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第46章:罪恶贯盈

申博在线 作者: 谓知

初初看一眼,确实是景炎的字,仔细看里面的内容,也确实是景炎说话的口吻,只是……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把秦寂言留下,他和秦寂言是对手,但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咳咳……”顾千城被秦寂言说得越发不好意思,本不想提催眠暗示的事,可现在却不得把话题扯到催眠暗示上:“殿下,我对天发誓言,我真得没有暗示人的能力,和这座石像比,我那点小暗示简直不能见人,殿下要是不信,可以试一试。”

遇到这么一个女人,真得很操心。

因查到与案宗上完全不同的东西,顾千城脸上的表情不免有凝重了几分,接下来的检查就更严谨了。

至于保秦云楚的世子之位?

“你,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事他又没有让人拦着,满京城的人家都知道了,甚至茶馆酒楼都有人提这事,顾千城怎么可能不知?

顾千城略一顿,见秦寂言成功被吊起兴趣,才继续道:“我们顾家的女子,好像都没有看上殿下呢,没人愿意去殿下你的后院呢。”

顾千城实在没法安慰自己,她可以肯定秦寂言遇到了危险。

“你看到那个穿玄色衣裳的男子没?”林琳带着顾千梦,悄悄走到男客这一边,指着一群人当中,气质最为显眼的一人:“那是孔家的嫡系,就是贤隐居士也对他很客气,封公子能请到他,还是因为封公子是贤隐居士的弟子。”

“千城……”秦寂言唤了一句,声音带着他自己都不知的哽咽。

早知道当时就该吃了,现在好了……

凭空踏步,衣袍飞舞,风姿卓绝,步履潇洒,哪里还能找到滑落下来的狼狈。

至于顾千城那里?

武毅也不想这样,可唐万斤这人要不盯紧,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会惹麻烦。而唐万斤惹了麻烦最后还是要他来处理。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他只能时刻盯着唐万斤,不停的告诉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当顾千城听到顾家的消息后,先是为老太爷和承欢的离去叹息,接着又为顾国公奇葩的想法而震惊。

摘星楼也不像他们所查到的那样,只是一个做假画的地方,幕后之人明显是用做假画的勾搭,也掩饰真正的目的。

顾千城看也不看她,拿起一旁的剪刀,手法极稳的将脐带剪断,好似感觉不到痛一样。

“嗯。如果程家来问,就给他们让个道。”顾千城不是什么好人,可也不是坏人。她不会上赶子去问程家需不需要帮助,也不会给人添乱。

他当然知道自己拟的谥号很隆重,可是……再隆重的谥号,他的父王与母妃也当得起,因为——他们死了。

秦寂言刚登基,朝臣还没有摸清秦寂言的脾气,一时间也不敢太过。而且封赏朝臣是好事,他们哪里会破坏。

没有意外,最后输的是秦寂言,可是……纵观整盘棋,封似锦却是感触极深。“圣上英明,大秦之福。”

“山匪?”秦寂言看到面前人数众多,将他们团团围住的“山匪”们,一脸嘲讽。

“不可能。极少有人能在朕的威压下,还能保持冷静,不露破绽。”连景炎与封似锦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旁人。

被摆了一道,顾千城气极,不抱希望的对太上皇道:“太上皇,民女略懂医术,可否让民女一试?”

果然,听到秦寂言肯在棋道上下功夫后,老皇帝甚是欢喜,当即就送了秦寂言好几本棋谱,让他回去好好学习。

“不必,你留下来继续找人。”十一天没有找到人,顾千城不在江南的可能很大,可并不是没有。

跛脚男人痛苦的挣扎,阴郁的脸在火把的照映下越发的狰狞可怖。

顾千城倒是没有想过杀他,但绝对不会让他有行动的能力。

还真正是心有灵犀。

秦寂言是个行动派,当天晚上子车来汇报进展时,他就说了将暗风剑拿出来,把那些真正忠于暗风楼的杀手招来。

“可是……”那人还不服,却被言倾狠狠瞪了一眼,这才乖乖退了一步。

一吻结束,秦殿下抱着气喘吁吁的顾千城,别扭的道:“本王都求婚了,你说说,你什么时候嫁我。”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咚……”当身后的打手,一拳打在顾千城的背上时,顾千城手上的刀子,扎进面前那个打手的胸腔……

