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第139章:化雨春风

申博在线 作者: 谓知

有魔神凶吼,咆哮八方,巨大的魔躯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唯有魔神才能抗衡魔神。

月娥俏脸浮现一阵激动,丝丝血迹划落,身上伤痕累累,可却无法阻挡她内心的那一股喜悦。

咔嚓!

“太上皇,这事只怕不妥,上官云端她如今可是一个平民,而且还是罪人之女,怎么能够嫁入我们皇室,她没有资格。”二皇上回过神时,却是连连地说道,他看到上官云端的真正的容貌时,便被她迷住,想着如何把她弄到手,如今听到太上皇当众宣布,他们的亲事,自然着急。

却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响。

那个女人快速的抬眸,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的害怕,也更加的明显,而捂着肚子的手,更是微微的收紧,“好意?我才不相信你会有那么好心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吗?”

“你敢,我怀的可是绝王的孩子,你敢打掉绝王的孩子,你。”那个女人稳稳了心神,再次狠声说道,只是,脸上却是满满的害怕,手更是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蓝岚的脸色微微的阴沉了些许,此刻她脸上的笑,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慢慢的隐去,她知道,上官云端是故意的,但是,也怪她刚刚一出来时,没有说清楚,而且,她原本出现的目的,也并不是真正的捐款,只是为了。

蓝岚完全的愣住,没有想到,她原本是想让那个女人出丑,结果,却似乎帮了她,没有想到,她只是几句话,就得到了百姓这般的爱戴,哼,不过就是会喊几句话,有什么了不起的。

“哈,谁这么急着要成亲呀,你这身体能吃的消吗,可不要为了拜个堂,这命都不要了。”一声痞痞的笑声突然的传了进来,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

“我已经跟太上皇辞了官,太上皇也已经准了,我们现在就回乡下去,你去告诉絮儿一声,让她也收拾一下。”丞相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说起这件事,他就忍不住的懊恼,都已经成亲这么久了,但是他们还没有洞房。

而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看到他真的拿过一边的衣服,为她穿了起来。

为她穿好衣服后,凤阑绝便吩咐人端来了饭菜,都是上官云端平时喜欢吃的。

那个宫女的样子,的确是先前凤阑绝让人带过来的宫女的样子,只是,刚刚,她望向那个宫女的眼角时,却感觉有些不同。

“本王跟你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凤阑绝的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轿子的方向,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你笑什么?你到底是答不答应?”蓝岚看到她一笑的轻笑,也不由的愣住,有些气恼地问道。

蓝岚背到后面,便没有先前背的那么顺利了,有几处错了,不过大体的内容还是对的。

凤阑绝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担心与着急,如今的桐城可不能再发生任何的意外了。

“来,传秦将军进宫,朕要让他立刻带兵去桐城。把那些灾民全部杀掉。”只是,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间,却听到皇上再次怒声喊道。

上官云端一边走,一边暗暗的观察,果真发现有人跟踪她。

“皇上要搜可以,不过若是到时候搜不出什么,怎么着也要给个说法吧。”上官云端的脸上仍就带着淡淡的轻笑,只是那话语中却带着明显的威胁。

众人见她拿起笔,一双双的眸子都纷纷的圆睁,直直地望着她,脸上也都多了几分错愕,这个女人,竟然写的这么顺畅,难道,她还真的会?

“绝王,她写的是对的吗?”皇上看到凤阑绝只是望着那张纸,不曾说话,不由的开口问道。

上官云端微愣,好一个聪明的女孩。

局面一下子变的有些尴尬,特别是老夫人,只感觉快要站不住了。

“希儿,别缠着你皇嫂了。”一直保持沉默的凤阑绝突然开口,说话间,也快速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

着急?她到底为什么而着急?

罢了,罢了,或者,她就是他天生的克星,遇到了她,所有的事都变了,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因为她破了太多例了。

若是被那人跟着,主子怎么能回去呀?

但是,他却一直坚定跪在外面,他也知道,凤阑绝不可能因为同情他面放过留如絮。

“让叶寒才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上官云端的望着那个小瓶子,沉声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期待,说真的,她觉的丞相不会再在这个时候害她,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先让叶寒来检查一下。

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是她,唇角微动,轻声喊道,“云儿。”低沉的声音中,仍就带着一丝心痛。

“父皇,这雪凝不是雪山族进贡给父皇的吗,应该只有父皇那儿才会有呀,怎么会?”夜无志也不由的惊呼,只是,他自然不清楚后宫中的事情。以为,只有皇上才有。

“皇上,刚刚李贵妃不是说,先前她就曾留上官云端喝茶,按理说,当时上官云端就喝了那茶的,为何上官云端却没有中毒?”皇后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双眸微转,故意略带疑惑的望向皇上。

要不然,她也没有必要急着离开。

“恩,当年夫人去世的时候,老爷不在,只有我在夫人身边,所以夫人把这件事情交待给我,只是后来小姐变的痴傻,我便将这链子藏在了这柜子中,毕竟谁会真心喜欢痴傻的小姐呀,所以就连四王爷娶小姐时,我都没有拿出来,因为谁都知道,四王爷不是真正爱着小姐的。”李妈说到此处,似乎还些难过,有些为上官云端不平。

“刚刚突然感觉到有些头晕,可能是早上起的太早,折腾了大半天,又没有吃东西,饿了。”上官凌雨微微压低声音说道,她自然是模仿着上官云端的声音,而且模仿的极像,在场的人,并没有一个人听到一丝不同。

叶寒微愣,特别是在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时,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她的男人去抢亲,她不是应该伤心,难过吗?竟然还笑的出来?

