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青春不枉遇到你 > 第11章:玄冰灵

呵,我是不是可以武断的认为,发短信给我的这个人,就是整一场案件的凶手?

“除了我老婆睡的时间比较久之外,就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了!”

“我看你如此精力充沛的样子,想来是吃饱喝足了吧,那我们开始今天的练习吧。”

“那个……”黑雾张了张口,然后小心的瞄了一眼宫弦,见他并没有任何怒意,这才小声的说道:“我的目标是你,嫌她碍事,可是打又打不过她,不过她也打不过我,我是趁她一个疏忽,然后吹了一口气把她给吹走了,至于把她吹到了哪儿去,小的委实不知道。”

“不能吧小姐,你是不是神经过敏啦!”开车的师傅好奇地看了一我。

而且各个动物死状残忍,让人不忍目睹。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想到能够求救的人。

“大哥哥,你不陪我,那么你就受死吧。”小女孩狞笑着扑向了我们。

我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请,就看见一脸阴沉的宫弦,手中握着那个已经变成完全透明的女鬼的魂魄。他将这个魂魄直接就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之后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走来的魔鬼一样。

可是我毕竟寄人篱下,还就真如宫弦所说的那样,他救了我。

我好奇的看着张兰兰,等待着她为我解惑。

直到程秀秀身边的光慢慢的消失了,张兰兰这才停下了念咒。

却没想到对于宫弦这样的老狐狸,我对他做的任何动作,都会让他异想天开。

旁边的警察在这个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敢做,老板也急了,连忙又说:“你拿我的钱难道是白拿的吗?我跟你们讲,就算是我今天被抓进去了,但是我还有一个儿子在,我就算是下了阴曹地府,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想到此,我跑动起来。随着我越跑越快。很快我就跑回到跟张兰兰分开的地方。

张兰兰说完,掉头看着我,“我猜你那边也没有发现吧,否则你不会那么早就回到了这里。”

再对上宫一谦这关心的眼眸,里面有如一池春水在微波荡漾。我的眼泪突然间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干着胖子沙哑的说:“一谦,你来了。”

现在迷阵消失了,障眼法也撤掉了。我从我们现在所站立的位置,往前看去。就能够看到黄拓跋的家了。甚至我还能看到隔壁的那个大妈正在门前喂鸡,一副悠闲的样子。

我目测了一下,我们离黄拓跋的家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距离。身强力壮的我跟张兰兰很快就走到了黄拓跋的家。

这时我的眼泪已经涮涮的流了下来。忽然间就忆起了与宫一谦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么一个大男人,受我这一个小女子的骂也骂不还口。若不是心中有爱,谁又会来受这份气。为什么在失去时,才想到他的好。

我万分惊讶地看着张兰兰,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宫弦似乎有万里眼。我看到白雾眼里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由此可见,宫弦说的八九不离十了。

“自作孽不可活。”宫弦说着,然后双手结印,一道白光闪过,把坑的洞口给封住了。也把白雾的惨叫声给隔绝在了洞里。

他说完之后,小心的望了宫弦一眼,他的神色苍白如雪,那浓黑的睫毛还重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就抿紧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似乎是等待着宫弦的裁决的样子。

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尽管会有一些小心怵,但是比起要是不把她弄走,天天纠缠我。那我还是安安分分的陪她周旋。

这让我想起了古代的酷刑六马分尸。此时虽然大陈仅是被一头牛拖着,也好不到哪里去。

没想到曽小溪倒也还不算太傻。面前漂浮的那两只女鬼有些大喜过望,直接就抢着争着要在那张纸上面写字。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好准。我有一种被陆雅说穿秘密的感觉,当下有点无地自容。

我看到黄莺痛得身体不停的扭曲。

黑黝黝的过道就显然是没有外面的街道那么友好,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声控的灯在顶上。

在确定手机还有一些电的时候,我将手机里面的手电筒功能给打开了。然后再凭着我引以为傲的直觉随便朝着一个方向就走了过去。

走到了头,眼前零零散散的就是几个房门。我一眼望过去,发现这些门上面的门牌号分别都是“501,503,505,507……”

没有办法,我又不能一直杵在门口,所以我只好进去。房间内一片昏暗,一点灯都没有开。只有几个摇曳的蜡烛在桌子上稳稳的立住,任凭烛光随着风晃动。

张兰兰拧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害怕。

女鬼谨慎的看着张兰兰,提高了嗓门问道:“你是谁,这是什么东西?”“摄影师,我就不检查了。你直接帮我拍照吧,我要传到网上去。”我无精打采的喊来了摄影师,真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货品。非要积累一百个好评的公司,又能卖出什么好东西?

