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弦歌之声
作者: 微芥章节字数:8062万

“好了好了……大家,要拍照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

一天之内进了两次医院,这一次是硬生生痛得晕了过去!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带给她的折磨是会令人绝望的。

容析元忙活了一天,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时已经快到九点钟了,还没吃饭。

尤歌真是拿他没办法,只能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分心。

别以为一个植物人就不会被人劫走,在经过警方对监控器记录的调查,确认容析元是被两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疑似是医生的人,将他推出了病房……监控器上找不到容析元是被抬上了哪辆车,这就给寻找增加了难度。

看着她泛红的双眼,霍骏琰真有种将她拥入怀中安慰的冲动。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刚刚给容析元检查完毕,正在向一个女人交代着。

“晓东,我确实是有点累了,就在这儿坐坐吧。”

馋馋的体型偏肥,是比熊犬幼崽当中比较多肉的,它两只黑漆漆的眼睛长在一团雪白的毛毛当中,嘴巴也是黑的,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就显得更加俏皮,特别是它在地上打滚的时候,那圆圆的绒绒的小身子像雪球一样滚到你脚边,如果遇到穿皮鞋的主儿,它就直接坐在皮鞋上……

佟槿就一脸正经地说:“我想想……馋馋在家的时候好像真没撒尿……”

佟槿这个高端技术宅,人家为了今天的出海,那可是做足了充分准备的。从早上出门就抹了防晒霜,刚刚开船时又抹了一次。这货准备了两瓶防晒霜,他基本上是每隔一小时就抹一次,太会保养自己了。

许爸爸闻言,顿时黑脸,瞪眼,在许炎肩膀狠狠地捶了一下。

容炳雄长得宽眉大耳,鼻子略扁平,皮肤黝黑,头发近乎光头,脖子上带着一串深褐色的佛珠,看似还是个信佛的慈善之人。

苏慕冉缓过气来,懒得计较他这么急叫她来了,选裙子嘛,她还

刚一说完,不等翎姐反驳,尤歌就对她说:“不管怎样都要吃饭才行。”

佟槿此刻也是一筹莫展,他知道容析元的手机是不会开定位的,并且他早就根据容析元的要求,在手机上安装了可以屏蔽位置信息的软件,因此,即使容析元使用的手机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安全隐患,可有了佟槿自己设计的软件,容析元的手机就会格外安全,除非他自己打开定位系统,否则,很难得到他准确的位置信息。

失去了沈兆的踪迹,尤歌和佟槿只能靠自己找,这一层很宽,像个迷宫似的。

很像是老天爷在考个玩笑,容析元和许炎好不容易查到这条线并且说服了何宏森同意将人交出来,可是有人抢在了他们前头,杀人灭口了。

这件事是沈兆亲自去办的,在汇报时,沈兆也是带着欣喜的。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有点运气的成份。

“嗯,拍仔细点,手别抖啊!还有,小心不要被容析元发现,不然我们会很惨。”

尤歌此刻已是脸颊涨红,双眼含着晶莹,紧紧攥着小手,痛惜又失望的表情,哽咽着低吼:“你们……骗子!”

“哈哈哈,冉冉这脾气,我喜欢!够辣,哈哈哈……那个男生也真不走运,不知道冉冉的脾气,赶去牵冉冉的手,估计他被揍的时候都想不通是为什么……哈哈哈……”

“……”

香香的窝就在尤歌房间的阳台上,有时它也会调皮地钻进尤歌的被子,可它似乎也知道主人睡着之后又可能会压到它,所以它在尤歌睡了之后就会跳下来,到了早上又会跳上去。

“珍珠……大溪地无暇黑珍珠……少了17颗!”工人的声音很大,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这也是男儿本色嘛,许炎又不是柳下惠,有时候幻想一下也属正常,只要没真的做出来就行。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短短几秒,好像电影里的场景那般震撼,带给人的是深深的恐慌和极度的惊恐!

消息很快就传开,经过媒体的报道之后,如风一般散播开来,关于宝瑞不

佣人不懂这些,仔细听听还以为是在讨论怎么维修的问题,没察觉什么异常。

这一次,何碧翎是经过了何宏森的允许而来隆青市的,理由嘛,就是她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要在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地方扩建孤儿院,成为院长,帮助更多的孩子。

可这时的灯光很亮,尤歌在拿起小雨伞打算撕开时,在光线折射下,发现有点不对劲,撕开后,尤歌用手一捏……果然,这小雨伞怎么关不住空气了,会漏气?

佟槿明白,他指的是翎姐。

但何碧翎跟着容析元回到澳门之后,他却没急着去办公事,而是说要先将何碧翎送回家,并且,还提出要见她的父亲以及何宏森。

尤歌气鼓鼓地瞪他一眼,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掐……

况且,佟槿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翎姐说话的声音很正常,如果真的嗓子像她所说的很难受快要冒烟儿了,那她说话怎么一点都没有异常不受影响呢?

一屋子的醋酸味,只是两个人都没闻出来。

尤歌感觉快要不能呼吸了,她还想到一件事……在去香港之前,她有一天去找郑皓月,香香在瑞麟山庄的花园里找到一颗纽扣,像极了是容析元衣服上掉下来了。

“析元,你为什么要这么伤我的心

虽然今天郑皓月叫尤歌搬东西,是件小事,可容析元的做事风格就是要将一切潜伏的危险都扼杀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但他的决定将会影响到整个容家的发展,他再三地修改遗嘱,也是因为之前的举棋不定,直到今天最后一次修改,他的心才稍微安了些。

“嗯嗯,就是,我本来还在为这个事发愁,天上突然就掉了馅饼儿下来,哈哈哈,不管怎样,咱们能见着就好!”

容析元露出痛苦的表情,他被尤歌的字字句句带来挖心般的痛,他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强行闯进去还是该走掉。

女子似乎很惊讶,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样x光般的眼神,她觉得很唐突。

安保级别就能看出主办人的实力有多强悍,不管谁来,都要搜身,无视身份差异,即使是别国贵族,依旧要遵循这个规矩,否则,会被谢绝入内。

“哈哈,哥们儿,你怎么好像做贼?”赫枫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一手搭在容析元肩膀上。

容析元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但无奈他的现状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全凑在一起了,他这脑袋怎么闲得下来?

先前那个侍应生,现在不用再伪装了,露出了他原本憎恶的面孔。另外两个中年男子则是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打手,望着尤歌这水灵灵的姑娘,他们心痒痒。

女人软腻的声线带着几分讨好,换来的却是容析元凛冽的眼神。

许炎明白了,心里也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出现新的情敌,但也不放心啊,这种事怎么能不去凑热闹呢。

豪宅里,灯火并不是很亮,只有客厅和两个房间才有灯光,花园更是黑乎乎的一片。

现在已经快到深夜12点,三人窝在这里,对着别墅挖空了脑袋,一个个心里都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但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臆想一下,要救人,并且是个植物人,这难度太大了,先要摆平别墅的安保。

有鸟儿出没的地方,环境和空气当然是极好的,不然这海边住宅也不会是天价了。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806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