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烂漫时:第24章:纶言如汗

青春烂漫时 作者: 安北陌

“事实摆在面前,本王赢了你是事实。”秦寂言心情大好,主动收拾棋盘,黑、白子一个个稳稳的放入瓮中,玉石做的棋子相互碰撞,发出短暂却明快的声音,就好像秦寂言此时的心情。

诚如长生门的人所说的那样,距离第一块石门一米远,还有一道石门。虽然有些距离,看不清楚上面的具体数字,但足够他们看到,里面那块石门同样刻着数字。

在北齐人看来,他们的退让就是懦弱,就是无能,就是可以任意欺凌。他们越是退让,北齐要得就会越多。

“你认识方向吗?”顾千城站在洞口,左右张望了半天,也分不出东南西北。

前哨四处查看,任何一点小细节也没有放过,很快就让他们发现,西北方向有几簇雪花散乱,抬头往上看,发现树枝末梢像是被人蹭过一样。

“这么要强,你在顾家是怎么活下来的?”秦寂言略略松开了力道,却没有让顾千城下去。

“周王。”淑妃的儿子,也是年纪最大的皇子。

周王和赵王绝不乐意看到秦寂言回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永远留在路上。

来了,就别想轻易离开。

拿到药方后,秦寂言并没有立刻让人配药,而是让太医局的太医与君亦安一起,辨证药方的真伪与效果。

据她所知,秦云楚那几个弟弟都不是省油的灯,秦云楚也就是命好,是赵王府的嫡长子,赵王才会请立他为太子,要论才能,秦云楚根本没法和他的弟弟们比……

刚开始顾千城还能说,秦寂言可能是被什么人和事拖住,可两个时辰过去了,她着实无法再这么安慰自己。

不用想也知道,顾千梦肯定是想用落水的招术,引某位公子英雄救美,如此一来,对方与她在人群下有了肌肤之亲,不娶她都不行。

当然,除此之外老皇帝对顾家也是有惩罚的,毕竟顾老夫人挖武芸的墓是事实,要不做出惩罚就是顾千城愿意,文武百官也不愿意。

“谁告诉你,朕要立后?”秦寂言本就为这事不高兴,现在唐万斤再三问起,无疑是撞到枪口了。

“不算是。”这种事瞒不了,顾千城出去后,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景炎也不打算瞒她,“倪月坑杀了我十五万大军,我要杀倪月。倪月为了活命只得依附秦寂言,怕秦寂言五年后不管她,所以她提出要求,请秦寂言立她为后,并昭告天下。”

老夫人发号司令惯了,逮到机会就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三个儿子习惯了,至于媳妇,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和婆婆斗,尤其是三老爷和三夫人,更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耐,就怕老夫人找他们麻烦。

“你是要告诉朕,朕派给你的人,比不上顾千城?”皇上怎么能不恼火,这是削他的面子呀!

和秦寂言相反,老皇帝却乐得狠,最后一局,还欣慰地拍了拍秦寂言的肩膀:“不错不错,寂言你的棋艺进步。”

脸、手脚等露在外面的肌肤,暗黄没有光泽,嘴、耳朵处有泥,五观微微膨胀,轻易便能辨别身份。

他不需要北齐人配合。

摘星楼的密室不难找,通道就在后院的厨房里。

他们,他们……倒是想出了几个法子,但却不敢保证皇上会采纳。

就像是为了打她的脸一样,她的话音刚落下,就传来顾千城凄厉的叫声,“不……不,我的孩子,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来人呀,快来人呀!”

“什么声音?快,通知大人,有人劫狱。”天牢的官差虽受了惊呼,可没有乱,他们快速冷静下来,只是……

“朕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秦寂言是笑非笑的看向封似锦,手上的棋子也没有停下来,落子极快。封似锦不得不收敛心神,专心下棋,不然输得太难看,秦寂言绝对不会放过他。

两人各有自己的下棋风格,封似锦没有与太上皇下过棋,他只从封老爷子的嘴里,知晓太上皇的风格,此时要仿着太上皇的风格下,不免就难上三分,秦寂言也没有催他,捧着杯子慢悠悠的喝着,让封似锦慢慢想。

封似锦想了半晌,谨慎落子,正准备端起手边的茶喝一口,就见秦寂言已落子,又轮到他下了。

至此,顾家老夫人一行人,来虚庾庵的算盘全面落空,他们兴致勃勃的来,结果灰头土脸的跑了回去,恐怕很长时间,那几个手上沾了人命的,晚上都不敢独自一个呆着了。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不管封老爷子是真晕还是假晕,这个时候都必须是真晕!

