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烂漫时:第49章:祸绝福连

青春烂漫时 作者: 安北陌

…………

朱厚照道:“这东西除了可以连发……还不如弓箭好使呢,本宫有弓箭,这也的短铳,来十个,本宫也将他们送上天。”

能咋样,那就是闭嘴,什么话都不说,乖乖的叩首便是了。

大逆不道和忠心耿耿,只在这一线之间。

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忙道:“陛下,大学士谢迁、礼部尚书张升,以及英国公人等,求见。”

这是谁借给他们的胆子?

弘治皇帝背着手:“既如此,萧敬,先将王守仁拿下。”

这一刀,不过是突兀给皇帝的一个教训而已。

击字出口,突然,他浑身动了,双手抓住了突兀的胳膊,咔擦一声,这胳膊生生折断。

张懋发出了怒吼:“弑君,杀无赦!”

作为习武之人的他,能感受到恩师那疯狂跳动的心脏。

可是……

外头有小宦官碎步而来:“太子殿下和齐国公到了。”

朱厚照背着手:“这是大事,父皇若是有失,你方继藩死无葬身之地。”

便见朱厚照围着他转悠。

“没……”方继藩眨眨眼,认真的道:“没有,男子汉,大丈夫,我方继藩……不是那样的人。”

继藩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细细一想,还真是。

众商贾纷纷围拢上来,什么叫气派,这才叫气派,王老爷威武,果然不愧是首富,看看人家这做派……

妇人欲怒。

然后王不仕被召入奉天殿……

翡翠的胸扣,金灿灿的链子,黑漆漆的墨镜。

方继藩道:“别照了,殿下,妇人才爱照镜子。”

要知道,所谓的权力,来源于,你是否能够影响到权力中枢,陛下就是权力的中枢,厂卫之所以在大明地位超然,也正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影响到陛下的决断。可一旦陛下越来越重视其他消息来源,这还有厂卫的事吗?

弘治皇帝坐下,这一顿好打,如疾风骤雨,打的倒是痛快,唯独这家伙,果然是翅膀硬了,打完了之后,还敢顶撞。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朱厚照气极了:“儿臣也是这样说的。”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就算不是如此,弘治皇帝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信得过的。

王文玉熟知天文地理,对于黄金洲的土人,大致有些了解。

却在此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一动不动了。

甚至有传闻,铁路将会有一个站台,直接在通州运河,而在通州运河那里,将会建设一处货运码头。

就在许多人,还在议论着这个玩意能挣钱的时候。

七八个侍妾,哭哭啼啼,拉着邓健:“为何进京,不带妾身人等去……”

………………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买宅邸,他买了,大赚。

这些翰林,最喜欢打听皇帝的动向。

一个个求购的牌子,挂了出来。

毕竟,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

朱厚照泱泱道:“保障,怎么像是军需官?没什么意思。”

想想看,自己还是东宫的人,就已掌握了海外的刺探大权,等到将来,太子登基,那么自然是名正言顺,一并将厂卫给收编了,到了那时,姓萧的算个啥?咱想捏扁他,便将他捏扁,想将他搓圆就将他搓圆。

说实话,这是自己的金字招牌,也是自己最欣赏的一个。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紧接着,飞球腾空。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于是,一旁的教士和葡萄牙的总督,纷纷退避开了一些。

王不仕惊慌不安的看了房间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公爵阁下。

今日的气氛,出奇的凝重。

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则立即命人,送入宫中。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方继藩一头雾水,不知啥事,等看了奏报,方才道:“陛下,儿臣这徒孙……”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弘治皇帝举目四望,脸色才徐徐缓和了一些,而后,他淡淡道:“既然梁女医没有夫家,那么,这恩旨,自是落在梁卿家身上了,梁卿家,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曾祖母死而复生,这是何等惊奇的事。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梁如莹还极好学。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倘若这一次,皇帝将敕封收回,然后来一句,朕逗你玩的,那么……往后,谁还相信圣旨呢?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这张皇后至一旁的侧殿,其他御医纷纷退了出去,女医们也顺从的,随着张皇后到了侧殿候着。

这刘文华,到底做啥了。

这等际遇,莫说是他一介举人,便是无数金榜题名的进士,都是可望不可即。仁寿宫已是疯了。

弘治皇帝浑身颤抖。

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

能救活?

这不是玩笑吗?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宦官已取了单子来:“娘娘,戏子们都已准备好了,这是娘娘前几日吩咐下来的戏单,请娘娘再过目。”

弘治皇帝在探望了张皇后之后,心里在计较,看那求索期刊里,曾有一篇论文,说是妇人到了一定年纪,便难免郁郁不乐,心烦意乱,莫非……张皇后……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方继藩正色道:“这是因为,儿臣见了陛下,心是甜的,自然,这心口如一,这嘴巴,自然也就甜滋滋的了。”

而后,就是预备宫廷的医用器械,除此之外,还有采买药材。

是许多人……

突然,他疯了似得挣开了两个儿子的搀扶,跌跌撞撞的竟是要冲到道路中央来。

他很害怕梁侍郎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现在好了,看来不会酝酿冲突,也不必自己上前去将他打个半死,毕竟,打人是不对的。

朱厚照很快发现,自己被嫌弃了。

“没……没有。”王金元信誓旦旦:“他们没这个狗胆,打不死他们。”

女婿来了,弘治皇帝的脸上,红润了不少。

这足球的盛行,既可带动许多人强身健体,又可娱乐人身心,朝廷对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空荡荡的看台上。

这一看……

他只瞄了纸卷一眼,没有看到真切,只晓得有人活了,当时就震惊了,顾不得继续看下去。

刘健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现在这事……咋办?刘健和李东阳大眼瞪小眼。

李东阳沉吟了很久,摇摇头。

刘健沉默片刻之后道:“活着好,活着就好。”

却在此时,礼官还在念诵着冗长的祭文,弘治皇帝伫立殿中,双目微红。

刘健道:“陛下,陛下……”

弘治皇帝挤出笑容:“这是大喜事啊,是大喜,无论怎么说,人活着就好。”

碰到了原则问题,方继藩又不傻,不是自己的罪,自己认个什么?

转瞬之间,方继藩心里的阴霾顿去,眉飞色舞道:“陛下,儿臣侍驾。”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张懋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擦擦眼睛,将自己的眼睛擦红了,努力的使自己的嗓音哽咽一些,沉声道:“先祖们勿怪,勿怪……”他口里说着,心里却忍不住想,接下来……怎么收场才好。

知道的…………太多……

弘治皇帝抚案:“这蒸汽船,乃是朕的儿子所制,可归根到底,还是离不开继藩的鼎力支持。满朝文武,听到要造蒸汽船,听到这千万两纹银,个个面如土色,却不知,这花了银子,办的乃是大事,诸卿啊,你们的眼睛,看的太近了。”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对得住登州的军民了。可是……”

…………

可现在,张懋的背驼了,方继藩却依旧俊秀,身子更加挺拔。

张懋皱眉。

朱厚照道:“怕就怕这个王细作,一旦出了海,就翻脸不认人了。”

一张薄纸片,花费只怕在数万两银子之上。

“快到卯时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