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第29章:以迂为直

申博在线 作者: 谓知

沙沙~~~

“哈哈,我是铁衣门护法‘刘建’。”刘建一边走过来,同时他将手中短刀『插』入刀鞘,在『插』入刀鞘的同时,右手很随意地在左腹部压了一下。在刘建怀里,怀里的内部大口袋中,就有一个小葫芦。

“刘护法?”滕青山淡笑道,“不知道刘护法这么着急跟着我,有什么事?”

“咻!”蓄势已久的毒蛇,仿佛一条黑『色』闪电猛地窜出,咬向滕青山。

滕青山步伐没丝毫改变,抓在手中的饮血刀划过一道红光,那条毒蛇从半空坠落下去,两截身体在地面上还‘嗤嗤’的抽搐游动,生命力的确强。而滕青山看都没看它一眼,继续大步前进,眨眼功夫,便到远处去了。

碧寒潭蛟龙喷出黑雾,冻结了那碧寒潭潭水。令滕青山被冻在冰块内部。滕青山承受的低温,是冰块的凝结点。而非黑雾最低温度。也幸亏如此……

哒!哒!哒!

宛如一艘小船,陷入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当中。

“我来看看你啊。”滕青山笑着『摸』了『摸』青雨脑袋。

中央,那建造好的足有十丈长宽的擂台上,此刻空无一人。擂台周围密密麻麻的人们都看着擂台上。

……

“咻!”

第一次黑火灵根的能量主动被吸收,滕青山视力、听力、皮肤等都没变化。可现在主动修炼吸收那能量,开始逐步变化了。

“呼!”

“如果我再改变一下身形,就是我爹娘,都无法辨认出我来。”滕青山立即将面具、金票,都继续包裹在羊皮内,随后藏进寒铁内甲和内衣的夹层中。不是滕青山不想放进外衣怀中口袋。而是外衣,完全破烂了。

一枪出,空气尖啸声令人耳朵都疼。滕青山双眸凌厉,完全锁定对手。

司马庆邪异笑着,身体恍若鬼影,接连九闪,出现一窜幻影,瞬间就窜过十余丈距离,飘逸地划过一道弧线便朝滕青山靠近过去,面对司马庆的靠近,滕青山手中长枪无情地凌厉一刺!

滕青山那左手动了,那蕴含着惊人力量的铁拳,仿佛离弦之箭,猛地砸出!

灰『色』刀光裂开,威力大减,可碎裂的刀光依旧刺来。

刀气蕴含在武器内,武器攻击力会很强。如果刀气离体攻击,威力要弱不少。不过……能轻易将山石轰出一个大坑,这般威力,如果轰在一般的后天高手身上,那将轻易地杀死一名后天高手。

赤鳞兽那可怕的大嘴巴张开,直接罩向那位来自青州的高手,也是六人中唯一的女人‘戚艳’,戚艳那有着疤痕的脸上,惊恐地扭曲起来。她怒喝一声,手中的弯刀劈向袭来的赤鳞兽。

利爪上的爪刃,仿佛四柄利刀同时刺来,分别罩向冀鸿统领和那位白长老。

石子,太快!

“找死!”滕青山火从心来,这个手持厚背大刀的光头壮汉竟然接二连三专门对付自己。滕青山手中长枪一震,仿佛一条长龙,猛地砸在后背大刀上。

仅仅片刻,上面高手只剩下六个人。

一窜,一卷,黑火灵果便没了。

“咻!”

书籍被踩得猛地坠入岩浆中,“蓬!”岩浆流表面凭空就是一团火焰,书籍化为飞灰。

总之,去的越迟,怕更难占到位置。

“最起码过一百度了,怎么回事?”滕青山也是一惊,立即朝岩浆湖看去,只见岩浆湖中央,那长在黑『色』巨石上的‘黑火灵果’,此刻正隐隐发出一阵阵红光,时而红,时而黑,每一次变幻,都有一次热气澎湃开。

呼!

“哈哈,大当家,前面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一阵很轻微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就在这时候,原来传来声音——“听说了吗?有人在火焰山西边,那个有飞猴石的山峰下方,深潭里发现一个水底通道。冲入地底通道,最后能发现一条宽阔的地底隧道。走上两三里地,就发现岩浆流,再走上两里地,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

呼!

