愿望,就是让你可以看到,已经死去的人。”

这一会我对的士师傅,那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刮目相看了。

就这样,我与这个恶灵就你不动我了不动的一时间都各自安静,其中我还不停的呵气,我是真冷,这点倒也不是装的。

电工又看了我几眼之后,离开了房间。在电工走后,我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取出充电器,就要给手机充电。

他怎么来了?

短暂的寂静之后,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时候不仅是夫人的哭声,还有就是华先生的声音:“你们快开门啊,你们是客人……我们才是主人。你们难道要违背主人的意愿吗?”

“朱咏飞!”我厉声尖叫起来,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我有所动作,那个骷髅就直接伸出了尖利的手指,在我的手臂上狠狠一划。

小淘来到我的身边,很是气愤地跟我讲起了昨晚的这一起事件。

有的是被车活活拖死的。但是被车拖死的总是在监控的盲区,根本查不出来是什么人所为。有的是被人将木棍或者沙土、水泥等异物灌入动物的五官中,使它们活生生的憋死。当人们发现时,无不例外的都是七窍流血,死状惨烈。

现在,养宠物的人基本上都不敢易趣宠物带出去。有许多人发现,宠物在家里呆着都没有事,但是一到了闹市区,就会以各种状态发狂。然后攻击周边的人,以致于只能被市民活活打死。

这个客户在我们家买了一支钢笔,他说他的钢笔,时好用时不好用的,所以给了差评。

“没听到我说话吗?”

会不会是我被某一个鬼魂给看上了,他想借助于我的身体而占有我的灵魂,让他的灵魂住进我的体内,通过我的身体来实他的目的。

好在随着我的走动,那种后背被人触摸的感觉就减轻了许多,再随着我的来回走动之后,那种后背上有人的感觉才消失了。宫一谦看了我许久,才说道:“我跟她只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已,你别多想。”

我没想到宫一谦反应会这么大,我忘了他本也是挺骄傲的一个人。

看着杨美玲一本正经的模样。我还是果断的当做什么也不清楚,已经做好了牺牲脸蛋的准备。就一边看着杨美玲在我的脸上涂涂抹抹,还有这一桌子玲琅满目的化妆品。

宫一谦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不知不觉走到了他的车前。宫一谦把我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很绅士的帮我把门给打开了。我礼貌的对他说:“谢谢。”

就像宫一谦说的一样,里面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不然不会一直动,就是我单单看着眼前的这个一直动来动去的行李箱。

此时我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了,若是晕过去可能是饿晕的吧,我还有心情调侃自己,我在晕过去之前隐隐听到宫弦着急的声音,“你等着别动,回头还得寻你问话。”

我笑笑,难得的他那么好说话,我就顺着他的意思走绝对没有错。

应该是落在外面了吧,我连忙喊了一声:“兰兰,帮我拿一下浴巾。”

可能是我刚刚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点,我连忙对丹凤说:“没有没有,我刚刚只是看到这个花瓶太漂亮了,所以忍不住的就跟花瓶说话了,其实我也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宫弦与心情都好时,我们两人会如新婚不久的新人般的如胶似蜜。偶尔闹闹小矛盾时,宫弦又是如风般的不告而别,失踪数日也见不到他的人影子。

“林梦,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用玩笑来说事,别人还好,你的差评那可是要命的啊,你觉得我会拿这件事情来跟你开玩笑吗,就是你愿意,我还不敢呢。这种事情做了可是要折寿的啊。”

“这样啊,小米,那我赶紧去看看。说实话我还真的是一直刷新客户端的,为何会出来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原因出在了哪里,好在小米你够哥们,帮我看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啊。”

宫装女子不停的求饶,让我也为难了起来。我看向张兰兰,她常常超度魂魄,应该会有较好的解决办法吧。

大明不语,他也无话可说了,这个险他也是不敢冒的,不能因为他的这一份侧隐之心而让日后的人们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这相坑可以说是万人坑也不为过。里面的尸体用什么工具都无法数得清楚。

我有些懵,都被人议论成这样了,还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吗?

果然,都没等宫弦继续哄骗,妹妹就说道:“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死了,也一直都是这样的,怎么能够变成别的样子呢?再说了,你不也是维持这样吗?”

