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烂漫时:第34章:自以为计

青春烂漫时 作者: 安北陌

“一个都不留!这下麻烦了。”滕青山一咬牙,“那高大铁臂猴,实力应该比普通铁臂猴要强的多!”普通铁臂猴,双臂都有不下于十万斤巨力,这高大铁臂猴……实力怕是堪比先天强者。

南蛮城,是和宜城差不多大小的城池。

“朱果啊朱果,这炽热能量,比之黑火灵根,又怎么样呢?”滕青山坐在马上,心中感叹着。

寂静!

“这些天,也一直没看小雨修炼的情况!嗯,到核心弟子那边去看看。”滕青山起身,身体肌肉猛地一震,凭空从内部产生一股劲风,将身上衣服的灰尘给震掉,随后离开住处,越过龙岗,前往核心弟子修炼所在处。

“二师姐,你得意什么?你以为你比得上青雨师妹?你以为,你能追得到少宗主?”那瓜子脸少女听不下去说道。

“师祖!”诸葛元洪喊道。

“我跟青山他比,就别睡觉了。”滕青虎停下长枪,笑道,“你也不看看,你哥晚上就盘膝静坐在后庭院内。我怎么比?让我不睡觉,去静坐?静坐当睡觉?我可没这本事!”

衣服上有着灰尘,因为一夜在庭院内静修,衣服上也染上灰尘了。

“师弟。”滕青山也笑着应道。

“近期不会。”滕青山说着朝自己住处走去,“青雨,表哥,你们跟我来。”

对金银,滕青山需求还是很低的。

“宗主。”滕青山恭声道,“我想,那赤鳞兽鳞甲打造的战甲,给我表哥一套!也希望宗内,能好好指导我的妹妹。”

面对赤鳞兽疯狂扑来——

可胜在连绵不绝,毫无破绽!

一人一妖兽,都是力量至强!

“吼~~”赤鳞兽,在滕青山闪到它侧边时,便察觉到危机,愤怒地咆哮起来,同时庞大身体也努力闪躲,而且它那条在隧道中根本无法够到滕青山的尾巴,此刻也化作一道影子,仿佛一条长鞭抽向滕青山!

“这破烂内甲、手套,算是浪费了。我可没心情收破烂。”滕青山伸手,伸入司马庆衣服内口袋,一把就将里面东西全部翻了出来。

“呼!”滕青山迅速地冲到旁边竹林边上的一条山溪边上。

“蓬!”

可是,滕青山是肌肉筋骨的力量。

“这,这老家伙,怎么这么强?”滕青山大吃一惊,“在后天强者中,以我刚才一记枪法,而且是有准备的情况下,恐怕就是《地榜》第一人,也不可能震退我三步!”滕青山仔细审视这个银发老者。

呼!呼!呼!

呼!

那黑火灵果也是稳稳得到了。

“谁,谁害死了师祖!”青湖岛一群人怒火冲天,都急了。可是……刚才一瞬间投掷暗器的人太多太多,不但是飞起的高手,连周围一大群高手都掷出了暗器。在密密麻麻的暗器中,辨别哪个是谁投的。不可能!

“看,那滕青山好强啊,一杆长枪竟然能匹敌逍遥宫的‘黑白’两位长老!”

滕青山清晰感觉到枪杆中传递过来的诡异震『荡』劲道:“好厉害的高手!不显山不『露』水,《地榜》中根本没有此人,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估计是苦修数十年,很会隐忍的高手吧。”滕青山手中长枪却迅疾的很。

两大高手一个逃一个追,眨眼功夫消失在众多高手视线范围内。如今,炽热岩浆湖中央,已经没了黑火灵根、黑火灵果。当然,岩浆流某一处底部或许潜伏着赤鳞兽,可没人敢惹赤鳞兽。

“滕青山不弱,只是那王陨身法诡异灵活。真正厮杀,二人谁输谁赢,还难说呢。你没看到,那黑白二位长老,联手都没压制地住滕青山。这份手段,啧啧……据说,滕青山才十七岁呢。”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没有胜利方。

滕青山眉头一皱瞥了一眼远处喊杀的武者:“这群捣『乱』的武者,恐怕各大宗派高手死的越多,他们这些闲散武者才会越高兴!”就在这时候,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朗声喊道:“诸位,这黑火灵果,咱们争夺。不过,也不能让外面那群武者捣『乱』!大家联手,外围的人凡是朝里面冲,朝里面挤的,一律杀!”

其他人,只能住在隧道里,或者岩浆河流河岸更远处了。

仅仅坐了三排,其他人就必须进入隧道了。

陡然,岩浆湖一股热气澎湃开来。

只是……

“杀死他们!”