“嗯,小心地熬过这几天,黑火灵果咱们就有希望夺到手。”滕青山他们不断前进。

“不知道,那些鬼地方我也不敢『乱』闯。当时下来,只是沿着火岩浆一路走。我知道,这样回头也容易出去,不容易『迷』路。”那精瘦汉子说道,“愈是往前,就愈加的热。那黑火灵果所在处,最是热!”

乍一看,这黑『色』果实很普通,不起眼。

走了片刻,赤鳞兽走过一弯角,就发现远处一道身影,那熟悉的身影,那一杆曾经震伤它的长枪。赤鳞兽冷漠的红『色』瞳孔一缩,立即退回来。

跌在地上的他,陡然一挥手,近距离一道寒光刺向滕青山的胸膛。随即整个人双手一撑,嗖的一声,就要朝远处飞奔。

滕青山淡漠道:“那就打断他的腿!如果跟你们生死相搏,那就无需留手了!”

“哈哈,青山,这次你做的好!”冀鸿高兴地一拍滕青山肩膀,“只要解决那个逃掉的人,那这消息就咱们归元宗知道!到时候,黑火灵果、黑火灵根,就是咱们的掌中之物!”

谁能像滕青山一样,走在岩浆流边上,都不在乎。当然,滕青山也同样跟随冀鸿他们,距离岩浆流远远的。

冀鸿点点头。

“统领,这个中年人是什么人,好厉害、好霸气的棍法。”滕青山有些吃惊,原本以为这一战会是古世友能轻易获得胜利,可谁想,这名挑战者竟然能够将那古世友压着打,的确是难得。

“呼!”

……

上千名武者中,有一位银发灰袍老者,目光似毒蛇,盯着滕青山:“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杀我,意境就和这一招很接近!这个年轻人这一招意境虽然还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岁!是杀了他,让归元宗没了这个天才,还是把他夺过来,当我的弟子?”第五十八章 融合

夜,一片寂静。

滕青山坐在杂草上,依靠着背后的一棵大树。这是在大延山边上,往下看就能看到归元宗扎的营帐。

……

可那独臂汉子却是用战刀削了一块兔肉,抓来吃,而后点点头,又削了一块。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滕青山!老朽重剑门门主‘司马峰’,听闻你枪法了得,想要讨教讨教。”一声大喝凭空响起,顿时周围上千名武者们兴奋起来,刚刚一场《潜龙榜》级别高手交手,显然竟然是《地榜》高手比试。

滕青山和关绿都点头。

必须等到成熟那一天,才能采摘。

滕青山不由眉头一皱,的确,许多武者苦修十数年,就是为了一朝成名。

赤鳞幼兽?黑火灵果?

“这两天。火焰山那边还真是热闹。”滕青山站在楼阁窗户处,喝着酒,目光时而扫视远处的街道,“火焰山那边,竟然有那么多武者到了,这才两天,就有数百人聚集!那边,竟然一连开了三个客栈!”

客栈可以趁机赚一笔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带接连又建了三座客栈。

“段兄!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滕青山拱手道。

“你说什么?”滕青山眉头一皱,“黑火灵果,肯定是在赤鳞兽长大后,才成熟?”之前段侯没说这么详细。

“嗯。”冀鸿淡淡点头,随即看了看滕青山,又看了看关绿,脸上浮现一丝笑容,“青山,关绿,宗主命咱们来夺得那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以及赤鳞兽的鳞甲。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来听听。”

滕青山连起身,苦笑看向冀鸿。

“统领大人,我和关统领还是暂时不比的好,这刀剑无眼,如果伤了,就不好了。而且马上我们就要去争夺黑火灵果!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滕青山说道,这关绿没到三十岁,可是《雏凤榜》上并没关绿的名字。

滕青山笑着点头,询问道:“那大金庄,这这两天发生了大事?”

