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烂漫时:第67章:置水不漏

青春烂漫时 作者: 安北陌

“是!”那人应声,退了下去。

兄妹二人又互相嘱咐了片刻,外面听言禀告,“世子,云澜公子的马车来接小姐了。”

谢芳华瞥了他一眼,不再言语。

“荥阳郑氏出了郑孝扬这么一个子孙,才能真正的立世。而那个郑孝纯,实在是被荥阳郑氏那帮子老东西养歪了。”李沐清道,“看着实,却最是歪,不得大志。”

这些年,哥哥背后都做了什么,她是不太清楚的,是否有土火药

bsp;??谢墨含见皇帝瞅着他和谢芳华,他收敛心神,伸手拉了谢芳华一齐坐在了最下首。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你这话朕可不爱听,燕亭要有,要武有武,朕觉得挺好。”皇帝笑着对吴权道,“宣他进来吧!朕看看他有什么事儿!”

皇帝失了声。

天下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的命太好,太会投胎,太高于九天,天生富贵,享不尽的洪福荣华。可是谁能知道,天下间,有谁会相信,他们却是被困在这玄铁铸造十死无生的机关斗室里,性命交付于鬼门一线,与天地九泉阎王殿搏命?

亲眼看着,似乎他也能切身地感受到他们这一博之下的心血撕裂之痛,也能感受到狭小的空间内几欲膨胀的满满的爱意情深,更能感受到天地似乎都为之渺小如云烟,让他连呼吸都困难不能忍受的玄铁铸造的斗室似乎就在云端之上就天之上。

谢云澜笑了笑,“既然这位公子愿意将马相送,那就多谢了。”话落,他轻轻招手,初迟的马犹豫地看了初迟一眼,忽然便像是有吸力一般地走到了谢云澜的身边。

“好一个血缘之亲。”谢芳华挺直脊背,“你最好记住你今日之话。”话落,她扔给言轻一个玉瓶,回头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我们回去。”

言轻忽然转头看向谢云澜。

玉灼毕竟是自小习武,孙卓虽然也练些骑马射箭的把式,但是不及玉灼,随意,他挥手之下并没有打开他。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秦铮被她扶着坐在床沿,半睁着眼睛看着她笑,“听音,你有什么心愿没有?”

谢芳华关上门,二人向屋子走去。

门房给他打开门,他往里面走,看到英亲王书房的灯亮着,不由问,“父王还没睡?”

刘侧妃又怔了一下。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谢芳华睁着眼睛看着棚顶,秦铮应该料到她醒来了,虽然二人交谈声音小,但誓必会让有武功的她听见,可是他还是没避着她。一时间有些莫名的情绪堵在她心口,不上不下。

宫中如今没有太后,林太妃资格最老,连带着八皇子的身份也是尊贵。可是他无母族背景,林太妃不参与后妃争斗和朝堂的事情,他也就不被皇后和柳妃、沈妃盯在眼里了。

燕亭立即后退了两步躲开,看向秦铮,“你干嘛打我?”

燕亭顿时意会,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了解的表情,“你放心,我不会打你的听音的主意。她不过是个闷葫芦而已,也就你喜欢。我不会喜欢她的。”

“那只白狐呢?”秦倾问。

听言立即应声去了。

那里被秦铮封锁了,除了他练剑,同时里面也放着他收藏的兵器,任何人不准进入。

秦铮拿着书的手一顿,抬眼看她。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你去休息吧!”谢芳华对轻歌摆摆手。

王倾媚皱眉看了飞雁一眼。

谢芳华扫了一圈哭成一片的姑子,正如金燕所说,十多个人,又扫了一眼废墟,问道,“这房屋是什么时候榻的?”