“杜老九!”冀鸿却是怒道,“你在半个月前就进来了?我问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缝?”

……

红『色』的瞳孔扫视着周围,一道黑『色』的庞然大物缓缓走出原先的老巢,那足有两丈高,四五丈长的庞然身躯,令人骇然。正是赤鳞兽!不过,如今的赤鳞兽,比一个多月前,要强大多了。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呼!”杜洪竟然学滕青山,也从洞口一跃而下。

冀鸿是严令约束喝酒的量的,因为下午需要搜索,所以中午喝酒很少,晚上喝酒到是多些。可依旧有约束,百夫长最多一人三壶酒。

……

“是。”那些军士松了一口气,有滕青山这句话,他们也不必畏手畏脚了。

她不懂,为何,滕青山总能立功劳。

和这两大宗派比,归元宗要差上不少。

滕青山一眼分辨出来,那足有数十丈长宽的空地中央,一身青衫,手持黑『色』长枪的冷峻男子,正是如今潜龙榜第一人,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使用长棍的中年人。

“嗬~~”

滕青山心中一动,“我追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感觉到身处危险当中,他肯定要选择一条安全的路来跑。周围的山峰很多,为什么专门选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紧跟着下去,慢不了几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难道那峡谷有特殊之处?”

“这黑火灵果藏的还真神秘,入口,竟然是在这个地方。谁能想得到?”一个精瘦男子从峡谷的另一面较矮的崖壁藤曼覆盖下爬了出来,这藤曼覆盖下方竟然藏有一个洞『穴』,这精瘦男子脸上满是得意。

黑夜,一支支火把点燃,将周围映地通红。

滕青山对司马峰!

入微境界,即使整个九州,后天武者中达到这一层次的人极少极少。武者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体内有内劲。而能够将内劲控制到圆润如意,如臂指使,没有一丝浪费,可以通过内劲,控制兵器进行精妙之极的攻击。

司马峰手中的重剑脱手而出,一记枪影抽打在他身上,只听得骨头碎裂声,司马峰整个人抛飞起来。

滕青山下山,回到扎营处。

“那杨塔派来的大厨,这菜做的不错。”冀鸿赞了一声。

“嗯?独臂?”滕青山一眼分辨出,那布衣汉子左臂空『荡』『荡』,明显是独臂。

“噗!”一道鲜血飞溅,那穿着银白『色』的青年抛飞倒在地上,胸口上有着刀痕,鲜血缓缓朝外冒。顿时铁衣门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帮忙看伤势、止血等等。

“看那个燕铁,年纪挺小的,《潜龙榜》怕是又要换人了。”

“咦,看,那在冀鸿统领身边的年轻人,就是滕青山!他击败了孟田!”

“扎营!”冀鸿一声令下。

“都统大人的名字,也是你们随便叫的?”杜洪喝道。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

以后一个多月,麻烦不小啊!

他的左臂是断的!

“黑火灵果!我势在必得!”独臂男子目光冷厉。

有凑热闹的!

怎么增加?

“师傅!”

冀鸿一怔。

冀鸿随即朗声道:“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赶往火焰山!今天,大家好好休息,黑甲军士兵,明天重甲都不要穿了,在火焰山中,根本无法骑马。不必带马,也无需穿重甲,穿一件内甲即可。”

“关绿!”冀鸿脸上笑容大盛,一拍旁边滕青山肩膀,“青山这次,可是为咱们归元宗挣了脸面!杀了一个《地榜》高手,哈哈……现在,外面谁还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关绿,你得好好和青山学学。”

“统领大人,我和关统领还是暂时不比的好,这刀剑无眼,如果伤了,就不好了。而且马上我们就要去争夺黑火灵果!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滕青山说道,这关绿没到三十岁,可是《雏凤榜》上并没关绿的名字。

马蹄飞扬,尘土弥漫。

不过滕青山拥有绝对权威,他说停,大家当然不敢不停。

滕青山笑着点头,询问道:“那大金庄,这这两天发生了大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朱崇石感叹道,“爹说的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得意,当得意时,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刚从海外归来,心中的豪情,就被滕青山的实力给狠狠打击了一下。

一只信鸽落入了江宁郡城归元宗内。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这位金族长说的对,咱们一个个都分散开,好互相照应,也可以让那怪物无处可逃。”有人喊道,也有人高声响应。

这些遇到死亡也不惧的汉子们,都沉默了。

“都等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来?”段侯嘀咕着。

一声声喊声响起,当各处都充斥着人的时候,当然很容易看到怪物。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哈哈,痛快,痛快,难得施展所有力量。”滕青山看着地面上被血『色』染红的泥土地,就在刚才,虽然是简单一砸,却蕴含了滕青山身体最强的力量——十八万斤巨力!