没了一个,两个,三个……数量多了,大金庄当然万分警惕,甚至于会有很多族人守夜,可依旧无声无息消失。

滕青山未曾使用《天涯行》,而是靠肌肉力量爆发。

“青山兄弟!你可得在我这多呆几天!”朱崇石满身酒气,走路都有一些打晃,搂着滕青山肩膀热情道,“我也知道,你们黑甲军平时没事,你也别着急。就当在路上耽搁的,多玩几天!哦……对了,你那些兄弟住处可都有水灵的姑娘呆着,你的地方,我特地安排了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姑娘,今天晚上好好开心开心,哈哈……”

“青山兄弟,年纪轻轻!我自问勤奋、天赋、奇遇都有,年轻一辈比我强的应该不多,可这青山兄弟……”朱崇石在海外闯『荡』数年,也有过生死经历,有过奇遇,他从来没放松武道磨练。

且不论孟田是否真死,可兵器被夺,这是事实。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要名列《地榜》,最快的方法,一是直接杀死对方,当然这一条必须得有人看到,否则谁知道是不是你杀的。第二个,对方被打的正式认输,这也需要有人看到。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靳涛手持着战刀,在后面极速追着。

“不过,那是赤鳞兽成年体。在书籍中,对赤鳞兽幼时记载,只是鳞甲为黑『色』,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得赤红。就这两句,太简短。我之前都没想到,这是赤鳞兽。现在知道了,这是赤鳞幼兽,还没长大的赤鳞兽!”段侯详细说道。

如果人吃了呢?第四十六章 十八万斤巨力的可怕!

“哈哈,痛快,痛快,难得施展所有力量。”滕青山看着地面上被血『色』染红的泥土地,就在刚才,虽然是简单一砸,却蕴含了滕青山身体最强的力量——十八万斤巨力!

死伤大半,的确惨。

妖异血红『色』刀光再闪一次,锵的一声,孟田便借力扑向后院中央正在厮杀的黑甲军众人:“哈哈!”一声张狂大笑,血红『色』刀光便朝百夫长‘杜洪’劈去,杜洪不由『色』变,手中长枪根本来不及阻挡。

且不谈这些人厮杀,滕青山和孟田也厮杀的兴起。

滕青山目光锐利,手中长枪心随意动,一记‘如影随形’枪法直接刺去。

孟田后退,而后站定在一条屋顶大梁上。

“锵!”

血人,血红的刀!

眼睛耳朵结合,滕青山瞬间判定刀的位置,体内的内劲瞬间汹涌起来,令滕青山出枪速度再提升一个台阶!

锵!

“是。”那绿衣非常乖巧的退下。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十面埋伏!”俊秀青年淡笑道。

滕青山的确不怕热,不管冬天夏天,对他都没影响。须知,连碧寒潭那等可怕低温,滕青山体质都能承受。像这样热度,滕青山虽然穿着玄铁内甲,又穿着黑甲军制式的黑『色』劲装,可的确是一滴汗都不流。

“哦?”滕青山他们都仔细听起来。

一片响应声,护卫们兴高采烈地谈起晚上吃什么,喝什么了。

即使是六张桌子,滕青山他们这一方,也是勉强挤挤。

“杀死他!”就在二楼的廊道上,那些弓箭手们都拔出了腰间的战刀,挥舞着朝滕青山杀去。

如影随形枪法——五万斤巨力!

“十里地外,有两千马贼?”杜洪倒吸一口气,“青山……”

“是真是假,还难说。”滕青山看着货车、马车的速度,暗自叹息。

货车就是拼命跑,那速度还是慢的让滕青山无奈,如果这里只有黑甲军的人,早就一阵风呼啸离去了。可有货车,就麻烦了。

“这徐阳郡的马贼,竟然敢真的动有黑甲军保护的货物。”朱崇石暗恨不已,他这批货物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他想了许久还是请黑甲军的人马。在朱崇石看来……弱小的马贼团伙,根本就是被黑甲军屠戮的。

朱崇石忘记了!

滕青山他们脸『色』大变。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好事难传播,这坏事传千里啊!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毕竟……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那中年人冷漠道,从头到尾,这中年人都是盯着手中长刀,根本没看短衫汉子一眼。

只是因为内劲浑厚,善于养生,才能保持如此容貌。

不惩罚,不足以震慑其他马贼!让他们恐惧,才行!

大当家脸『色』瞬间惨白,腿都吓软了。

就滕青山的‘轮回枪’,那便价值近三十万两银子!

