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怨长相思:第46章:擗踊号叫

谁怨长相思 作者: 冰玫雪糕

就算许了的手下,杨书华都未必肯,让出这此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都很难熬,尤歌和佟槿都无法预料容析元要去哪里,在哪里停下来,直到半小时过去……

“可是大叔,你的表情却告诉我,你不觉得它可爱。”尤歌一不小心又说了老实话。

尤歌对着远去的背影,默默地说着“谢谢……”

敢如此对容老爷子说话的人,真的不多,以前是有个容析元,现在多了个尤歌。

情。

许炎一走,龙晓晓立刻拉住尤歌问长问短,尤歌现在却不能将自己的实情相告。来这里上班,她只想被当作普通人。

谁说人家郑皓月和容析元关系不好了?人家亲口说了两人在公事上依旧会保持默契,那就是表示郑皓月是站在容析元那边的。什么要换人接手宝瑞,首先就过不了郑皓月那一关。这个女人,她只认容析元。

“陈楝?”

可是,他紧锁的眉头却彰显出他内心其实并不平静。在知道尤歌叫了男公关的事之后,容析元本来就憋着一股火气,但他知道她是在赌气,于是就想着是不是该打个电话说点什么,至少该警告她不准再做出格的事。

不一会儿,这艘豪华游艇就缓缓启动,驶向大海去。

霍骏琰也说不清楚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两次帮了龙晓晓,还揪着她说的话不放,就像是个小肚鸡肠的妇人一般。

“……”尤歌在自动脑补那个画面……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牵了一大群狗狗去散步,那该是多么壮观啊,但也够他头疼的,可以想象他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郑皓月的反应,容析元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迷人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俊脸神情依旧是波澜不惊,淡淡地睥睨着她:“你可能搞错了,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只是将这个决定告知你而已,我今天就要带走尤歌。”

容析元神情庄严肃穆,认真而又慎重地点头,缓缓将尤歌的手握住,握得很紧。

“什么?”尤建军连连摆手:“这不行……宝瑞已经是国内最顶尖的珠宝品牌,可我们还要去向同行买珍珠,真是太没面子了!”

在这之后,果然容析元没有食言,时常都会下厨做饭,并且每次还都不忘炖上一锅补汤。

这肉有点肥腻,尤歌凑在嘴边,还没吃进去,忽地感到一阵不舒服,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翻搅,下一秒,龙晓晓就看见尤歌冲进了里边。

男医生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翎姐发觉容析元今天好像有什么喜事,她也跟着开心,温柔的目光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情愫。

这笑,多阴险呢,怎么可能是真的关照?

许炎像是早就准备着一样,伸手稳稳地接着尤歌的身子,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难道容析元真的这么死了吗?

草坪上有三三两两的人们铺着垫子坐着躺着,尽情享受着大自然带来的恩赐,这令人心旷神怡的环境,在大城市里太难得了。

远处角落里,还有人在注意着事态的发展,似乎是难掩喜悦之情。

“喂,需要我帮忙吗?”许炎这话是对容析元说的,因为看见尤歌很吃力。

6点过10分,赫枫的手机响了,来电是容析元的手机号码。

容析元要去,霍骏琰没有拒绝,他也没办法拒绝,脚长在容析元身上,况且尤歌还是他老婆,他有充分的理由去。

尤歌站在距离他一米的地方望着,涨红的小脸露出一丝试探:“喂……你……你没事吧?”

“喂!容析元!”尤歌大惊,冲过去抱着他的脖子惊慌地大叫。

“就凭我是你老公……我只需要去跟入境管理处的人说一声,身为我的老婆的你,近期都别想去香港了。”

她的真心换来虚伪,她不明白为何世界如此复杂?人的真面目为什么那么可怕?