正上午,顾千城又累又渴,全身都酸痛得不行,正好奇别院的人,怎么没有出来找自己,就看到……

当顾千城看到第一俱烧焦的尸体时,再也控制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焦向笛和凤于谦震惊顾千城的驯马术,可秦寂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顾千城的身体上。

“好马。”凤于谦双眼一亮。

“本王等着。”秦寂言点了点头,又对焦向笛道:“向笛你安心备考,本王见过封似锦与景炎,这两人确实不凡,你要他们同场科考是幸也是不幸。”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你是说,风遥极有可能,真的是凤家人?”顾千城的脑子还算清醒,尤其是刚刚发泄一通,情绪得到了缓和……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冠夫姓什么的,真得太讨厌了!秦寂言已没有耐心,继续与圣后周旋。一个时辰已是他的忍耐极限,圣后还要继续拿侨,那么……大家就打吧!

哪怕隔着土,可众人也能猜到土丘下面,必然是人。

“我操他大爷,我们中计了。”有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昨晚皇帝老儿哪里是放过他们,皇帝老儿是要一锅端。

顾承意一脸愧疚,低头认错,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顾千城揉了揉腰,笑着在顾承意脑袋上敲了一记“好了,我没事。”

时间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景炎分身乏术,顾千城在景园呆了一个月,景炎只在当天见了她一面,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顾千城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在景庄住了一个多月,景庄上下都知道顾千城的喜好,饭桌上的菜有一半是顾千城爱吃的,另一半则是景炎爱吃的。

乌于稚面污发乱,血和泥混在一起,看上去狼狈极了。单增一回头,就看到乌于稚想要反搞抗,却被大秦人一个刀背,打得摇摇晃晃的画面。

“丢脸?我们北齐早就在大秦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还要什么脸面。”呼延千霆半步不让,反倒趁单增分神时,下令强攻。

“听到没有,让你们的人把三皇子放下,三皇子身份尊贵……”一整晚的折腾,饶是顾千城体力再好也撑不住,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她睡着后发生了什么,反正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不在屋内,而是在马车上。

好吧,事实上秦寂言这个时候心情很好。他只是随便丢出几个诱饵,就掌握了朝中六成以上大臣的把柄。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天高皇帝远,今天是两军交战的日子,场面混乱至极,留在军中的人也少,见到朝廷钦差的人,也只有留守的千八百人,不是多大的事。

“她们是很惨,她们的处境也值得同情。但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处境凄惨的人并不表示他心地善良。像她们这种长期处在痛苦折磨中,失去活下来希望的人,内心早已扭曲,比起获救,她们……也许更乐意牺牲我,以换取她们短暂的解脱。或者看到像我这样的傻瓜,为救她们落得和她们一样凄惨的处境,甚至比她们更惨。”长期受压迫、受虐待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产生反社会,反人类的心情,这些女人……在顾千城看来就是如此,因为她们早已失去对生命的渴望,对美好人生的向往。

暗卫从地下的泥土中,挖出一颗鸡蛋般大小的透明白卵。那白卵透明晶亮,水嘟嘟的,好似轻轻一戳就能碰出水来。

焦向笛还好,去得是富饶的江南,而江南那块地方一向是文官的地盘,哪怕周王在江南势大,可官场上他也无法完全把持,焦向笛在江南要做出政绩并不是难事。

可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被封似锦截断了,“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三年后,我一定会回到京城!”