这份手段,就连朱崇石本人都心生敬意。

“爹,滕叔叔现在在干什么呢?”朱崇石的女儿说道。

“你他妈的去死!祖传个屁,快点拿过来。”大当家猛地嘶吼道,面『色』狰狞,到了这份上,如果那二当家敢再废话,这大当家绝对敢动手杀了他。那二当家不甘地从脖子里取出了一块雕成的玉佛。

“都统的住处,可比百夫长住处,好太多了。”滕青山当即回原先的住处,招呼自己妹妹‘青雨’,也喊表哥青虎,一起开始搬家,将衣服等一些东西,一道全部搬到新屋子。

滕青雨也大喜。

青姑娘,那可是宗主的女儿,这点小事算什么。

“走,我们出去!”滕青山一声令下。

“你都没学过,骑什么马?好好和你娘呆在车里。”朱崇石喝道。

冀鸿不由尴尬。

这个价格,请归元宗高手,并不算高。

诸葛元洪点头:“《烈火枪诀》每一招威力一般,可滕青虎那两招,我确定,是从《烈火枪诀》中融合创造出来的!不过,那滕青虎实力一般,只学会两招。我估计,那滕青山自己,将《烈火枪诀》领悟融合,创出的枪法,应该不止两招。而且那招式威力,应该比滕青虎施展的更大!”

一般一城和一城之间有两三百里距离,有的更远。

这车队一天才行进过百里,自然有不少时候是住在野外。当然……这官道上,路边偶尔也会出现一两个客栈的。不过荒郊野外的客栈,条件很差。

不过……

“火上浇油,是五招中最勇猛的一招,而‘火中取栗’则是最阴险的一招。有这两条,表哥他在百夫长中,算是中上了。”滕青山很确定,“等回去,黑甲军内部比试,就等表哥表现了!”

……

来的时候,滕青山想回家不成,因为上面有白崎都统。而现在,滕青山就是都统,这一营人马最高首领,他说怎么做自然就怎么做。

“城主大人!”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穿着锦袍,笑道,“这新任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咱们宜城的,而且和我关系还很好呢。”

“外公,我和表哥他只能在家吃个午饭,过一会儿还要赶路去江宁郡城。”滕青山连说道,“所以,就不用摆宴了。”

“青山啊,下次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滕永凡询问道。

“年底前应该能回来一趟,住上两三天。”滕青山说道,在黑甲军当值,是不能轻易离开的。唯有高层军官,才能有短暂的假期。地位越高,假期越长。而都统想要暂时回家探亲几日,还需要经过统领大人那一关。

而统领本人,那就轻松了。

“爹,娘。小雨她也成年了,这些日子应该有不少人家来提亲吧。小雨她有看中的么?”滕青山笑呵呵说道,对妹妹的亲事,滕青山还是很重视很关心的。

滕青山却是心中一动,连道:“爹,娘!其实黑甲军是允许家属住过去的!当然,一般黑甲军军士,住的条件较差。不过百夫长就很不错了。我现在成为都统,应该有一座很不错的宅子给我!你们可以和我一起过去住!小雨也可以过去,以后你们没事也能进入郡城逛逛。”

滕永凡和袁兰相视一眼,有些心动。

万凡祥立即朝四周一看,随即笑道:“怕什么,统领大人再厉害也是后天高手,离的远,他也听不到咱们说话。对了,现在那白崎残废了,你说,咱们这一营的新任都统,会是谁?”

“选咱们五个中一个当都统,那还好说,如果随便调一个没经验的核心弟子过来,有能耐就罢了,如果再没实力,老子暗里就将他整死。”万凡祥嗤笑道。

能当百夫长,谁是善茬?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规矩不能坏!”滕青山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我营的五十名伍长,开始比试,最终获胜的那位,就是百夫长!”

滕青山清楚:“表哥他现在修炼第五层,瞬间爆发内劲,加上身体力量,也接近万斤!不过,原本表哥奇经八脉其他经脉的杂质是稀疏的,被表哥这么急功近利地,按照《莽牛大力诀》方法排挤,以后想突破,将越来越难!”

滕青山所创的《烈火五式》,就是将《烈火枪诀》融合后的五招。

白崎想到唐含,心中也是一阵火热。

可仅仅片刻,他就感到泄气了,心中暗道:“暗器之术,浩瀚无尽。连唐先生,那般天赋,都耗费三十年。我,我……我行吗?”

“是!”另外四位百夫长也躬身。

就简单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