“你觉得朕会让他醒过来?又或者说他愿意醒过来?”太上皇站起来,转身看向顾千城。

顾千城在长生门的手里,只有景炎才能拿到长生门的地图。为了长生门的地图,景炎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

顾千城再次失踪的事,严重的打击了暗一身为顶级暗卫的尊严。要不把人找到,他这辈子……他可能没有这辈子。

他知道,他没有保护好顾千城;他知道,他让皇上失望了;可这并不是他消极的理由,不管皇上怎么处置他,现在他都是皇上的影子,他必须保护皇上的安全。

顾千城将男人拖到铁链中间,用铁链将男人锁住。

这就是孕妇,前一秒还想吃东西,下一秒却闻不得这味。这段时间,老管家和子车可没少被顾千城折磨,两人也习惯了。

能在朝堂上立足的人,都不是什么笨蛋。太上皇这个时候病重,要说这里面没有什么猫腻,谁也不相信,只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天下苍生重要,朕的祖父在朕心中同样重要。若是朕连教养自己的祖父都不顾,又如何顾得了天下苍生?”

“能,他们一定能算出来,只是需要时间罢了。”引路的人,十分坚定的告诉顾千城。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只是,这一次不等术数师们计算,顾千城就先一步算出来了,或者说她猜出来了。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她虽然会处罚不听话的小丫头,可从来没有见过血,更没有杀过人,顾千城就这么,在她面前杀了两个人,好可怕!

结果,不知是顾千城太用力,还是风遥坐的位置太好,顾千城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风遥却因为这一脚而滚了下去,因为他身侧是一个斜坡……

“我爹他……也不肯。”焦向笛亦是一脸愧疚。

这样的秦寂言,顾千城第一次看到,如果是以往,她肯定会假装没有看到,可现在……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是夜,老管家亲自给他们三人送饭菜,同时重复前一天说过的话,“怎么样,决定好了要怎么做了吗?”

而他就是最好的例子。

老皇帝没有问事情的经过,锦衣卫首领也不敢多说,免得才老皇帝多想。

“秦寂言!”顾千城气得大吼。

结果呢?

“你知道找衙门,就不知来找朕,朕哪里不比衙门强?”说来说去,秦寂言最不爽的还是顾千城遇到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别动。”再动下去,要起火了。

没有意外,盒子里面装得是活火山的地图。

秦寂言迎风而站,在灰衣人下船后,冷硬的唇线微微上扬,“走吧!”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他们跟随风遥多年,曾不止一次见过风遥发狂的场景,而每次风遥发狂,都会控制不住住,都会杀很多人!

秦殿下回来,皇上下旨训斥周王的事,更把老太爷吓慌了。老太爷清楚,这是老皇帝在为秦寂言清路,为了让秦寂言坐稳皇位,老皇帝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而且绝不会手软。

窦氏忙派人去查到底怎么回事,同时决定亲自去找顾千城,给她赔礼,只是刚走到一半就被老太爷叫走了。

老太爷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窦氏道:“去,给千城说一声,府中下人失误,让她不要往心里去,我在书房等她。”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不好了,不好了,官府的人打上来了。老大,你快醒醒来,官府的人带兵上山了,就要打到我们面前了。”

“你们继续找,我回去禀报娘娘。”领头之人果断做出决定,其他人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追去,务必要追到秦寂言的下落。

和顾千城说承欢的事,想必她不会觉得为难。

“嗯,很认真。”他想知道,在千城心中他是怎样的人。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三夫人最近掌管后院,别的事情也许办不到,悄悄放顾千城出去还是可以的……

顾千城继续往下,将盖在张渊身上的白布往下拉,可就在此时,屋外突然响起两道极响亮的声音:“小的参见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以吻为誓!”婚事一再被人提及,顾千城就是想要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这一次老太爷直言不讳的提起,让她好好想一想,就是不容顾千城再逃避,要顾千城正视现在的问题……