因为熟门熟路,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宫一谦和陈媚的房间。当门铃摁响时,我在心里祈祷,希望房门会被打开,更希望屋里的情景是我可以接受的范围。

笔仙?前世!这个曽小溪不会是去玩那种流传在民间的笔仙游戏吧。我就算对于这些事情是很孤陋寡闻的,但是笔仙,碟仙,在我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听到身边的小伙伴在议论这个。

就像此时我是那么的无助,如果张兰兰在,我又何须站在这手足无措。

我的身体在往大明方向靠,好在刚才大明为了寻路,往前面走了近百米的距离,现在正往回走,这才让我没有立即就对大明投怀入抱。

张兰兰却直接手一缩,“您好,请核对一下全名。这边因为能联系得上的特别的少,为了保证您是真实的收到了东西,而不是别人代领的,所以务必请您告诉我您的全名是什么。”

张兰兰真霸气,就是应该要这样,不杀杀金龙的威风,还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我也冷哼一声附和着说:“就是,明明说好了一起弄这件事情,结果到头来直接就抛弃我们。电话联系不上你,还将我们骗的那么远。我跟你说,你可别骗我,我是上过小学的人。”

旁边的民警一头黑线的看着我们,把我们给送到了市区。宫一谦的车就停在旁边,我们从警车换到了宫一谦的车上。

我惊恐的摇摇头,特别是在宫弦将我拎了起来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的人生都无法得到安全的保证,生命随时在收到威胁。尽管我也相信,宫弦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对我做什么。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宫弦!”我用尽毕生的力气朝着戒指大喊一声,只见我的话音刚落。宫弦整个身体都明显的一震。

虽然我是很气愤自己好端端的被朱克变成了这幅模样,可是如果朱克莫名其妙的死了,或者消失了,再或者说是跟宫弦拼个鱼死网破,最后争夺个两败俱伤。我也变不回去了,丹凤的差评也解决不了了。

此时张会长才去询问那个小伙子:“高强,你回来了,不是说还得过二天才能做完法事吗?”

只见她走到了吴先生的身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端起了吴先生面前茶几上的那杯水,小口小口的啄着。一边喝水,一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们。

小钰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她一定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怪不得叫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这么决绝,只见小钰又说了一句:“你选得这一套衣服确实还不错,那就试试吧。”

“啊,吓死人了,小妹妹,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好象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怪吓人的。”大明着实吓得不清。我跟张兰兰对于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很快即适应了下来。

曾大庆已经在我的前面走了很远了,整个楼梯里面都空空荡荡。要不是在我的头顶上还回荡着一些脚步声,我几乎都要以为曾大庆抛下我走掉了。

只是他们的身体此时正被一层薄薄的一层雾所遮掩,令我看不真切。

“钟明,如果你一开始就放了那二人,说不定今日本宫心情甚好,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也说不定,只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来挑战我的底线,你这不是找死吗?”

很快的兰兰跟蓝先生就以双的睁开了双眼。我惊喜交集,正要询问他们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时,却在此时,从兰兰的身上掉出来了一个黑色的圆球,那个球腥臭无比。“哇”的一声,我立即就吐出一口酸水。

“林梦,我冒昧的问一下。刚才你是不是看到这样的情节了?”大陈的脸邪气的看着我,那拿着弹簧刀的手却到起刀落。

“不对吧?你的电话是不是尾数是9688的那个电话。我天天都有给你打电话,怎么会说没有人跟你联系呢?”