我得意地冲着他伸出舌头,挤眉弄眼的做了一个鬼脸。

宫弦见我出言就是回家,他对我露出了的抹温柔的眼神,没有拒绝我的要求,直接把我跟张兰兰送回了宫家。

回到了宫家,看着这一切都没有变化的宫家,就连卧室里还保留着我离开时的模样,我一时间百感交集的看着宫弦,发现他正一脸柔情的看着我。

我扫了一眼我的周围,这里是监狱,想来冤死的人不少。整个监狱里随处可见四处飘动的小鬼。他们有的还没有到投胎的时辰,有的不知为何不愿意去投胎。时间久了,整个监狱里随处都可见到许多鬼魂。

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问题。

晚上,宫一谦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宫弦,想到宫一谦现在的行为,有些瑟瑟发抖。宫弦抱着我,对我说:“别害怕了。”

奇怪的是,他虽然将自己埋在冰里。但是他的额头上见冒出了颗粒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淌下来。我也不知道他是热的还是冷。更不知道他额头上的汗珠是由于他身体发热而淌下的汗水。还是被他融化了冰霜流出来的冰水。

我知道张兰兰说得没错,可是我的心中还是为宫弦甚至是宫一谦担心着。但我看到张兰兰那又疲惫的模样,心中更加不忍心了。张兰兰都是因为我而陷入到如此地步的。

十字架还在眼前,那个只剩上半身的人还被悬挂在上面,而那个人还带着一副惊恐的面孔。

我连忙摆摆手说:“宁愿饿死,我也不愿意吃这种东西。”

“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我喂你自己身上的肉给你吃。把你的嘴巴给堵上。”

张兰兰嘿嘿嘿的对我笑。倒是也没有再说话了。

本以为这样可以吓住老板,而且也想让老板看在是自己儿子的份上。别让他娶一个二婚的老婆,重新找一个人。

我对着张兰兰翻了个白眼说:“你就想吧,老板过来啦。”

老板迷着眼睛笑了笑,对我们说:“我本来想直接把你们带去我儿子的房间的,但是转念一想,你们要是不乖,就会给我造成很大的麻烦,所以我打算带你们过来看一看。如果你们要是不听话,下场就是变成他们这样。”

老板用一副看傻瓜的表情看着我说:“当然是离得近,更方便我儿子萃取你们人类的灵魂了!”

张兰兰解释到这一步,我已经大概听明白了。我问道:“所以你们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让你儿子把他们的灵魂给吃了。”

老板猖狂的大笑:“人都是会有一死的,等我们把我的儿子给养起来了。就算下了阴曹地府,也不用担心了。”

这时候我便开始有些不解了,刚刚将草药接过来的人是张兰兰,现在将它远远丢出去的也还是她,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戏?

正当我看得入迷的时候,忽然啪的一声,将我的注意力拉回到桌面上来。

我低头去查看,想来刚才啪的声响,估计是那个男的将它扔到桌上的发出来的。

我厌烦的觉得心中不爽得狠,于是以去卫生间为由先离开了他。

后来听管家说,宫一谦出门口,连车也没开就直奔原来常去的酒吧了。他和陆雅尾随而去了,只是不敢离的太近。宫一谦进了酒吧后,过了一会儿她才进去了。一进门,就看见宫一谦坐在角落里喝着一瓶朗姆,直接对着瓶吹,杯子被他扣在桌子上了。

本来只是一缕缕的黑烟的,随着所有的花蕊都冒出了黑烟之后,这里本来还很清雅的山谷,很快就被这些黑烟所笼罩了。而我也的身体也在黑烟层层包裹起来。

如此这般几次,我发现我身上的怨气越来越大了,到底是谁想这样折磨我,要让我死也不给我一个痛快。我是越起越气,越气我的怨恨就越大。

当我觉得我的怨气已经大到我就要大声的狂吼起来时,我眼睛中忽然看到从我的体内往外溢出一些雾状的气体。

因为那种感觉太过于真实,由不得我都不相信刚才的经历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这一次都来到什么地方啊简直就是来到了鬼窝里。