“嗯。以疲对逸,我们撑不了几天。”这三天,他们连睡觉都无法安稳,每每刚合上眼,就会被刺客惊醒。

臭名赵王背了,好处他却拿了……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可是……

“主子,湖里有人。”站在船头的暗卫,看到水中浮动的身影,戒备的说道。

他们寻了大半个月,翻天入地寻找的人,居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了,这真是太他们让人不爽了。

“主子!”暗卫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残影从眼前消失,急切的跟上前,可走到船头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啪……”足尖轻点,几乎没有声音,秦寂言稳稳地坐在船尾。

还是那句话,顾千城和秦寂言不相信圣后,圣后同样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顾千城拿到火焰果后,会心甘情愿的把火焰果分给她。

秦寂言不在京城,虽说京城依旧防备森严,可长生门的人还是杀了进来!

简单点说,药王谷就是长生门手中的傀儡,君亦安就是长生门手中的提线娃娃,不管君亦安愿意与否,都得按长生门的意思办。

“辛苦了华大夫。”老太爷上前,朝华大夫作了个揖,华大夫连称当不起。顾二爷不甘示弱,也郑重的向华大夫道谢。

“没有。”大管家说完后,连忙低头。

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却依旧是交叠在一起,秦寂言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怜顾千城没有发现……

景炎收到消息,可碍于战事紧张,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生门把倪月带走。

倪月是景炎知道的墨家仅存的血脉,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把倪月救出来。

他是要灭了长生门不错,可他得先确保顾千城平安无事。

圣后为了给秦寂言一个下马威,并没有安排什么马车,而是让人带着秦寂言一路走过来。

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稍稍恢复了力气,顾千城便开始设陷阱逮猎物了。

唐万斤都气炸了,她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死亡,就意味着再也见不到,就像……在娘亲还没有回来之前一样,他再想娘亲也见不到。

顾千城随手抓了十张银票,将其排号,然后在对应的纸下,也写下一到十的号码。

脑内出血,也可能是突然发病而死,这个他们真不敢肯定。

风遥虽是主帅,可手中的心腹军队太少,而且一开始就坑西胡人,效果不明显,风遥现在要做的不是坑西胡人,而是一步步在军中建立威望,让西胡上下看到他的实力,相信他对西胡的忠诚,然后……

“你呀……行,我上去还不行吗?”秦寂言无奈,或者说他拿顾千城没有办法。

封首辅踉跄一步才站稳,而站稳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山下跑,而是跪下来谢恩,“臣,臣谢皇上救命之恩。臣愿唯一生永伴君左右,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秦寂言登基不到半年,虽说朝中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是他的人,兵马都掌握在他手中,可真要说根基稳固却远远没有到。

“我知道了,我先去马车上休息一下。”顾千城扭头就回了马车,显然没有多说的意思。

顾贵妃十有八九是着了人家的道。

他好不容易腾出手,准备清理身边的人,结果还没有动手,母妃这里又出事了!

该死!

“啊……救命,救命,不要踩我,不要踩我。”

真要平等,那么皇家和达官贵人去进香,就不会要求封路,封山,不许普通百姓上山。

顾千城推门而入,没有意外,秦寂言就在书房内。

顾千城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

“亲爱的夫君……有赏吗?”顾千城毫无压力的叫了出来。

她很清楚,顾老太爷没有单独招她进书房,就是要给她下马威,让她明白,在顾府没有老太爷的照看,她什么都不事,最好不要和老太爷玩花招。

顾千城虽然希望老太爷现在就问《夷国志》的事,可上赶着不是买卖,老太爷都能沉得住气,她怎么能沉不住气。

老太爷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它送到秦王府,而是自己收了起来。

“活该,看你还敢欺负我不。”顾千城故作凶恶瞪向秦寂言,就像张牙舞爪的小母老虎,惹得秦寂言又是一通好笑。

顾千城知道秦寂言不想她背负太多,可有些事不是她装作不知就不会存在。秦寂言会丢下大军与她脱不了干系,哪怕做决定的人是秦寂言,可她也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

“咳咳……”秦寂言轻咳一声,语气缓和了不少,“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手握生杀大权,一言九鼎,他看谁不顺眼就可以罚谁,但是……身为皇帝,他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满朝文武都罚了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