没有办法,还是那句话,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在只能张兰兰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也尝试着放松,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于是我也抓过旁边的红酒,慢慢的倒进红酒杯里。红酒在杯中摇曳,在夜光杯的衬托下红得像血。

我的话以及张兰兰的态度,顿时让大妈眉开眼笑。

“至于方法嘛,就是你我的手机在我们还在热恋的时候,为了能够多与你相遇,我在我们两人的手机里下载了想到共享位置的软件,我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找到你的。”

我义正言辞地要求宫一谦删掉手机里的这样的应用。

宫一谦怔住了,可能是我的态度过于恶劣。他的脸色阴沉,想了想,终是拿出来他的手机,当做我的面把他跟我的位置共享给删掉了。

“你虽然当着我的面删掉了这样的功能,但是我不知道事后你自己还能不能恢复,只是我的话就撂在这了,若是以后你再用这样的功能,那么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此一刀两断。”

可能是顾虑到我们不习惯以外人同桌。她还贴心的把我们的晚餐摆到了我们这一屋里,没有跟他的家人同席。

张兰兰也跟我一样。一整只鸡让我跟她全部都消灭。而那估计是大妈自己种的青菜更是吃起来很甜口的感觉。也被我们吃个精光。

我现在一听到陆雅这个甜甜的声音真是脑袋都要炸了,这陆雅平时都没事可做是不是,有事没事就来找我。昨天才刚刚闹了那么一出,今天来找我,我反正是不会相信有好事。

张兰兰神奇就神奇在,她没有什么朋友,但是她一个人也总能玩的风生水起的,好不自在。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十分的羡慕张兰兰。

我也点点头,看向一直不说话的夫人。小鬼魂的眼中也带着希翼的色彩,一直看着自己的妈妈。可是夫人却一直低着头,不仅不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且一句话也不说。

我只好放下身段,陪着笑脸的对买家说:“请问你能具体的说说吗。这样我才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够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担心是张兰兰已经过来了,于是我走过去,从猫眼里往外看。只见到一个巨大的瞳孔从门的外面看了进来。

只见那个女鬼说:“真苦恼,太久没有补充胶原蛋白了。皮都要粘不住了,小姑娘,你虽然皮细肉嫩的,但是你没有她闻着的味道香,纯正的人类气息。我就不客气了,先开动了哦。”

在周边无意识的游荡着,张兰兰也被吓了一跳,神色带着几分惊恐。不仅张兰兰被吓得不行,赶尸人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当那些气体都已经飞起来了,在周围飘飘荡荡,而尸体却直接就躺在了地上。

“师傅,既然你了解的这么深奥,你有没有去黑雾迪厅那里看一看。”

而且经由我多次办案处理差评,接触过的那些恶灵的经验来看,此时就在我的周围,虽然我看不到对方,但是一定有一眼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我禁不住全身戒备了起来。

我的手镯只对这些邪秽的东西有作用,哪怕是一个凶残的杀人凶手就站在我的跟前,手镯也不会发出预警的作用的。它可以感受得到恶灵的存在,却感受不到人心的险恶。

气死我了,幸好我们的婚约要解除,以后如果真嫁了这种男人,指不定受多少苦!

我接起电话,王先生焦急的声音传来,“我们家欣欣大事不妙了!你赶紧过来看看!”说完他就焦急的挂了电话。刚才的电话里我除了王先生的说话声,好像还听到了欣欣生气摔东西的声音。

于是我打电话给那道士,约好了一起去湖北的王先生家。他也答应帮我忙,不过要给酬劳。我答应了。坐了大半天的车,赶到王先生家后,我在车站等那个道士。没想到等到的不是道士,而是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子。

只见电工循循善诱的对我说:“这位小姐,我们大伙都挺忙的,能不要这样浪费彼此的时间吗?”

