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第122章:招是揽非

申博在线 作者: 谓知

上官傲天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云儿也真是太大胆了,王爷明明已经知道她不傻,她还在王爷的面前装傻,这不是光明正大的欺骗王爷吧,看王爷那样子,今天只怕不会放过云了。

他这话,明显的是向凤阑绝表明他对她的所有权。

她吃醋?奶奶的,他就是娶上几千几万个女人,一天晚上,百来十个的轮换,都跟她没有半毛的关系,她吃醋?真是笑话,真亏了他说的出来。

“悔改,哼,我没错,我为什么要改,我就是要杀了她,杀了她。”上官凌雨的眸子转向夜无痕时,也是满满的仇恨,她的这一切可都是拜夜无痕所赐。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孩子是无辜的。”那个女人可能是真的急了,眼泪都出来了,害怕中,也多了几分伤痛。

“等一下。”恰恰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皇上的话,在这个时候,敢打断皇上的话的,可没有几个人。他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微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让人惊颤的威胁,而他的手,也快速的揽起了她,直直地向望外闪去。

他的心便忍不住的硬生生的痛着,就如同有着一把锋利的刀,不断的在他的心里搅动着。

她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美丽,妩媚,妖娆,魅惑,她的身上似乎聚集了太多的不可能同时存在的东西,但是偏偏却又不会让人感觉到半点的怪异,反而会在不知不觉间完全的吸引了他人的注意力。

她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向望与期待,在这丫头的观念里,凤阑绝可是向来都是无法战胜的,如神般的人物。

不管怎么样,在她的心中,总是有些遗憾,毕竟成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呵呵……”那个女子突然的轻笑出声,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嘲讽,“你相信他?男人都是绝情的,他今天能这么的对我,将来有一天,就能这么的对你……”

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后突然开口说道,所有的话,都是在称赞着蓝岚的,但是,蓝岚却明白,皇后的真正的意思,却也是为了上官云端的,生怕她再为难上官云端。

“她们平时最喜欢看的就是一些诗词歌赋方面的书,所以这方面的书不能选。”丞相大人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连连的出声附和道。

虽然说,这古代的律法与现代的不同,但是肯定会有似之处,而且,那里面的术语呀,词汇都是她最熟悉的,所以,她记起来,绝对会事半功倍。

凤阑绝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担心与着急,如今的桐城可不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了。

“反了,反了,那些灾民竟然造反,发生了暴乱”皇上突然一声阴沉的怒声吼道。

过了一段时间后,侍卫很快就那人带进了皇宫,那人是绝王府中的管家。

而片刻之后,等到那丫头收拾完出去后,上官云端才慢慢的从床与墙之间的缝隙里钻了出来。

上官云端暗笑,便一直跟着那个叫大牛的年轻男子回了家,好在,大牛的家离南宫府并不远……

凤阑绝微微冷哼,很好,看不起他的女人,接下来,他会让他好好的记住,他的女人,绝对不是任人欺负的。

众人再次的愕然,连绝王都没有加到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凤阑绝的眸子略带警告的瞪了凤忆希一眼,凤忆希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因给他一个略带威胁的暗示。

“云端。”凤阑绝只看到秦思柔出去,没有看到上官云端,便快速的跑了进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仍就一脸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上官云端无语望晴天,她能说不吗?她能不进去吗?能吗?能吗?

“这是什么?”李大人接过那个瓶子,却是一脸的疑惑。

“世上竟然有这种奇物?”李大人的脸上也多几分惊愕,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好,我一定会替你转给皇后的。”

上官云端看到他直直的站在后花院时,微愣了一下,便快速的走向前去。

而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再次让他动心的女孩,他是一个好男人,值得拥有更多的幸福。

双眸微抬,却看到叶寒正慢慢的向着她这边走来,今天的叶寒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平时的他,可是唯恐天下不乱,但是现在的他,却是有些没精打采的,而他的脸上,似乎有些几分沉重,或者还有着一些沉痛。

夜无痕出了房间后,眸子深处似乎也多了几分心痛,没有人知道她与秦思柔的真正的关系,那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因为,秦思柔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

对,尊重,正如皇嫂所说的,爱情里面,最重要的其实是相互间的尊重与信任,但是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尊重过她的意思,更不要说是什么信任了。

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摇了摇,脸上更多了几分沉痛,喃喃低语道,“清儿……”