兰兰说我是做梦。我也只能把它当做一场梦了。我也宁愿它是一场梦,毕竟这样我们还算是安全的。

张兰兰的话顿时让我泄了气。我差点忘记了这段差评的事情。

“梦梦,我给你半分钟的时间,一定要把张兰兰搬下车来。”正当我努力的想要把张兰兰弄车来时,耳边传来了宫弦的声音。

难道不是吗,我心里直叹这个世界的稀奇鬼怪的东西还真不少。心里才想到不会这一次如此莫名其妙的来到此地,跟这个怨魂鬼煞有关吧

我虽然不怕鬼了,但是僵尸这种东西总是能让我莫名的看一次怕一次。我也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

头昏脑涨,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我的大脑一片混沌,冷不丁被她踢了一下。这女鬼五指成刃,险些就要划破我的脸蛋。

将女鬼狠狠的阻挡在我的外面。渐渐处于下风的女鬼突然间爆发出了一阵阴森恐怖的笑声,尖锐的声音以着一种高分贝的频率回荡在这个小林子里。

我用手挡住的同时开始对着宫弦就是一阵破口大骂:“宫弦你这个没良心的男鬼,关键时刻总是不知道你人去哪里了。”

“林梦,你走的方向不对,应该往反方向走。”正在极力与体内的欲望对抗的时候,我吸到了大明提醒我的话,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似乎是附在我的耳边说得,甚至于我还感觉得到耳边有一阵阵的气息,感觉上就像是有人正贴着我的耳朵对我吐气。

“那我先去沐浴了,林梦你先联系一下客户吧。”张兰兰伸了一个懒腰便懒洋洋的走向其中一个卧室,我‘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将门锁又检查了一遍才将胳膊上挎着的包包拿到手里,从里面找出手机一边搜索着客户一边走向自己的卧室。

不过看到游离魂他们那么高兴的样子,我也替他们开心,也真心的祝福他们能够有一个好的开始。

可是人家凭什么就听宫弦的话啊,而且宫弦他又哪儿来的自信,别人会听他的。

我的话音才刚落,就看到张兰兰一副戒备的神色看着我:“怎么?这才没两天就想赶我走了?我告诉你,没门!我能不能完成任务可就靠你了,好姐们,不能在这个时候丢下我啊!”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楼梯口,左顾右盼的确定了宫建章以及他的帮手们已经不在了我才放心。

我假惺惺地笑了笑,对蓝先生回话:“兰先生,您真是太客气了,我当然有时间我也乐意陪您一起去,毕竟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跟我们家卖出的宝贝有关,理所当然我都必须要陪你走这一趟。”

刚才我听到了蓝先生跟我说,按照以往的经验,去到了黑雾迪厅后,必须要呆到了午夜零点以后才能离开。

午夜零点,这是一个很敏感的时间,是两天之中的交界点。每年的鬼节,百鬼夜行的时刻,就是在这午夜零点开始进行。

不管怎么说,好请假总是好的。

张兰兰不在房间里了?我整个人瞬间就惊醒了,连忙坐了起来,刷牙洗脸就推开了门。外面围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手中抱着一些文件。杨美玲则是躺在床上,眼睛紧紧地闭住。

出了房间,张兰兰已经将那把雨伞翻来复去的看了很久。不仅如此,她还取出了一把大镜,一点一寸的在雨伞上仔细查找着什么。

听到张兰兰的这句话,我更是欲哭无泪:“兰兰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找不到别人了。我还年轻,我还不能死。”

何苦还要欺骗秦怡的老公,说我们是她表妹,还淋了雨。

我摆摆手,对宫一谦说:“你先吃完饭我再告诉你。”

说完以后,我对宫一谦摆出了一个血腥的微笑,然后冲进了洗手间,又是一阵狂吐。

我见宫弦没有爆发,连忙说道:“什么叫我这个恶毒的女人,我怎么恶毒了。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就操控我的人生,而只要我说一句我不愿意,或者做什么事情,你就开始说我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宫弦,这个世界哪有这样的规定?”

说完他就疯了似的跑出去,我被他的一番话吓得云里雾里的,也追了出去。休息室里,只见同事拿着一把水果刀正在切西瓜,看见我来了她停下动作,朝我挥了挥手。

但那个客服怎么死的那么蹊跷啊?一个差评而已……仅此而已!就让他客死异乡了,想想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