“你不伤心?你的男人去抢别的女人,你不会伤心?”叶寒的脸上多了几分疑惑,继续追问道。

“要我说,最好是弄他个鸡犬不宁,哈哈。”叶寒再次大笑出声,那笑才叫一个邪恶,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你们还在这儿做什么吗?还不快点入宫?”恰恰在此时,一声略带苍老的,却是十分严厉的声音突然的传来。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唇角不由的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说真的,她还真的不想去参加那什么选亲,坐在那儿,被人用审视的目光挑选,在她看来,可不是什么荣幸的事情,更何况她又不认识那绝王,对那绝王也没什么兴趣。更不想被选中。

“皇嫂怎么还不醒呀,真是急死人了。”凤忆希的性子向来就急,此刻更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只差打转了。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凤阑锐的脸上仍就有着几分怀疑,若是凤阑绝离开这院子不被他的人发现,倒也极有可能,毕竟凤阑绝的武功极高,那对凤阑绝而言,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多半都是不懂武功的,怎么可能会这般突然的消失呢?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丞相大人望向上官云端中,那微眯的眸子中射出狠不得将她立刻碎尸万段的阴戾。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她早就料到丞相与李玉不会这般轻易的服罪,所以,她刚刚的画像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让李玉处于被动的局面,让她可以撑控一切。只要证明了李玉与此案有关,她才能进行下一步。

“那丞相的意思,就是说本王在做假?”凤阑绝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声音仍就极为的轻淡,唇角的笑意更是不断的漫开,更多了几分异样的灿烂。

“抓住他,抓住他们,我重重有……”张大旺再次急的大喊,他家的银库可是被他们抢光了,正有抓住他们才有可能找回那些银子,所以张大旺当然着急。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望向叶寒,略带担心地说道,“对了,云儿她最近身子有些弱,什么都吃不下,看到东西就恶心,还请叶神医想个法子。”

上次的指婚,只怕就有预谋。

天渐渐亮了,上官云端知道自己此刻赶回王府也来不及了,所以也就不那么着急了。

更何况那个人应该没有害她的意思,若真的有什么企图,以南宫世家的势力,他应该也会顾及一下。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大本事?

此刻这般的嘲讽她也是因为妒忌她这正妃的位子——那怕她这正妃不受宠。

上官云端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暗冷笑,笑吧,笑吧,看你们还能笑多久,羞辱她,打她的人,这代价希望她们能够承受的住。

这儿的摆设本就简单,一字排开的四把椅子,全部被她们霸占,上官云端仍就站着。

月儿只当是小姐害怕面对她们几个,并不曾多想,便绕到了后面。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恩,你还不曾爱过,但是终于一天,你的心中会有那么一个人,或者,那个人,就是将来你嫁的人,那么说明,你是幸运,但是,在这种以父母之命,媒说之言的情况,你能够,将来你嫁的,一定会是你的人,而且也一定会爱着你吗?”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凤阑绝的眸子微闪,错愕中更多了几分赞赏,唇微动,低声道,“你说的很对。”

只是,上官云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来到皇宫大门时,却被侍卫拦了下来。

所以,虽然此刻那些侍卫是在执行着太上皇的命令,却也不敢得罪了上官云端,弄不好,她就是将来的皇后呢。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看到远处那些侍卫时,心中微沉,这样的戒备,可见那人是事先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时候,每天都会有宫女过来接送东西。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今天皇宫中,突然多了好多侍卫,而且总管大人下令,所有的宫女与太监,都不能到处走动,奴婢出来时,还是经过了总管的批准的。”那宫女低声解释着。

“皇嫂,现在怎么办?”凤忆希看到这阵势,也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一直在宫中,可能会知道一些消息。

“恩,好。”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担心,“不知道母后那边有没有事?”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们两个。

“母后也不知道呀。”皇后的脸上多了几分沉重,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母后刚得知这个消息时,以为,新皇一定会是绝儿,但是后来想想,又觉的很奇怪,若是绝儿,断然不可能来限制母后的自由,而且,事先我们一点都不知情,就算是太上皇突然的决定,那也没有必要限制宫中所有人的自由,还不让人随意进宫,对了,你们刚刚进宫的时候,没有人拦着你们吗?”

“而且,现在那人肯定在大殿下,这是最好的机会,等圣旨公布后,一切就都迟了。”上官云端看到微微愣住的皇后,再次说道。

她的心中,也的确有了打算,刚刚她也看到了太上皇寝宫外面的阵势,想要偷偷的潜进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从正门,明正言顺的进去。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太上皇的唇仍就轻颤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般,想要再次的开口,只是,唇动了几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上官云端惊滞,刚刚还好好的,不会是突然。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