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在线:第49章:无风作浪

申博在线 作者: 谓知

“刚刚在门口有个男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杜星晴一坐下来就把信交给了陈晴风。因为对方的行为比较诡异,所以她很好奇信里面到底写了什么。“那个男人很奇怪,快看看都写了些什么?”

只要人平平安安,有的是时间说话,先养足精神再说。

“凤小将军言重了,并非我等半途而废,而是我等另有任务,小将军出了支灵川便会有人接应你们,小将军不必担心。”北齐人趾高气扬,完全不将凤于谦一行人看在眼里。

景炎点了点头,说道:“要是你输了呢?”

封首辅见秦寂言这个时候还有心情管这些,不由得说道:“圣上,援兵迟迟未到,我们怕是等不到援兵了。”

“殿下你看。”顾千城将玉块递到秦寂言面前,秦寂言和顾千城的判断一样:“这碎玉不是寻常用,普通人恐怕用不起。”

“案子拖太久,如果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现场,这宗案子根本不需要拖这么久。”顾千城四处寻了一眼,将江家每个人的房间都检查了一遍,包括厨房里的用具。

顾千城心里狂笑,面上却一脸严肃的道:“传出来多少天了?”不知秦殿下知道了,她今天才知晓这件事,会不会郁闷得撞墙。

“皇爷爷,我紧张的不是她,是江南的情况,如果江南落到景炎的手里,事情就麻烦了。”江南三省是纳税大户,占大秦每年税收的三分之一,要是江南三省被景炎控制了,大秦国库会越来越紧张。

多绕的那段一路,有几处天险,对北齐士兵来说不算什么,可对大秦的士兵的来说,走那条路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走支灵川,所以凤于谦一行人,才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依旧选择走支灵川,因为……

既然有用,秦寂言不介意给她更好的待遇,只要她乖乖的听话,在这五年尽心尽力的当他儿子的解药,他总不会亏待倪月。

当然,天物不是指顾千城。

暗自吸了口气,无视心中的不安,景炎一脸微笑的道:“顾千城,现在与我无关,只要你想出去,想救你儿子,就与我有关。你应该很清楚,没有我,你不可能走出火城。”

气也生了,可偏偏东西一点也没有吃到,言倾怎么想怎么觉得亏了,可偏偏他也拉不下脸,去顾家讨要不是?

能让秦寂言脱不了身的,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今晚辛苦一些,好好巡视一番,本宫不希望有任何遗漏之处。”这事秦殿下当然可以交给别人,不过相比其他人,他更相信言倾的办事能力。

在北齐,太后的话才是圣旨!

午夜梦回,她躺在床上,可以安心睡觉,不会后悔悲伤。

“封首辅,我那侄孙是林家人,虽说平时与我夫人亲近了一些,可我们与他没有往来说呀,他上面说的全是假的……”

昨儿个人被抓的那几人,在家族中大多不受重用,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朝政,也没有那个能耐,凭借自身的能力,给荣王世子和周王大开方便之门。

皇上不用他不要紧,他年纪大了,跟不上皇上的节奏,只要皇上用封家人就好。

“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孩子身体虚弱,他这一生也许都会受影响。

他费了那么多心思,才带回来的人,可别就这么死了。

顾千城大声喊着,声音颤抖的几乎不在声。

秦寂言听着这群人没意义的叫嚷,不耐烦的道:“够了。太上皇受了惊,朕要回宫探望太上皇,封大夫人,这里交给你了。”

御林军统领摇了摇头:这样的一个人,被拘在皇城真正是浪费人才。

暗卫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只余废墟一片。北齐人跟在身后,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往前冲,在遇到官差的情况时候,停下来解决他们。

武者的实力不凡,暗卫与亲卫加起来只有三个人,三对二也没有多少胜算,不过也不会处落于败局就是了。

顾千城傻眼了。

大水淹了江南,江南正处在灾后重建,处处都缺钱,焦大人临危受命,要不借机敲顾千城一笔,那绝不是焦大人的作风。

顾老太爷本以为,在他的悉心教导下,顾承志已经成长了,已经不一样了,可没想到顾承志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顾三叔听到这话,摇头不语……

许是察觉到顾千城的视线,封老爷子适时睁开眼,笑得如同狐狸,就差没有说: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顾千城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一步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当然,庆幸的是他们也没有寻找到尸体。

“暗风剑,”秦寂言将缠在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轻拭剑身,“用了这么多年,我才知这把剑来历不凡。”他一直以为他母亲出身普通,却没想到他母亲的来历一点也不普通。

这座城,城墙被砸,城中的存粮也被他洗劫一空,而且现在他也失了本城百姓的民心,留在这里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不如退守另一城,借另一座城的兵力与秦寂言继续耗,他就不信秦寂言带来的军饷能任他挥霍无度。

“真得?”秦寂言的语气,恢复正常,仔细听会发现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暗风楼那几个杀手,虽然对秦寂言不重建暗风楼有些不满,可因为秦寂言的身份,他们也不敢放肆,秦寂言交待下来的命令,他们就是拼了命也会完成。

“圣上,您三思呀!”秦寂言这话说得在理,又占了大义,朝臣们也不敢劝说,只能拼命的磕头。

拿着数字,顾千城再次进入石门走道,抄出一组六位数的数字,而这一次术数师们,花了五天才计算出来。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或者说看着第九道门。

躲在暗处的顾千梦看到这一幕,半天都移不开眼。

别院人不多,连同护卫在一起,也只有五个人,顾千城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尸体。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顾千城衣服又脏又破,有几处都被烧坏了,双手血淋淋的,手背被火灼得红肿起泡,脚上鞋还在早烟,脸上被热气熏得通红……

“好马。”凤于谦双眼一亮。

“是。”来人虽然觉得挺可惜,可不敢违背秦寂言的命令,拿着东西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又听到秦寂言道:“给顾家介绍一个状师。”

“我爹他……也不肯。”焦向笛亦是一脸愧疚。

摄政王看了顾千城一眼,却见顾千城一直低着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再加上秦寂言面露不满,摄政王也不好再看,忙让太监去搬座位。

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出于试探,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

长发随着这个动作滑下,扫在顾千城的脸上,痒痒的,可顾千城却没有动手去拂掉,而是怔怔地看着秦寂言……

以前的她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残酷,她的心软、她的善良,最终害人害己。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说话间,顾千城十分有技巧的从秦寂言身上滑下,“殿下,我们冒不起险。”

服了忠心蛊,一辈子就是长生门的人,他们不想卖身。

他已经回不去了,他只能闷着头往有走,不管对错。

“这么说来,今年前二十的文章,据是出自此女之手?”如果真是这般,此女也太妖孽了。

锦衣卫首领想了想,重重点头:“如果顾姑娘知晓这是科考试题,就不会将手稿随意丢在桌上,事后也不会冒险揭露此事。”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圣后看着沙漏,无奈地停下脚步,深吸了口气,“来人,去看看大秦的皇帝在做什么?”还有最后一刻钟,她要是还下定不了决心,秦寂言就代她做决定了。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不得不说,这些土匪很聪明,可惜遇上了他们。

一路抱着秦寂言,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在他们毫无反应时,将其一一灭杀!

他要把赵王把回西北!

“千,千城,有……”

昨晚“激战”了一夜,虽说上午补了眠,可白天她还顶着烈日出了一趟城,这个时候真的困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