苏月情那极力圆睁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妒忌的恨意,但是却更快的掩饰了过去。

两人说话间,叶寒已经走了进来。

秦思柔愣住,他终于想通了,只是,他就算想通了,也不用这般的张狂吧,怎么着,也应该掩饰一下,这叶寒可是绝王的朋友呢,要是去通风报信,只怕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上官云端了。

上官凌雨微惊,正在思索着发生了什么事,恰恰在此时,一辆极为华丽,也极为宽敞的马车停在了轿子的一侧。

“不是进宫行刺的?那他们这是?”丞相大人也微怔了一下,随即再次问道,望向那几个人时,眸子中多了几分疑惑,只是双眸微转,恰恰看到二皇子的异样时,脸色微微的一沉。

“恩。”太上皇低声应着,然后再次转向皇上,冷声吩咐道,“这件事,就由皇上来当堂审讯吧?”

“父皇,你看?”皇上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向太上皇,低声请示。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马车很快便到了皇宫。

宫女将她们引进了一个院子,有很多千金小姐都已经到了,一对一对闲聊着。

“哈哈哈。”众女子听到她的话,纷纷的大笑出声,望向上官云端时也都是一脸的嘲讽。

夜无痕的双眸却是猛然的圆睁,眸子深处漫过难以置信的怒火,这个男人,刚刚那话,原来竟然是。真是可恶。

“凤阑绝。”她的唇微启,轻声的喊着,只是,可能是因为那原先的体内的毒的原因,也或者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原因,所以,她刚开始的时候,只见唇动,却并没有发出声音,只到说到第三个字,也是那个绝字时,才有了声音。

如此看来,上官云端说的就是真的了,他们现在是真的去了皇宫了。

若是他现在在皇宫中,倒是还可以再想办法控制太上皇,凤阑锐想到此处时,双眸突然的一闪,对,或者太上皇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

说话间,身子猛然的一闪,竟然离了轮椅,快速的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特别是提起当年的事情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而凤阑锐的眸子却是猛然的一眯,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望向凤阑绝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恨意,“凤阑绝,你就是这么跟太上皇解释的?”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凤阑绝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说出那样的话,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肯定他的腿没事了,所以,此刻,他知道,他也瞒不过去了。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苏月情唇角微抿,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望了一眼那个侍卫然后再望向地上的丫头时,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

那个男人的身子彻底的僵滞,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明显的难以置信的愤怒,突然怒声道,“小晚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好,好,很好。”

只是上官云端此刻心中,却是暗暗的担心,但是却又不敢表露出丝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站在房间里的几个宫女,不经意般的观察着她的神色,只是,却发现她们一个个都只是恭敬的站着,微垂着眸子,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而凤阑绝的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冷硬,显然是在怪她昨天晚上所做的事情。

那丫头,倒是十分的机灵,上官云端见她点头,知道,她不会喊出声了,便松开了捂着她的嘴巴的手。

“恩,好。”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担心,“不知道母后那边有没有事?”

“母后也不知道呀。”皇后的脸上多了几分沉重,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母后刚得知这个消息时,以为,新皇一定会是绝儿,但是后来想想,又觉的很奇怪,若是绝儿,断然不可能来限制母后的自由,而且,事先我们一点都不知情,就算是太上皇突然的决定,那也没有必要限制宫中所有人的自由,还不让人随意进宫,对了,你们刚刚进宫的时候,没有人拦着你们吗?”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想要维护自己的儿子,也不是这么维护的呀,大家都亲眼看到的事情,岂容的抵赖,别人又不是瞎子。”

突然想起了上次宴会的事情,难道说,那几个人,其实是凤阑锐的。

她感觉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不行,没有这规矩。”尚书大人脸色一沉,快速的回绝。

凤阑绝仍就唇角带笑,神色未变,只是心中也有些好奇,她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此刻的她只怕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了,那还顾的上其它呀,此刻她这个时候,也断然不可能会再说谎了。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属下会让人暗中监视刚刚那几个侍卫。”隐还真是凤阑绝肚子里的蛔虫,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随即低声说道。

但是,自从娶了她后,他似乎一直都让她处在危险中。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啊,她的衣服挂在树枝上挂破了。”后面的女子见此,心下更是得意,也不必再有任何的担心了,因为刚刚那衣服撕裂的声音,相信就连前面的宫女都听到了。

“去参加绝王的选亲。”那女子仍就极为恭敬的回答了她的话,但脚步却并没有停。

皇上虽然不满,但是当着众大臣的面,听了那‘宫女’的解释,也不好再去计较了,只是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