听了电工的话,我竟无言以对。只能一直说:“对不起对不起,刚刚应该是跳闸了。”

电工又看了我几眼之后,离开了房间。在电工走后,我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取出充电器,就要给手机充电。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应该是张兰兰他们叫人来了。张兰兰有阴阳眼,要是她看见宫弦在这就不好了。虽然我跟宫弦没什么关系,但多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于是我推搡着他说:“这个我拿着,有人来了,你快走。”

我都快要被弄得疯掉了。终于安静了。

“我每住进一个地方,我都会在那个地方的门口贴上几张符纸。就是为了避免有鬼直接进来。”跟小月一起吃完这顿完全没有味道的饭菜,我跟着小月一起回到了房间。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我因为纠结白天的事情,所以久久都没有入睡。

周围的气温是冷的不行,但是我的心中却燃起了一阵的无名火,干脆也就自暴自弃的抓紧了项链,用力的将空调遥控器扔到了地上。空调遥控器和地面剧烈碰撞导致的啪嗒的一阵声响才能让我觉得自己心平气和了一些。

就在此时,忽然又我感到了全身又感觉到了那种莫名的冷意,让我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也不知道盯上我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鬼魂,看来他的灵力也不是特别高,如果高的话那他想附身于我的身上不会那么困难,简直就是身体在空中飘动即可。可是通过几次的试验,我发现如果停留在某一处固定不动五分钟以上,那种后背被人紧靠着的感觉让过来了。少于五分钟的话那人就似乎是找不准方向,无法靠过来。

抓紧一切的机会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跑了过去,但是我的脚才刚迈开,就已经被雨女设法出来的屏障给挡住了。熟悉的热气又一次席卷而来,可是还没有到达我的面庞就已经瞬间的化为乌有。

出去后,我大口大口的呼吸了空气才能缓解我懵懂的大脑,我来到了张美玲的房间,张兰兰已经坐在房间里面的梳妆台上面化妆了,我皱着眉头走到了张兰兰的旁边:“兰兰,你说为什么那个雨女还会有残留的魂魄?难道不应该是已经被你今天早上给收走了吗。”

我调侃宫一谦:“怎么可能,宠物这么寄过来不早死了啊。不过我刚刚我感觉到箱子动了下,应该是错觉吧。”

我对着电话里的张兰兰鬼哭狼嚎:“臣妾做不到啊……”

我当时就直接坐回了原地,怏怏的撇开了脑袋,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心里暗暗想到:“曾大庆啊曾大庆,不是我不想帮你,是你身后的女鬼太可怕了。”

在我一大段短信的对比下,张兰兰却回答的简单到不行。干净利落的文字跟她的性格一模一样。张兰兰鲜少有几次会拒绝这样打着公费出差旅游的机会,这次却直接就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要。平时真的特别少能见到这样紫色的花,所以我对这些花也真的就是喜爱到了极点。于是我采集了一大束这些花朵,将它们亲切的抱在了怀里,准备回去找个花瓶来存放它们。

比起这个,更令我在意的还是刚刚外面的那个风铃声,因为那个风铃声我确实是听到了,也听的很清楚。可是周围人的态度,却让我迷茫了。这究竟是真的发生了,还是我太敏感了?

说完,夫人就站在原地,坚持要看着我跟张兰兰先回房间,她和先生才回去。不得不说,夫人的这个小举动,确实是太暖心了。

宫一谦的微信朋友圈的更新记录还停留在三天前的下午,没有什么言语,就只有一个女生的背影,但是就单单是这个一个背影,我都能看得出这个照片的女主角正是陆雅。

我想都没想的就打了宫弦一下,“你这样说的这么大声,她们都能听见你说的话了。到时候谁还会愿意心甘情愿的回到笔的里面。”

姐姐皱了皱眉头说:“凭什么说我们是依靠着曽小溪的样子,我们这明明就是自己长出来的。”

看张兰兰这样子,梦魇肯定不是那种难缠的鬼。甚至只要是身体的宿主有一个毁约的念头,梦魇都无计可施。

我连忙给张兰兰递了一个哀求的眼神,希望张兰兰能够接收到我给她的讯息。

知道对于这样的事情耿耿于怀是没有意义的,倒不如赶紧解决完问题,然后去找到宫一谦,好好的问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才是比较主要的吧。

我的心中是一阵激动,证明这个时候我起码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儿,没有那么无助。

说着,他竟然眼中流出了泪。一副激动的神情看着我。

真的要求到他吗?我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我想到了那一晚,我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天上那一点点微弱的星光不足以照亮,我那深一脚浅一脚下山的路。