容析元在那边也能看到,笑得嘴角都抽了,同时也更想念家里这两个宝贝。

离开这个小岛,下午又该去另外一个岛,距离这里很近,也是往南面行驶。

容析元将当时车里车外发生的一切都仔细讲述,告诉许炎每个细节。

尤歌也笑了,柔美的脸蛋上勾起一抹明媚:“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来,是接我孩子的父亲。”

偏厅里,唐虞梅被尤歌惹得恼羞成怒:“别以为会耍嘴皮子就行了,你就是说得再怎么大义凛然,也改变不了你父亲当年狠心杀人的事实,他该死,你们全家都该陪葬!别跟我说什么天网恢恢,我下半辈子就算孤独终老,也与你无关,尤兆龙死了,就是我最高兴的事!到是你,你还要想跟我儿子在一吗?你就不怕你父母在天之灵无法原谅你吗?不怕晚上做噩梦吗?不怕对不起他们吗?”

“大叔,等等……”尤歌忍不住追上去,拽住了他的胳膊,略显焦急地说:“这都快九点了,你是工作太忙吗?”

但现在至少是在打针之后不久就开始退烧了,尤歌的担心可以少几分。

尤歌此刻真想爆粗了,唐虞梅这边三个人,许炎一个人,还赌看谁敢开枪?

“我知道这几天不可以,我只是想现在稍微收回一点利息。”他说话的声音变得很沙哑,明显隐忍着**。

“呵呵呵……尤小姐啊,贵公司能请到你这样的人才,真是太有眼光了。不仅长得水灵,还年轻有为,看来我们这一批人还需要跟尤小姐多多交流交流,互相促进,互相学习嘛……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应该庆祝庆祝。”罗永昌厚着脸皮,就是不松手。

如果只是突然而来的照片,尤歌还不会傻到去相信,可关键在于前边很多事成了铺垫,尽管尤歌在当时相信了容析元,但当照片摆在眼前,一切就像是埋在身体里的地雷,轰然爆炸!

世界如此复杂而可怕,她怎敢失去主张?她好像永远都站在悬崖,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但这又如何,别以为这样就能融化她的心,她现在可不会再吃那一套!

璇宝贝缩了缩脖子,肉嘟嘟的小脸露出一点害羞,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容析元,犹豫不决的,最后还是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尤歌和许炎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他没回答,而她也在观察着他的表情,只是这夜晚光线不明,她看不真切。

“我爸就那样的脾气,你别往心里去。”许炎皱着眉头,凝视着尤歌略显苍白的脸。

寒酸也好,穷困也罢,尤歌已经坦然接受现在的自己,起码不会看不起自己,不会自卑,不会自艾自怜。她很清楚,现状不过是激励她努力的鞭子,就是要这样的过程才可以让她更坚定自己的方向,更坚定要凭自己的努力成为人生的赢家。

心?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啊……”郑皓月泫然欲泣的眼睛里含着隐隐泪光,心情更是不平。她看到了容析元抱着尤歌的那一刻,她当时竟不敢过来,只有装作看不见,才能维护自己的尊严。

尤歌立刻收回了视线,装作若无其事,可她心里却暗暗骂自己不争气,都四年了,还在对他旧情未了吗?当初她只是懵懂无知,不明白情为何物,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以前她是喜欢容析元,所以才会对他那么依赖。而现在,她重获新生,怎么还会被他迷惑?绝对不行!

眼前的男人是……

=========================

渐渐的,沈兆也变得很忙了,有时几天不见人。负责照顾尤歌的佣人也开始漫不经心,只因为连老板都不曾来过了,佣人当然就觉得老板不再理睬尤歌,觉得她只是被抛弃的一个玩物而已。

尤歌的心也在狠狠地撕扯着,不曾愈合的伤口在滴血,感受到容析元似乎不是要用强,尤歌稍微冷静了一点。

这男人生得五官精致,脸庞光洁白皙但却不带脂粉气,是真正的养眼而非只是第一眼帅哥。乌黑的中长发茂密柔亮,略细的双眉之下是一双多情的桃花眼,足以让女人轻易*。他穿着白色衬衣,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