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洗花沃雪 第100章:敏而好学

洗花沃雪

金枝sh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338

    连载(字)

1338位书友共同开启《洗花沃雪》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0章:敏而好学

洗花沃雪 金枝sh 1338 2019-09-02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任何强烈地气息冲动,也没有什么杀气,就好像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只不过是有强大的气力聚集在拳头上,气势上比较吓人罢了。

塔顶呈圆形,能站人的地方只有左右两侧的凸起处,秦寂言站在塔顶左而,风吹得衣袍飘起,景炎则站在右侧,正好秦寂言帮他挡住了风。

他居然中计了?

实在是急得不行,封夫人才让人把顾千城叫醒。

“我背你。”秦寂言想也不想就道。

顾千城差点被他压趴下了,勉强站稳后,拍了拍唐万斤的肩膀,安慰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在呢。”

“你有什么法子,保得住楚世子的世子之位?”老太爷没有发现,他又被千城牵着走,忘了追问千城,为何要挑起这件事。

光有几分聪明和几个打手有什么用?

山顶部分一点一点亮了起来,很快就汇聚成一个字。

“武定,”顾千城犹豫不晌还是开口道:“你和暗卫去寻寻看,说不定能在路上遇到秦殿下。”

“可是,姑娘你这里怎么办?”武定倒是想去,可他的职责是保护顾千城,要是顾千城因此出事,秦王殿下不会放过他。

手上的线索太少,两人能想到的有限。

“顾贵妃那个女人手段粗暴,你在手上不会吃太大的亏,不过……别想着算计她,皇爷爷对她不同。”秦寂言这话说得很直白了,他就差没告诉顾千城,顾贵妃能在后宫横行,全是老皇帝为她护航……

而在顾千城与景炎说话间,林琳陪着顾千梦换了一身衣服,在林琳刻意的交好下,顾千梦和林琳的友情迅速升温,两人很快就成了可以交换小秘密的好友。

这就是大夫与普通武者的区别。顾千城是大夫,她清楚人体每一个薄弱之处,知道怎么出招才能以最小的力气,造成最大的伤害。

这些家具,都是按赵王府新房尺寸打的,选用上好的紫檀木,价格不菲,甚至有价无市。当然,打家具的木头,自然不是顾府出来的,而是她母亲的嫁妆。

“童姨,我就是再大也是童姨眼中的孩子。”前提是你不算计我,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晚辈,而不是和德妃一样,只看到我身上的可以利用的价值。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秦寂言默默地收回眼神了,沉默地将棋子一个个放回棋盒。

不过,顾千城几乎可以想到,就算老太爷说了,这份功劳也不会落在承欢和言倾身上,老太爷怕是要用别的法子取得这份功劳了。

“皇爷爷,我没有往心里去。”被凤将军恶人无告状,秦寂言脸色很不好看。

好在承欢几个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怕,承欢还恭维的道:“封大人真贤惠。以后谁嫁给封大人,谁就幸福了。”

早知秦寂言这般倔强,这般傲气,他必不会让秦寂言去跪宫门口,昨天……他不过是想灭灭寂言的威风,他根本没有想过废了他的皇太孙之位,可结果呢?

“老臣无能,没有查到他们与宫中人来往的证据。”凤老将军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他没有查到并不表示没有。

虽然也是破了案,可和他们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是官差太没用,实在是刺客太狡猾。京城人口七八百万,要从七八百万人中找两个受伤的刺客实在不是一般的难。

顾千城能猜到季诺为什么把她推出来,她会好好记住季诺“这份情”,要不好好回报一番,她这个“顾”字就倒过来写。

黑衣人一冲过来,却是去杀攻击他们的武者,同时还对暗卫与亲卫道:“你们保护好顾姑娘,这里交给我们。”

四对二,暗卫在人数占了上风,再加上忍者看到局势对自己不利,也有些慌了,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被暗盯上了。

至于老皇帝对他怀疑和捧五皇子打压他的事,秦寂言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你确实是失职。”秦寂言一脸冷酷的说道,敲击桌面的动作不减,“仔细说一说,将消息传进宫后,你们做了什么?”

秦寂言听了一堆乱七八糟,没有重点的话,很是不快,可看总捕快一副吓傻了的样子,便知再问也无用,随手指向总捕快身后的人,说道:“一个个都说清楚。”

“呵呵……”顾千城听罢,冷笑,“暴露了吧!”

顾千城叹气,也不指望顾老太爷了,反正不用继续跪就好了。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先太子擅弈,无数人赞先太子擅弈、擅谋,胸有天下!

这态度,一如当年秦寂言还是秦王,荣王世子还是那个风光无限、不把秦寂言放在眼里的荣王世子,

却不想,他这个皇帝侄子了,对他们已经失去耐心,根本不愿意圈养他们。

顾千城轻轻一个跃起,就轻松地用手中的铁链,缠住了跛脚男人的脖子。

这几天的囚禁,虽然自己只醒来了两次,可顾千城一想起仍旧背脊发寒,寒毛竖起,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当然,庆幸的是他们也没有寻找到尸体。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暗风楼那几个杀手,虽然对秦寂言不重建暗风楼有些不满,可因为秦寂言的身份,他们也不敢放肆,秦寂言交待下来的命令,他们就是拼了命也会完成。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一共有几道石门?”长生门的人在算,顾千城并不需要跟着熬,她休息得很好。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不用算了,是十个九。”顾千城毫不犹豫的,将手按在十个九上面。

她虽然会处罚不听话的小丫头,可从来没有见过血,更没有杀过人,顾千城就这么,在她面前杀了两个人,好可怕!

而此时,顾千城已经逼近顾国公,面对吓得双腿打抖的顾国公,顾千城勾唇冷笑,将手中沾身的刀子,在顾国公的衣服上慢慢擦拭,好半天才停下来,将刀子抵在顾国公心尖:

“这么拼命,为何不再求本王一下。”秦寂言很不满,可他一向内敛,即使不满也只是放在心里,并没有表露出来。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除了找到顾千城所说的凶器,还找到了一件血衣,衣服被埋在树下,被这位细心的官差发现,给挖了出来。

“是。”来人虽然觉得挺可惜,可不敢违背秦寂言的命令,拿着东西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又听到秦寂言道:“给顾家介绍一个状师。”

保皇党在心底默念,太后党也不忍直视,别看太后看上去年轻,可她的年纪足够当秦寂言的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计较,实在有失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