选了一处门面稍好的酒楼,大长公主吩咐人包了整座楼,跟随的护卫等一起用饭。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谢芳华偏头看向秦铮。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谢云澜不再多言,背着谢芳华进了西跨院的主屋。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这是虎符,你去调西山大营的三十万兵马,围住皇城。”秦钰将虎符扔给月落,“调完兵马后,你带着所有隐卫,尾随这十八人出府,他们引出背后之人,你们予以保护,凡是有暗中出手之人,必杀。”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

秦铮挑了挑眉。

右相点点头。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谢芳华随他扔了纸笔,对他笑道,“一日两日怎么就做不成我这一日也没白用功,已经做成了。接下来,按照我的方式,不出十日,定能将谢氏暗探重新洗牌,待你出兵北齐之日,我定能使得谢氏暗卫做你的后盾和助力。”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是。”侍画垂首,见谢芳华不再吩咐,立即去了。

秦钰和谢芳华翻身上马,一行人出了宫,向城门而去。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金燕闻言顿时欢喜,“铮表哥,芳华妹妹,我今日可是跟着你们沾光了,我往常来,掌柜的还是看我娘的面子,才给我折个八成。你们二人一来就七成,可真是大面子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拉了你们来。”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好吧,你说吧!怎么样我才能救云澜哥哥!”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右相夫人一直以来是端庄贤淑的,从来没人见过她如此。

谢芳华走到近前,对人吩咐,“打一盆清水来。”

金燕没走,留在了屋中。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他说完最后一个尾音,手臂垂下,身子瘫倒在了桌案上。

“朕从皇宫都来了,你为何来这么晚?”秦钰问太医。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她能理解他为何而怒,他的怒不止是因为自己,因为金燕,还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是一条万全之策,是一道顺畅铲除荥阳郑氏的路,更因为除了这条路,别的选择都不会尽善尽美,都会有所失,到底所失是多少,干系南秦江山,谁都不敢做准。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听言连连点头,“怎么办啊小王爷不知道得到了消息没有太子一定没打好主意。”

“可是他若是趁机对你不轨,怎么办”崔允担心。

李沐清温和一笑,“出些汗到觉得身子清爽了些,娘别担心,儿子无碍。”

“混小子,你带着华丫头跑哪里去疯玩了?这么晚了才回来?”英亲王妃嗔了秦铮一眼。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经过昨夜,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四目相对,谢芳华痴了痴,秦铮看着她,目光凝了凝。

侍画见她打定主意要坐在这里,只能去了。

谢芳华靠着门框,看着外面天色晴空日朗,落梅居满院梅花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中,这样明媚的日子,不见秦铮。她问,“秦铮呢?去哪里了?”

侍画又上前一步,凑近她耳边,小声说,“昨夜轻歌已经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了京城。除了带走了大批的侯府隐卫外,天机阁还会在暗中随扈护卫。他让小姐放心,一定将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安全送到您制定的地方。”

谢芳华点头,“怪不得秦钰急匆匆去治水了,粮草兵马,农业收成,直接影响今年的国力。”

她正思考着,喜顺匆匆进了落梅居,见到她之后,立即说,“小王妃,皇上派人来招您立即进宫。”

“是吴公公来传的话,没说。”喜顺看了她一眼,“老奴早得了王妃的吩咐,说只要是小王妃这边的事情,都先去她那里回禀一声。刚刚王妃说,让老奴帮您推了,就说您身体不适。可是小王爷今早出门时又吩咐老奴了,说若是任何人寻你的事儿,都不要瞒着您,让您自己做主。老奴只能来了。”

侍画一惊,“小姐秘密安排老侯爷、舅老爷、林溪公子出京。您说皇上知道了?”

用过午膳后,谢芳华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你说是不是?”谢芳华又问他。

谢芳华又深深叹气,她这副身子,也难怪他欢喜不起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期盼的,她经受这一个月的两次受伤奔波折腾,这个孩子却还安安稳稳地待在她身体里,她忽然坚信,她能平安地将他生下来的,就凭他这样顽强。

秦铮点了点头。

随着他沉稳轻快的脚步向府内走去,四周又喧天地热闹起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清晰地感觉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熟悉的落梅香气,熟悉的清冽清爽的气息,由她亲手给她缝制的大红喜服,此时正穿在他的身上。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哪怕他狠心地关闭落梅居,射了她三箭

红绸蔓延进喜堂,众人的喧闹声也跟着迎亲回来的秦铮一路追随到喜堂。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