他先前,没有看到她,还以为她不会来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这一刻出现了。若是她早想出现,他倒是有办法,让她离开,但是现在。

“绝王到。”

凤阑绝已经走进了大殿,众女子这般近距离的望着他,更是一脸的痴迷,一个个心跳加速,都期待着绝王能够注意到自己。

其实,上官凌雨是可怜的,也是可悲的。

“有。”夜无痕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的附和着她的意思说道,“府中刚好养了几只又大又凶狠的狗。”

她不知道,上官凌雨对他们做了什么,不过,她知道,从上官凌雨的嘴中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所以现在只能多派些人去找他们。

只是,看到凤阑绝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轻柔,一脸的宠爱,她那疯狂变态的心理更加的不平衡了,她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满满的让人惊颤的仇恨,甚至整张脸都因着那仇恨变了形,先前因为夜无痕的命令,那个侍卫的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那伤口很深,也很长,如今还在滴着血。

众人纷纷的惊滞,先前,上官凌雨的脸已经被他毁了,如今竟然还要让人割下她的舌头,这还不如直接的杀了她呢。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很显然,她们是得到消息而来的。

他现在总算看明白了,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她的,不难想像的出,以前的她在这将军府中,特别是上官傲天不在府中的时候,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但是,难道真的要她眼睁睁的看着雨儿被废掉吗?不,不可以。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心良口,心中不由的对他更多了几分感激。

路上看热闹的人很多,毕竟上官云端在这夜阑国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更何况,嫁的还是四王爷。

她就偏不去,反正夜无痕已经怀疑她了,就让他怀疑去吧,她就是打定注意,装到底,赖到底,看他能怎么着?

只是,凤阑绝根本看到没有看她一眼,对于她的话,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竟然是连皇上的面子都不顾及了,可见,她对上官云端的维护已经到了不顾自己的地步。

没有人规定,只不过是这么多年的封建思想,让她自己慢慢的养成了这种心理,便也愈加的让那些男人更加的过分。

“自己满意的婚姻要紧守,而仍值的维持的婚姻更要维持,只是,那种注定悲惨一生,无药可救的婚姻,有哪个女人愿意死守着一辈子?你,愿意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再次慢慢的分析着,这个女人很显然是断章取义。

众人便纷纷的让了路,齐齐的喊着,“欢迎王妃,欢迎王妃。”

突然传来了一声脚步声,更加的打乱了那琴声,随着那脚步声响,一个女子快速的走到了房门外,房间里的人,应该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那琴声便猛然的停了下来。

“主子,那现在怎么办?”房门的女子再次小声的问道。

他的话语再次微微的顿了一下,又低声补充道,“由此可见,脸皮厚的好处还不少。”

所以,感觉到她的反应后,他的眸子也多了几分异样的情迷,他的唇却是再次的蹭过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云端,云端,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成亲。”

后面的人,都是纷纷的惊住,那个太监的嘴巴极力的张着,都快要塞的下一个鸡蛋了。

所以,这茶,她肯定不会喝。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只是,太上皇脸上的轻笑,却是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更是极力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似喜,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皇后身边的一个女子却是快速的打断了皇后的话,一双媚眼微微的扫了皇后一眼,冷笑道,“皇后不会是想说,太上皇是自己咳死的吧?”

一个能够让绝儿动心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而此刻,他们想要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加在她的身上……哼,可没那么简单。

只是,入眸的并没有他想像中的景象。

“呜。”上官云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因为那突然的疼痛,本能的张开了唇,他的舌便快速的趁虚而入,深入,不断的加深着这个吻。

“我,我这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有些心虚地说道,她承认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危险了点,但是,事情已经到了那个份上了,还由的她选择吗?

“很得意?恩?”听到她的解释,凤阑绝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也清楚她的能力与她的聪明,不可能冒失的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他的心中就是忍不住的担心,忍不住的生气。

“恩,有一点。”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

“放心,我亲耳听到当时夜无志说过,他已经吩咐侍卫不让任何人靠近,而且皇上与皇后肯定不会那么快就到,所以,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更何况,我就是取的一边的泉水,很快的,没有耽搁时间。”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解释着,她也不知道为何今天她的话这么多。看到他声音,她就想要跟他解释。

他的表情十分的认真,声音中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别动,让本王抱一会。”凤阑绝一时间似乎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只是感觉到她微微的扭动着身子,揽着她的愈加的收紧,闷闷地说道。

至于那尺寸?!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