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烂漫时:第20章:不畏强权

青春烂漫时 作者: 安北陌

半睁着兔子眼睛的芽芽一见是她,抽泣几声,叫了一声“麻麻……呜呜……”便一把将她的脖颈抱住。

悄悄躲进洗手间里深呼吸的时候,她直觉那不争气的眼泪就快落了下来,若不是强撑,她当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从洗手间里一次次地出来。

那时候她的心乱如麻,本以为他多少会追问,可是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只是好一阵沉默,然后才突然说道:“没有关系,你也好久没有回去,待到你想回来的时候,随时给我一个电话就行。”

原来是夏芷柔……裴淼心咬了咬唇,她虽然早不想与那家人再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尤其是她刚刚已经排期准备与曲臣羽结婚之后,则更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再生出些什么事情。

那么,有什么账号和密码是与她有关,而又没有其他多余的人知道的?那既然是个日期,那他到底会拿什么日期最为开端的登陆账号?

裴淼心的耳朵边“嗡嗡嗡”的,也就是说,自己苦心设计了这么多日,废寝忘食盯着工厂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将宝石镶嵌好的项链,最后都是为了夏芷柔了。

陆离放下碗,“嘿,我说你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可是你表姐夫,你不帮着我也就算了,不带这样挤兑人的啊!”

曲家的大宅子里,她莫名就与二老扯上些不快,曲母再一气怒,现下更是不愿收手,就是要跟她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到底,弄得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那就五分钟!五分钟好不好!难道我们之间这么多年情分,到现在连这五分钟都换不来?!”她站在原地看他越走越远,红着眼睛,轻吼出声。

“是,可是,裴淼心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你知道耀阳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这些丑闻爆发的起点都是从那天夜里我无意出现在那间酒吧开始的!原先我也只是觉得奇怪,那些男人怎么会像约好了似的全都出现在那里。可是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其实全都是耀阳他安排好的!是他,早就已经查到那些男人的存在,故意在那天夜里将他们约到酒吧里,先打击我的自尊,害我慌张,再一波一波炒起了后来的新闻!”

这件欧式蕾丝边的围裙最是麻烦,居然连脖颈处都有装饰纽扣。

他一看那情形,心底便是沉闷一疼。

已经完全铺洒在大床上的暖阳,将曲耀阳那拥有着小麦色健康肌肤的紧实臀部衬得格外诱人。

她拿起桌子上的东西转身走出花园,给裴淼心打了半天电话都没有人接,等到旋身走进客厅的时候夏芷柔竟然就等在那里。

曲婉婉忙不迭得点头,“我肯定不会瞒你的,你放心吧!”

“现在你是‘玉奇’最大的老板,就算是以前的同事,他们也是给你打工的,他们有什么资格谈不愉快?该留的留,该炒的炒。”

曲耀阳那一刻确是大脑空白得很,理不清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本能地听到她说那些话后,脑袋充血,立时就跟着跑了出来。

裴淼心的脸一红,“哦,那个啊!其实就是一些准备作废的设计图,因为觉得有点可惜,所以才又拿出来改改的。”

“哦!”

独自一人对着暗夜沉默了半天,等到眼泪也流得差不多的时候,才哽咽着将电话接起。

“嗯?”曲臣羽歪头,看着她的眼睛。

裴淼心提着睡裙裙摆靠近,刚刚伸手准备将窗户拉关上,却正好看到小花园的外面,道路的两边,一点红红的星火,在那燃了又灭。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我站不站在这里似乎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

裴淼心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黝黑的大眼睛里面满是错愕,怔怔望着身旁一副桃花相的年轻男人。

“……我跟她之间的误会很深。”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已经不想要同曲耀阳把话再说下去,她直接就挂断电话并关机。

“我怎么没有?”曲耀阳咬牙切齿,“裴淼心你是我的女人!”

“是么!哈哈,什么女人?如果曲大总裁你还记得的话,我们早就离婚了,早就!”

这一声喊,喊完了裴淼心瘦弱的身子都开始隐隐颤抖。

他知道她喜欢他爱着他多年,只是他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漂亮又倔强的女孩,会一直为他守身。

“今天你说你要跟我离婚,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其实你不是不喜欢吃全是素的菜,你只是不喜欢吃我做的全素菜!”

裴淼心长这么大,不是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从前裴家还没没落的时候,他们家在本城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可是,时移世易,也是这样的场合,周围这些冷漠的,时刻准备看她笑话的人们,其中也有夸过她的。

曲母的话说得慷慨激昂,抓着曲耀阳的手却是用尽了权利。

……

他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先闻闻是不是好东西。”

夏芷柔用力推开半个身子摔扑在她身上的裴淼心,吃痛捏着自己的手臂仰起头来。

从心底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的疼几乎让她说不出话,却还是瞪大了眼睛看他,“耀阳,我不是故意推她……”

低了头再去看地上仍然怔得有些出神的裴淼心,“还有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蛋!谁再做这种无聊又幼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站在客厅中央的曲母,望了望主卧,又去望面前的儿子。

“妈,我知道这么些年您过得并不容易,就像过去那几年的我,过得总不如意。如果爸爸想要‘宏科’,那就让他来拿就是。我知道他私底下见过‘摩士集团’的梁冠东的事情。如果爸爸已经不再相信我了,打算用他手上的股份去支持梁冠东,赶我下台。我也……悉听尊便,这么多年,我真是累了。”

她点了点头道:“其实,当年我是不小心,从臣羽那里知道你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可是我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只是隐隐约约对这个人还有些印象,而且,当年为了同你离婚,我也用这件事情去威胁过你爸爸,所以后来,他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些什么,可结果还是欣然同意。”

只是这件事情的利害关系非同小可,她之所以一直不提,也是害怕此事会因生活作风等等,牵涉到曲市长,从而毁了整个曲家。

可是,大笑着的裴淼心早就没了踪影,与他错开身子光脚奔出去的时候,她只是笑弯了腰道:“大叔,我肚子饿了,快做饭给我吃。”曲耀阳心照不宣,“陈行的消息果然灵通,可是现在国家严控房产性质的项目审批贷款,即便是‘宏科’,也不好贷啊!”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王燕青对着镜子擦口红,弯唇的时候笑得意味深长,“会里的活动我自然会去参加,尤其是这一次由裴小姐主理的公益活动。”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此刻的曲耀阳,下身只围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光裸精壮的上半身甚至还有些水迹,没有擦干净。

“没有,是我做错了,或许从一开始做错事情的人就是我。”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妈!妈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同您说过了,嘉轩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和地位才跟我在一起的,我爱他!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两人一齐回头,曲臣羽到是开口:“谁在那边?”

她突然就闭上眼睛哭了,曲臣羽只当是她难受过了头,只得轻声安慰着。

赶忙后退了两步,果不其然看见皱着眉站在走廊上狠狠望过来的曲母。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今天,他头太晕了,心痛如绞,只觉得心底一直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东西沉沉地压着他,压得他喘不过气。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独自躺在床上,曲耀阳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觉。

曲耀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只是沉默着道:“婉婉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终究不会明白。”

电话里的声音极轻,直说:“曲太太你现在方不方便说话?我跟你说,李太太那里又搞到一批新货,这次的比之前哪一次的都好,你要不要现在就过来……”

夏芷柔的心下一片荡漾,忍不住伸手搂住他的肩头,试图从这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

那强行抱她进来的男人一声冷哼:“原来你也知道疼!刚才打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嗯?”

卧室里的姐妹团听了都是狂笑,裴淼心也忍不住笑得东倒西歪,开心得像个孩子。

“我有做,只是吃完了,所以才没有东西。”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