越打越窝火,越打越憋气,要不是呼延千霆紧追不舍,单增都想直接甩刀不干了。

呼延千霆和单增同时怒目相对,凤于谦也不惧,立于北齐的包围圈中,依旧面不改色,“我家王爷是要去皇庭,不是要攻打北齐。”所以,你们两个打什么打?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有人开口,其他人也立刻辩白:“圣上,臣的妻子,臣的妻子……臣不知呀,臣真的不知,肯定圣上还臣一个清白。”

大家在京城为官,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不说可并不表示旁人半点不知。皇上要对付他们,他们就不客气的把皇上的人拉下水。

吵吵吵……底下的人越吵越激烈,彼此抹黑也越来越凶残,秦寂言一直没有吭声,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吵到什么时候?

顾千城说得很大声,可在场的众人依旧当作没有听到,顾夫人甚到一脸和善的道:“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奶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口薄棺府上还是出得起的。”

顾千城想告她,也得要出得顾家大门。

“站住,我看谁敢走!”顾夫人怒吼,赵婆子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寻求顾千城的意见。

“不是,是长生门的人。”长生门的人已经在京中活动,秦寂言也就没有隐瞒的意思。

“长生门?”平西郡王一脸不解,明显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组织。

封似锦进来时,就看到老爷子说得兴起,而顾千城则低眉顺眼的站在老爷子面前,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可是……

“就算还有别的要求,可也不能这么高呀,六百万两我根本拿不出来。”药王谷拿得出,,可药王谷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吹来的,现在大秦张口就是六百万两,这简直是抢劫。

要离开了,才知道不舍,他想要争取一下……秦军刚打了一场大胜仗,主帅就要离开,这对凝聚军心,提高士气极度不利,可秦寂言现在不得不离开,他在这里多拖一天,京城的事就多一份风险。

“秦寂言,皇太孙……好一个皇太孙!回京?哼,我绝不会让你平安回去。”赵王一脸暴戾,明显他也是认为秦寂言此时回京,必然是为了继位。

“当然记得,我们要走那条路吗?”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以最野蛮的方式,横穿那条直线,遇山过山,遇河过河,那么艰难的路,顾千城怎么会忘记。

他大大方方带了回了。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饿个三天落在深水区,就算不能立刻浮出来,可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带上一个老管家,事情就不好说了。

“子车?”秦寂言转身,脸色微变,“快,把人拉上来。”

在道上,黑吃黑是常事,他们经常打劫过往的船只,也被人打劫过,可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高手。

“好好好,我不笑,说正事。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什么办法?”秦寂言随手端起桌上的燕窝,试了试温度,确定正好能入口,便一勺一勺的喂进顾千城的嘴里。

军汉?

“神女塔的案子并不急,你不必太有压力。”一句话,缓解了顾千城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的尴尬。

前方,就是长生门了,他离千城又近了一步。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那,那……要不把顾姑娘的三叔召回来?顾姑娘的三叔在江南也算有些成绩,今年考核时好好运作一下,必然能评优,到时候就可以调回京城为官了。”心腹继续为景炎出主意,只是一个比一个烂。

十一张白纸上,分别出现一个小墨点,顾千城用刀背在纸面上轻轻按了一下,白纸便出现一道墨痕。

“是吗?”秦寂言明显不信,不过,他并没有多说,而是站起来道:“来人,把尸体抬回去,现场封锁。”

沾了尸气,两人并没有急着上马车,而是在太阳底下走了两圈,晒晒太阳,好去掉身上的尸气,等到差不多两人才回马车。

和神女庙里的神女像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同,顾千城拿在手上,仔细看了看雕功,“应该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看样子,其他几俱干尸也和这小神女像有关了。”顾千城将神女像放下,在秦寂言对面坐下。“这俱小神女像从哪里来的?”

“这样很好,那个地方……不比家里。”封似锦眼神一飘,看向窗外,而那个方位正好是皇宫。

几位大臣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谁来,转头看到封大人走出来,忙不迭的上前问道:“封大人,你可知皇上有意立谁为后?”

“封大人这话下官不认同,立后纳妃乃是国家大事,事关皇室血脉的延续,怎么是私事。”几个老古板的大臣听封大人这么一说,立刻不高兴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