“咻!”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物,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再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滕青山冷然盯着他:“你若能杀我,就把你的手段拿出来,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这位《地榜》高手的祭日!”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齿。

滕青山不惊反喜:“终于能看到能立足《地榜》的高手,真正的实力了!”

一道血红『色』影子瞬间划过十丈距离,速度之快,滕青山也是大惊。

“是。”那绿衣非常乖巧的退下。

“十面埋伏!”俊秀青年淡笑道。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溅五步,这是很常见的。

滕青山点头。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所有人,退后,保护好朱九爷。”滕青山冷声道。

“杀了他,快,上,杀了他!”大当家大惊,“铁链,铁链,困住他!”

“跃起来?”那几名马贼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铁链立即扔出。

滕青山在一名马贼头顶上一踩,整个人如狂风,俯冲向那名大当家。

滕青山盯着大当家,目光冰冷:“哦,就这么的,打发我们走了?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这是死罪,你就想这么揭过去?”第四十三章 《地榜》高手

加上黑甲军本身的名气,徐阳郡内的几大帮派,以及一些宗派,都没敢来抢掠。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随着上次滕青山出手,展『露』出惊人的实力,使得在车队中,滕青山地位愈加的高。

叁石客栈!

只是因为内劲浑厚,善于养生,才能保持如此容貌。

如果翻开近期的《地榜》,就会知晓,这孟田,乃是《地榜》排名第六十一的强者!

“嗯?”滕青山脸『色』一冷,“你想走?”

“别废话。”滕青山冷漠道,“我没时间在这等你取银子,你的人一来一回,谁知道要多久?我限你在一盏茶时间内,取出五十万两银子!如果差十万两,我就断你两条胳膊。差二十万两,我断你两条胳膊、两条腿!差三十万两银子……那你就看不到今天太阳落山了!”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也就是说……

“谁,谁还有宝贝?值钱的好宝贝?谁有!”大当家对四周咆哮道。

滕青山眼睛一亮。

在酒楼门口已经有一些军士三五成群的聊天了,一看到两匹战马飞奔过来,立即有军士喊了起来。

第二天晨练。

“青山兄弟,恭喜啊!”

滕青山是今天晨练最风光的一人,大家都知道滕青山成了都统。

滕青虎『摸』着脑袋一笑。

滕青山已经看到,不远处一名魁梧男子,身后跟着两名护卫走了过来。

……

“青山。”滕青虎骑在旁边,“哈哈,让你穿重甲,你不穿,看,现在被淋湿了吧。”滕青虎等人全身套着重甲,就脸和手是『露』在外面的。颈部内部还有着护脖,刚好将雨水完全阻挡,无法淋湿他们。

“朱兄,周围可没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这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你也让你的人警惕着点。现在咱们进入徐阳郡境内。徐阳郡可是极『乱』的一郡。马贼极多。我黑甲军的威名,怕是震慑不了徐阳郡疯狂的马贼们!”

冀鸿不由尴尬。

这个价格,请归元宗高手,并不算高。

“嗯?”冀鸿有些惊讶,“那个滕青虎,厉害的有两招,一招狂暴狠辣,另外一招诡异阴险,怎么了?不过那枪法,我归元宗好像并没有。”

滕青山可不怕什么危险,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在江宁郡内。终于可以好好闯『荡』一番了。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虽然战马身披重甲,可依旧不可能全部保护住。

比如马耳朵,还有马腿!马尾巴!

“这数百名马贼,也敢打劫咱们,真是找死!”杜洪冷笑道。

“估计大家都没办法杀的尽兴。”滕青山淡笑道,身为都统,滕青山很清楚黑甲军军士的可怕。

黑甲军军士们都开始冲洗重甲。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绕道?”朱崇石眉头一皱。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没法子……

整个黑甲军整齐划一停下。

“城主!”田单等走在最前面的四位百夫长拱手道。

“咱们五个,都是经过入宗考核进的黑甲军。”杜洪冷声道,“宗派内,在都统、统领位置上,一般都偏袒核心弟子!不过,一般都是选本营的百夫长!希望,宗内,别让咱们寒了心!”

滕青山眼睛一亮!其他四人心中都是一颤,都有些无奈、不甘。不过紧接着便释然了。按照归元宗提拔人的规矩,一般在同等能力下,会提拔年轻人。看第三统领‘臧锋’和第四统领‘关绿’便知道。

“以表哥实力,应该接近一流武者。”滕青山暗道。

滕青虎通彻三条,就是第四层大成,开始修炼第五层。

滕青山所创的《烈火五式》,就是将《烈火枪诀》融合后的五招。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