我正讶异于地下室能够收到信号,连忙接通了电话。只听张兰兰急急忙忙的说:“梦梦,刚刚我这边朋友说夜里接到了报警,一个17岁的女孩残忍被人杀害,而尸体被人分解,但是却找不到了双臂,杀人凶手却什么都没有留下,警方正在收集证据。你那边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你要注意安全啊。”

我第一次觉得这件事情我做的太草率了。自以为自己可以看到鬼魂。也自以为自己之前自己降过几次鬼,就以为自己可以对付这些鬼怪。

张兰兰叫我拉回到床上。对我说:“梦梦,我们俩人分批睡一会儿。你先睡,我先盯着,两个小时以后我都叫你起来换我。”

在那之后,我跟张兰兰就被关在旁边的一个铁笼子里面。

我连忙打住张兰兰:“你可别再说了,再说我又快吐了。”

那个目光,就好像要把我给生吞了。想到他们不人道的厨房,我的心脏没来由的一紧。

面前是老板阴沉沉的脸,耳边是如同杀猪般的嚎叫声。周围刮着阵阵阴风,在风的吹动下,旁边的蜡烛忽闪忽闪的,把我给吓得不行。

张兰兰解释到这一步,我已经大概听明白了。我问道:“所以你们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让你儿子把他们的灵魂给吃了。”

一边对他说,我一边悄悄的瞄了一眼他手中的草药。这是一种我没有见过的叶子,完全想不起来在什么植物的身上见到过。

瞧他的这种症状,难不成就是个金鱼嘛,记忆只有七秒钟,过了以后就再也想不起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还是年轻好啊!年轻有活力,有朝气。我现在已经没有他们那种心境,下舞池去扭去蹦了。

“嘀嗒,嘀嗒。”走着,走着,我听到了异响,这是一种与迪厅里的音乐声格格不入的声响,就从我的身后面传来。而且我还觉得背后面有一种被人阴阴的瞪着的感觉。

有专车就是不一样,不到一个小时我便到了机场。我打电话给张兰兰,。我一看航空公司发过来的航班时间,还有不到一小时了,我连忙问这位送我过来的司机大叔怎们办。司机大叔二话不说,给宫一谦的妈妈打了电话,又给航空公司打了一通订票电话,订了两小时以后的航班。然后他说宫一谦的妈妈让他去接宫一谦回家,便着急忙慌的走了,我这时才体会到什么叫有钱人性。不过看刚才大叔急匆匆走的样子,看来是宫一谦不想参加这次宴会而跑到什么地方躲着去了,而这个地方,似乎只有这位司机大叔知道。

这样想着想着,我刚才觉得身上疲备的感觉到就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我的耳中还听到了那个怪物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咦,怎么不是怨气的味道了。”

我紧张的观察着这只怨气鬼,不知道他会不会舍得自损百年的功力来逼出这一缕喜气。若是他舍得的话那么不用一刻钟他就又可以恢复到可以自由行动。若是他知道我算计他,那么估计这一回我就会真的不得好死了。

这情节似乎得逆转得太快了,耳边听着那声声哀叫声,想来此时是宫弦站了优势了吧。想到此我的心中除了后怕,还多了一些不明的思绪。如果宫弦选择放手,不再分出手来拉住我们那辆本会摔下悬崖的汽车,那么他就能够很轻松的应对,根本就不用受到对方的要挟及恐吓。

“怨魂鬼煞。”张兰兰脱口而出。她的声音里透出极度的不信,神态又是那么的惊讶,这让林梦禁不住询问:“什么是怨魂鬼煞?”

张兰兰匆匆匆忙忙的,又跟我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匆匆挂机。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在哪里,电话就挂了。

心头忽然涌上来一阵很强烈的欲望,让我一时间顾不得去考虑大明与我方向不一致的问题。

此时体内的欲望特别的强烈,致使我踉跄地往前走了好几步,当我发现自己在活动的状态下,体内的那种欲望就会减轻一些时,我不敢再在原地停留,而是促使着自己快步往前走。

好在刚才进来时,一路上路面平坦,并没有坑洼及障碍物,因此我虽然是闭着眼睛在跑,倒也安全无恙。

“好了,张兰兰,快看看你想吃点什么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张兰兰的性子太急,不免得等一会儿就会跟人起冲突,还是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